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四 辨识(下)
    但那位出售者在看见黄昶这个动作后,却是脸色微变,颇有惊诧紧张之意什么时候白云坊里居然用境界那么高,能够让神识离体的修士来担当查验者了?还是这小子只是在故弄玄虚?

    但接下来黄昶的判断则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

    “那几枝‘紫玉参’的品质倒还不错,龄期都是在百年以上的。只是在挖掘的时候似乎有些匆忙,参须有些被铲断的,表面也有刮痕,后来似乎是又放回到熟土中养了一阵子?所以没有明显伤痕,但终究是受了伤,立即入药可以,但不能久存。”

    “这几枚‘天罗朱果’则似乎采摘的稍微早了一些,没能达到完全成熟就被摘下来了,只是后来不知用什么办法人工催熟了一下,外表看起来是没有任何问题,但药效终究不如自然成熟的好了。”

    那卖药修士听到这里,禁不住面露苦笑:

    “道友果然厉害,神念之下,这些小小瑕疵全都无所遁形啊……不错,这些朱果是趁着守护妖兽暂时离开才偷摘下来的,没敢等到完全成熟若彻底成熟时就会被妖兽直接吃了。那些玉参也差不多,都是有守护兽看着的,实在没充足时间慢慢挖啊。”

    黄昶并没有回应,只是继续评论着:

    “至于这朵‘金盏花’么……”

    他的手指指向最大一个玉匣,那里面单独盛放着一朵大如杯盏,色作纯金之色的奇异花朵,仿佛通体都用黄金铸就,却又完全是天然生成。而这也是那位修士拿来的灵药中最为珍贵,要价也最高的一件。

    “这花恐怕咱们不能收啊。”

    那修士一听就急了:

    “为什么?这金盏花可是难得在草木之躯上成长出的金属性异种奇花,不但可以炼制金行修士所用丹药,处理得好甚至能用来作为法器坯材的!”

    “那得是真正的金盏花才行,而这一朵……”

    “道友休要开玩笑,这朵难道不是?”

    那修士一下子急眼了,也不管黄昶境界比他高得多,开口争辩起来。而后者也不跟他吵,只是从容道:

    “我听说人世间有一种名为‘玉盏’的名本花木,花形外观跟这金盏花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色作纯白,且只是寻常草木之属。而西秦王朝那边的宫廷方士素有‘点铁成金’之术,据说是可以把任何东西都变成黄金,只是代价之高,远远要超出被制造出的黄金本身,所以并不实用。”

    “可如果是用来伪造金盏花,倒是挺划算的当然,前提条件是要能卖得出去。”

    黄昶说到这里,便不再开口了,而那修士则两眼发直,盯着那玉匣连连叫道:

    “怎么可能?不可能!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我不会被骗的!肯定不会的!”

    黄昶笑了笑,不再说话。不管这个修士是不是真被骗,他们白云坊反正不会做这冤大头的。不过这修士倒也不笨,喊了这几嗓子,便将自己也置于受害人的地位上,这样无论交易能不能成,白云坊这边也不好追究他企图卖假货的责任了。

    散修群体中果然没一个简单的。

    黄昶完成辨识工作,找出了对方货物中的瑕疵之处,接下来据此与对方讨价还价的工作便由那老掌柜来担任了,他在旁边看看热闹既可。白云坊这边的掌柜们个个见多识广,对于各种藏奸耍赖的把戏也见得多了。而且还不能过于严厉水至清则无鱼,你若找到点小瑕疵便硬邦邦动不动喊打喊杀的,人家下次可就不敢过来了。

    于是在经过一番辩论争执之后,那修士终究还是把前两种药材卖了个符合其品质的价钱,至于最后那朵金花,只能拿去外面自由市场上,看看有没有可能碰上冤大头了。而那老掌柜在处理完此事之后,也回过头,对黄昶笑道:

    “阿昶你很不错啊,观察既细,见闻亦广,就是我们这些老人来看,也不过如此了。”

    “这都是前辈您悉心传授之功,这几天的教导对晚辈大有助益啊。”

    花花轿子人抬人,黄昶自然也不会吝惜夸赞之词,两人互相吹捧了一番,而黄昶也正式得到这位掌柜药师的认可,觉得他在辨识药材方面已经出师,可以称得上是正规药师了可别小看这一声夸赞,有了“白云坊药师”这个称号,在天下任何灵药铺子中都能混到个不错职位了假如黄昶将来打算干药师这一行当的话。

    接下来几天,黄昶又陆陆续续在其它几个柜台混了一阵子,虽然不是每次都能像药材柜台这里皆大欢喜,终究还是学到不少东西的。只有制作符器的那个作坊例外纪程宣纪师兄起先倒是郑重其事亲自带黄昶过去,将他介绍给那里的工匠首领。说这是咱小师弟,对符器一道极感兴趣,特地来向各位前辈学习观摩的。人家也客客气气接待了他一天。不过当天晚上那工匠首领就跑到纪程宣那儿发飚去了你纪老板啥意思?弄个宗门天工堂里培养出的高手来砸我们场子?那小子还用我们教吗?他看了一天倒是指点出我们不少疏漏之处!

    这事儿搞得纪程宣很尴尬,黄昶也很尴尬作为一个大工业党人,他对于作坊里有些明显错误习惯和不合理的生产流程实在看不下去,再三控制却还是没忍住,只能设法用最委婉,最客气的方式开口提醒。可人家作坊首领那都是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威风,即使纪程宣这等空降下来的坊市掌控者在他们面前也得客客气气,怎么可能随便听从个小毛孩子的指点?可偏偏黄昶说出的几点都十分在理,只得当时笑眯眯说好,回过头就跟纪程宣算账。

    此后黄昶便不好意思再去作坊那里了,只能多在外头消磨时光,好在自由市场那里总是有新鲜东西可见,倒也不虞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