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一 夜宿(中)(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当黄昶看见王丰笑眯眯把那胡子一大把的张姓半老头子喊作“姐夫”时,心中着实汗了一把。不过那老头儿还算识相,在王丰这个背景和手头都很硬的小舅子面前表现得很是客气。尤其是当王丰把黄昶悄悄塞给他的两面青木符盾拿出来,作为见面礼物分送给那两人时,两人都显得极为激动。

    “哈,真是那种可以自己恢复的青木符盾啊?这可是在坊市中连抢都抢不到的好东西!三公子不愧是昆仑山上下来的,果然出手不凡!”

    那位二重天李姓修士稍微要年轻一些,似乎也没什么心机,拿到符盾后把玩了一阵子,确认当真是那种恢复型符盾后,当即兴奋叫出声来象他们这种背靠大家族的客卿修士,通常会比寻常散修要富裕一些。法器没有,符器总还是有几件的。不过符器是消耗品,用一件少一件,平时积攒起来肯定是越多越好。

    王丰表面上自是云淡风轻,笑眯眯说这些在山上不过寻常之物,不足挂齿,私底下却拉着黄昶好好抱怨了一通原来那种在坊市中极受欢迎的青木符盾竟是出自师兄之手?早知道就直接向师兄订货了,也不要多,有个十面八面的就足够王家商铺在竞争对手中确立起足够的优势了这些东西在白云坊这边只是随便放在柜台上成批买卖,但拿到世间那些商铺中,却都是单独作为镇店之宝藏于密室之中,不是大客户连见都见不到的。

    黄昶对此自是无可无不可,反正随手做的东西,卖给谁不是卖呢?不过他这回带下来的货物都已经出售掉了,今晚手头这两枚符盾还是原本打算留着自用的,所以最终是和王丰约定好,待回山以后便给他一些,价钱就用王家在各地收集的材料和药材折算。

    而王家那些掌柜在得到了王丰的提示之后,再看黄昶的目光也大不一样,纷纷再次过来热情招呼,而黄昶也都一一应对着今天王丰的一番话让他觉得有必要为今后考虑考虑,也许将来他们老黄家也会走上和王氏家族差不多的路,提前打好人情基础终究不是坏事。

    当天晚上,黄昶与王丰两人便留宿在这白云镇中,因为大多数修仙者是不需要住宿的,所以这镇上只有一家小客栈。金原城王家在外面其它地方都是财大气粗的,走到哪儿都是将整间客栈统统包下,在这里却不敢摆这种谱虽说大部分修仙者不需要住客房,可万一碰上哪个兴致好的临时想要住宿,却说是给一家凡人商队包圆了,没准儿便得罪了高人。

    何况这家客栈小归小,档次却不低。收费相当高因为他们是只收灵石的,所以即使王家花费了比外面高好几倍的价钱,在这里也只能租到一个小院子。当然无论住房怎么紧张,王丰和黄昶肯定是享受到最好的待遇,一人分配到一间屋子,哪怕他们其实根本用不着。

    …………

    午夜时分,万籁俱寂,正坐在床铺上盘膝打坐的黄昶忽然睁开双目,抬头看向窗外从外面似乎隐隐传来一阵喧闹声,好像是有人在喊救命的样子。他走出房门,却见王丰也出来了,两人互相点点头,跃上屋顶,向镇外某个方向看去,但眼中所见,却只有一片黑暗。

    “救命啊!救命!”

    那声音更加清晰了一些,是有人在呼救。过了片刻,在那个方向的黑暗中忽然又爆起数团火光,并伴随着叮当作响的兵器交击之声,显然是有人正在大打出手。黄昶与王丰对望一眼,两人都是少年心性,不禁都起了跃跃欲试之意。

    不过旁边却立刻有人劝阻:

    “黄公子,三少爷,别过去,黑暗中多半有诈!”

    “嗯?”

    王丰回头一看,出言劝阻的这个老头儿名叫福伯,乃是这支王家商队此次出行的总负责人。这位福伯当年曾是王家老祖身边的侍从,也跟着练了一些仙家道法,修为虽然不高,只有炼气一层。但多年来一直负责王家在外的各处商队,论起经验来无人能出其右。

    见王丰面露疑惑之色,那福伯又进一步解释道:

    “江湖上以往常有借求救之名,把人哄骗到城镇外面,荒野之中加以劫杀的,故此行走江湖的人素有规矩:如果能逃到人多的地方,不妨帮一把,但光在外面喊叫的,就爱莫能助了。”

    说着,老头子指了指四周,黄昶等人这才看到,周边也有不少人上了屋顶,其中有宽袍大袖,意态从容的修仙者,也有紧身劲装,身背兵刃的武士,更有两者兼备的猎魔人……但无论是谁,都只是在屋顶上远远看着,并没有一个投入到黑暗中去。

    这白云镇上因为有修士常住,平时安全也是几位境界较高的热心修士维持着。但主要还是靠各人自我保护。在镇子边缘布置有一圈防护阵法,效果并不很强,与其说能起到防护作用,还不如说是个警戒阵更确切一些毕竟越是强力的阵法消耗灵石越多,这么一个小镇子,是用不起什么强力法阵的。

    那防护法阵上有几个高台节点,每到晚上时便会发出光芒,将小镇边缘照亮,算是标明了镇子的安全范围,在此范围内有人看顾,但在此之外便是黑乎乎一片,其中发生些什么谁都看不到。

    此时那呼救与打斗声便是从黑暗中传来,听声音似乎越来越激烈。但站在屋顶上那些人却只是互相看看,没有一个朝那边走的。王丰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脸上颇显犹豫之色。

    “挺麻烦啊,黄师兄。宗门教导我们要与人为善,此番如果不出手相救,万一是真的,日后难免留一份遗憾。可若是假的,主动送上门去又太蠢了……我想如果慕容师兄和吴师兄在这里,他们应该会前往救人吧哪怕不能确定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