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九 五虎(三)
    自从黄昶把有关“罗山五虎”的事情跟纪程宣纪师兄说过以后,后者便相当赞同他要除去这一拨贼修的念头。据纪师兄说这伙人在附近作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也特地出去搜索过几次,但却一无所获。这伙人相当狡诈,每次行动都很谨慎,几乎不留任何破绽,纪程宣身负保护坊市安全的职责,也不能外出太久,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于是经过一番商议,黄昶提出干脆由自己作为诱饵,来吸引那些人上钩他估计自己这一趟的交易成果应该已经传扬出去了。两千多灵石,对于那帮贼修来说应该是很有力的。而行动的人手他这里也不缺,虽然慕容英,吴大牛等一众与他关系最好,本领也最是高强的至交好友们这回都没下山。但如今在白云坊中的蓝衣弟子并不少,以黄昶平素在师兄弟中的号召力,打个招呼,拉一票人出来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且全部是至少四重天以上,拥有法器的中期修士。

    更不要说还有个炼气九层,马上就要达到大圆满境界的纪师兄亲自坐镇,只要那“罗山五虎”敢露头,就休想再逃走。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几天黄昶故意在自由市场中到处抛头露面,就是想要引出那些贼修的踪迹来,只是随着时间推移,眼看昆仑弟子们回山之期将近,外面却始终没什么动静,他心里也有些着急的。心说该不是那些人胆子太小,又或者脑子太笨,根本想不出把自己哄骗到外面的法子?要不要主动离开坊市去外面转上一圈?不过这样就显得太刻意了,很容易让人看出破绽来。

    直到今天,他才终于见识到那伙贼修“引蛇出洞”的法子其实在那小伙子胡天龙鬼鬼祟祟接近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觉察了。之后看到对方居然拿出一件法宝残片来作为诱饵,心中也不由得感叹了一下,这伙人手笔还挺大么。

    之后那胡天龙装神弄鬼,黄昶也就乐得陪他演戏,只是在胡天龙要求起誓时他稍稍有些意外,心魔大誓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东西,难道对方除了法宝残片外还打算搭上一名低阶修士的前途来增加真实感?啧啧啧,其实真不用这么客气,哪怕你们不放任何诱饵,就用个直钩子钓鱼,兄弟我也肯定会上钩的……

    此后一切倒都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为了稳妥起见,那些参与行动的师兄弟们跟得并不紧,但黄昶毫不担忧纪程宣纪师兄身为后期修士,神念扫描范围甚是广大。就算一时间跟丢了,只要冲突起来,一群修士的灵觉神识全力释放之下,就好像黑暗中的灯塔一样耀眼,绝对能把人引过来的。以自己的实力及装备,总不见得连一会儿都撑不住。

    而当那“罗山五虎”真正出现后,黄昶心头更是放心许多对方的实力比他预想中还差,那就没什好说了,慢慢耗呗。能动口就不动手,能防御就不进攻……反正拖延时间越久越好,只等后方兄弟们赶上来,便是大功告成之时。

    此时此刻,当黄昶看见王丰,刘阿毛,以及那个爱钻研阵法的小李子……等足足五六位同门师兄弟从四面八方逼近过来,更有一道强大神念以排山倒海之势飞接近中。他便知道今天这事情算结束了他可不是那种动不动总爱把自己逼到绝境中,追求什么“逆境下突破”的龙傲天式主角。作为一个大工业党,理科生,黄昶素来崇尚的行事风格是稳妥,安全,以及尽量不要出什么意外。在有条件的时候,以万不可挡之势将敌人彻底碾压才是他所喜欢的结局。

    比如眼下的形势便是如此。

    …………

    罗山五虎此时都已经吓的魂飞魄散作为贼修他们最忌讳的是暴露形迹;最讨厌的是遇上高手;而最害怕的则是遭人围攻可如今他们这几项都犯全了。此时围上来那批小子看起来年纪都不大,可个个都是能够把神识直接释放离体的中期以上好手,这种人平时遇上哪怕单独一个,如果不是非常有油水比如能弄到上千灵石的话,他们也不敢随意招惹的。可这会儿却是被一群给围上了。

    而就在片刻之后,当另一条身影破空而至,稳稳站立在树梢上,居高临下冷冷注视着他们时,那罗山五虎便连最起码的斗志都丧失了白云坊的守护者,这周边方圆数千里之内,公认实力最强的昆仑后期修士纪程宣也过来了就为了对付咱们这五个小毛贼?这至于吗!

    罗山五虎一时间忽然感到非常委屈,几乎要哭出来。

    “投降吧,可以饶你们不死。”

    西昆仑作为正道门派,终究还是要讲究一点仁恕之道的。正如长青子平素向黄昶所说的那样:无意义的杀戮还是要尽量避免。纪程宣作为长青子的亲传弟子,当然也会受到相同的教育,所以他喊出这句话来并不让人意外。

    此时场中局面已经是彻底的一边倒,罗山五虎没有任何胜算,就连逃跑都成了奢望。所以当纪程宣喊出那句话时,罗山五虎中颇有那么一两人眼中显出了屈服之色。毕竟蝼蚁尚且偷生,能保住性命,比什么都强。

    但那五虎之的贼修却是全身一震,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昂起头来,居然大胆冲着纪程宣吼叫道:

    “投降?然后被你们用铁链穿透肩胛,用钢钉锁住丹田,永远在暗无天日的矿洞里头挖掘苦力,要么就是在毒气弥漫的泥沼中苦苦煎熬……给你们驱使着做一辈子苦工?再也没有任何未来和希望?”

    听到这话,纪程宣脸上显出几分意外之色: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不错,留下你们一条命,当然是要拉去做苦工的。否则就凭你们干的那些事情,宰个十遍八遍都不嫌多,还指望能像原来一样逍遥自在么?既然敢走上贼修这条路,就要有这种觉悟如何?是现在就死,还是去吃那些苦头,但却可以留下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