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七十二 残酷
    这古怪行为让一干人颇为惊讶,有人便忍不住问道:

    “师兄,这是干什么?”

    纪程宣笑了笑,淡淡道:

    “我刚才不是说过么:这些贼修输了,所以他们的一切都成了我们的战利品,包括他们的身体也是修仙者的躯体亦是一种‘材料’。”

    说着,纪程宣又指了指那群人离去的方向:

    “那几具尸体将会暂时寄存在坊市中,将来一并被送往宗门中某个专门研究操控尸鬼之术的所在你们可能还没听说过,不过迟早会知道:天师堂,其实是‘尸’字的谐音。他们将在那里被炼制成僵尸灵鬼,作为修习尸鬼之术的道具或是仆役使用。”

    这轻描淡写一番话说出来,着实把在场的几个年轻小伙儿都惊了个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小伙子大着胆子问道:

    “这个……师兄,咱们西昆仑不是名门正派吗?”

    纪程宣早就预料到他们的反应,毫不意外的点点头:

    “是啊,当然是名门正派。可是师弟们啊,这‘名门正派’四个字在碰到邪魔外道的时候并不能当法术使啊。你们今后闯荡江湖,若碰到一个豢养尸鬼的妖人,对他的手段术法却丝毫不了解,不知道怎么对付他的僵尸仆役,那该怎么办呢?光抱着个名门正派的名头可保不住小命。”

    “咱们西昆仑‘名门正派’的名头,是因为我们打赢了那些邪魔外道才得来的,可怎么样才能打赢呢当然首先就是要知己知彼。那些邪派功法,下作手段,咱们可以不用,但至少要知道对方的弱点,以及该怎么预防。如果自诩为名门正派,就对那些鬼蜮伎俩不屑一顾,等到哪一天被人用这类手段算计了,那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顿了一顿,纪程宣又笑道:

    “好在咱们宗门在这方面并不迂腐,天下诸般仙家手段,不拘正道还是旁门,什么炼尸,养蛊,役鬼勾魂之术,哪怕连仙界中人人谈之色变的魔道功法,邪教秘技……只要是有实际用途的,宗门里都安排有专项的杂学修士研究涉猎。而且今后也会慢慢让你们逐步接触到……别的不说,就是距离你们最近的那件大事过铜马堂大阵,在阵法中往往便会被放入几个皮糙肉厚的铁甲僵尸,甚至实力更强一些的铜甲尸,用以测试你们的攻坚能力,那便是由天师堂中的技师调制而成。”

    这一番话说下来,场中几个年轻人总算心结略解,只是脸上神情仍然不太自然。纪程宣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因为他当初自己刚听到这些消息时也是差不多的反应。所以他又继续开解道:

    “……这也不独是我们一家如此,象天下仙门中有一门驭兽宗,以驯养灵兽之能闻名天下。他们平素的行事风格也颇为光明磊落,算是正道宗门中的成员。但他们却有一个习惯:任何胆敢与他们为敌的修士,被其杀死后都会被当作喂养灵兽的饲料,因为这可以有助于提升他们灵兽的品阶……而世人也早就都习以为常了。”

    说到这里时,忽然见黄昶举了举手,纪程宣便向他道:

    “黄师弟可有什么要问么?”

    “咳咳,关于这方面,师兄,我只想问一句咱们上交这类修仙者尸体,宗门有没有奖励的?”

    听到这话,纪程宣不由得一愣,但随即转念一想,这还真符合这位黄师弟的性格,忍不住哈哈一笑,但随后却摇头道:

    “那你可要失望了没有的。因为宗门担心如果设置了奖励,恐怕就会有人特地去‘制造’大量尸体了……所以这个没有任何奖励,完全是靠各人自觉自愿。当然了,要说好处,毕竟还是有一些的你若是能跟天师堂的人打好关系,将来向他们申请僵尸仆役的时候会比较容易被批准,得到的尸仆品质也会比较高。我等修士在行走江湖时若能随身携带一具力大无穷,刀枪不入的铁甲尸仆,还是有很多用处的。比如很多地方会有瘴气弥漫或是阴风蚀骨,活人进去很难适应,但僵尸鬼仆却在其中完全不受影响。凡是遇到这些危险去处都可以先让尸仆去探路,就算本人不得已要进去,也有一个强大战力可用。”

    因为是黄昶问的问题,纪程宣回答得很详细。之后他又转向另外几个小伙子:

    “如果形势紧急无法保留尸体,或者确实在心理上难以接受,放一把火烧掉也没啥大不了。只是在具备条件的时候,还是希望大家能尽量为宗门考虑一些。毕竟咱们作为名门正派,不能像那些邪派妖人一样去肆无忌惮的挖坟掘墓,盗抢尸体,当然更不能去滥杀无辜,所以也只有抓住这少量机会,把那些与我们为敌的恶棍给‘利用’的彻底一点了。”

    说到最后时,纪程宣摊了摊手:

    “总而言之,既然已经成为了修仙者,凡人那种‘人死为大’的观念对我们就不适用了。吾等修仙之人,引取天地灵气淬炼自身,我们的躯体中蕴含有大量灵气法力,本身就是很好的修仙灵药或材料。今天是我们赢了,这帮贼修的一切便理所当然都归我们所有。但如果哪天我们输掉了,死后尸骨亦同样难以保全,被炼成尸鬼还算是好的,更有可能是被敌人抽魂炼魄,永世不得超生!而若是遇上那等毫无顾忌的邪修或野人,甚至会把吾等修仙者的尸体当作灵兽肉一样吃掉!同样也是很补的哦。”

    纪程宣这半真半假一番话,只听得那些涉世不深的小伙子们一个个面如土色。如果说先前这位纪师兄的一番告诫还只是被他们当作逸事奇谈,听听便罢,此刻在亲眼看到了那几具修士尸体的下场之后,这批西昆仑新嫩弟子,包括黄昶在内,全都感受到了一阵彻骨的寒意。对于修士之间争斗的意义,也有了更深一层理解。

    这帮一直处于强大宗门保护之下的菜鸟小修士,终于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了修仙界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