<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七十七 胡天龙(四)
    所以他说服其余六个师兄弟一起留了下来,为此还承诺其他几人错过这趟免费班船后,回山需要额外付出的灵石全部由自己支付王丰觉得他太浪费了,因为如果只是他一人单独回山的话,雇一只飞梭就可以了。1357924?6810ggggggggggdΔ 而如果七个人都留下来,就得专门找一条翔云飞舟了,哪怕是最小号的,那花费的灵石也会增加许多。

    但黄昶还是决定把大家统统留下,其原因并不是怕对手太强,而恰恰是觉得“罗山五虎”主力已灭,纵然剩下一两个家伙也不可能有多大威胁了。这样一来到如果到时候当真找到了贼赃,出力动手的是七个人,最后查抄赃物时却只有他一人……日后传扬出去,肯定会影响到同门关系的。

    关键是这种事情还说不清楚,哪怕他把所有东西带回去平分掉,人家肯定还会怀疑他私藏了什么除非找到时大家都在场。所以他宁肯自己吃点亏,把大伙儿全留下,大不了全体白等一回而正是这一份公心,让他此刻在面对胡天龙时,有充足的人手可用,可谓善有善报。

    当然这些话就没必要说出来了,反正眼下也不需要再拖延时间。

    “……干掉他吧。”

    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黄昶从不浪费时间他上辈子见过太多因为啰嗦碎嘴而痛失大好局面的反派头子了。虽然那多半是根据影视剧或小说中的剧情需要,但他也不想冒险。

    这胡天龙能够以一介散修身份,年纪轻轻的便突破到中期以上境界,必定是有些机缘的。先前虽然陷入困境,却并不显得太慌张,想必也有几张底牌在手。所以黄昶丝毫不敢大意。当即指挥几位师弟分头围上,借助阵法为依托,此起彼伏的攻击对方,并不追求一击得手,只以消耗对方的法力和体力为目标。

    此外又让王丰祭出他的中品法器“乙木三元盾”,随时准备遮护同伴,当然顺便也把他那根“无影针”悄悄挪到最合适的位置,准备再来个一击致命。

    至于黄昶自己,则立于阵外,手中弓时不时射出一支爆裂符箭,只炸得那胡天龙鸡飞狗跳黄昶本身也是阵法高手,虽然身在阵外却也能准确判断出阵法变化,每当那位主持阵势的李师弟有什么疏漏之处时,他便及时射出箭矢,迫使胡天龙无暇顾及。而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时,他也会及时射出一箭,让对方局面变得更加窘迫。

    如此才打了没多久,那胡天龙便支持不住了,关键是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他开始大喊着求饶:

    “黄道友,黄道友!你不就是要咱们这些年来积攒的财物么,我给你!我全都给你们!”

    说着,他直接从衣襟里扯出一个乾坤储物袋,将它丢在了地上。

    “这里有一部分,我先交出来。回头还有一些在我们的秘密据点,我带你们过去拿。我们有好几个藏宝秘洞,我都带你们过去,只要饶我一条命……好吗?好吗!求你了,求你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们散修真的不容易啊!”

    胡天龙显然是意识到了死亡的威胁,求饶声喊得那叫一个凄厉惨烈,连王丰等人都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大家略略停手,回头看看黄昶,等待他的决断。

    但黄昶的头脑却无比清醒,闻言只是喟然叹息道:

    “胡道友,你是个聪明人,你竟然连心魔大誓都能想出办法来规避掉,你觉得我还敢相信你的言辞么?”

    “不会的,这一次我绝不敢骗你。那些秘洞只有我知道,你杀了我就永远找不到了。我对天起誓,这些话都是真的,真的!真的!”

    看着胡天龙那扭曲的面容,黄昶缓缓摇了摇头:

    “真遗憾,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信誉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敢相信,宁可在你的尸体上寻找线索……兄弟们,继续!”

    于是胡天龙只好死了。

    胡天龙的求生其实非常强烈,到最后时爆出的战斗力也确实不凡,身上又着实有几件压箱底的宝贝和若干绝技底牌,只可惜他遇上了黄昶:一个冷酷,睿智,完全无法用言辞或利益打动,且毫不贪功只是步步为营跟他对耗实力的大门派弟子。

    而论起双方的实力对比,胡天龙相差实在太远了他再怎么牛气冲天,终究只是个炼气四层,撑死了算四层半的散修。而面对的七个人中有三个是炼气五层,剩下几个也都在四层以上,用的法器道具样样比他强,还结成了阵势,这可怎么打?

    所以最终,胡天龙在临死之前,连连大喊着“我不服!我若是身在大宗门,肯定比你们强,强得多!”的时候,包括王丰在内也只能默然他们都觉得此人似乎当真能做到这一点。

    黄昶倒并不觉得对方能比自己强,但他心中也颇有怅然之意主要是他觉得这胡天龙的性格和处事方法让他感到有些亲切。或者更准确一点说,胡天龙这家伙的怕死程度与这个世界中普遍轻生死,重荣誉的习俗不太符合,倒让他想起了前世那个普通社会中处处可见的庸俗小市民。

    而且从胡天龙此人以散修身份却能拥有如此之高的修为,以及身怀能够隐匿境界的功法来看,他似乎还很有点黄昶前世里看过那些仙侠小说中的“主角模板”呢当然不是那种龙傲天式的,而是那些所谓“能成大器型”的人物:行事谨慎,知道藏拙,该服软时毫不拖泥带水,当然还要有极厚的脸皮那种撕心裂肺的嚎哭哀求可不是一般人能喊出来的。象先前的“罗山五虎”那样,跑不掉就索性痛痛快快死拼一场,才是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行事风格。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黄昶才更加坚定了要杀掉对方的信念,他可不想让个如此能隐忍,而且似乎前程远大的仇家活下来,将来必成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