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七 行走在凡间(六)
    这帮垃圾个个都该死!尤其是他们居然装作病患,利用他人的同情心来谋财害命!这种行为最是让黄昶感到无法忍受在他的前世里,在报纸,电视等媒体上经常能看到那种“老人跌倒不敢扶”,“见义勇为没人帮”之类事情,每每看到这些消息时都会让黄昶愤怒不已,在感慨世风日下的同时,也对那些造成整个社会如此自私冷漠的始作俑者愈发痛恨。

    终于,有朝一日,当他自己也遇到了一件差不多的事情时,他果断站了出来,用实际行动表现出了一个二十多岁大学生应有的热血和正义之后便来到了这个世界,拥有了“黄昶”这个名字,以及一段全新的,更加精彩的生命。

    黄昶从未因此后悔过,他有时候甚至会想:是不是正是因为自己的义举,上天才会又给了他这次机会?也许正是因为抱着这种念头,重生以后他的正义感并未有丝毫削弱。平时住在仙山上还看不出来,但前几年跟着师父长青子在山下游历时,黄昶对很多事情的意见看法,却是让长青子都感到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棱角太过于分明了一些,颇有法家严苛刑峻之风。

    为此长青子也刻意在这方面对他多加疏导,尤其是在对待那些“恶人”之时西昆仑乃是道家一脉。而道家修士讲究师法天地,顺其自然,专注于自身的修炼,一切求诸于己,对于所谓“善恶”,“正邪”之分其实并不看得很重。西昆仑因为受岐山剑派影响较多,在天下诸多道家门派中已经算是非常正直的了。但长青子在平时教导黄昶时,也还是尽量向他灌输道家清静无为的思想,同时希望他能建立起对于生命的敬畏,尤其是对于他人的生命。

    黄昶以前在听师父教导时,总觉得这些理论过于空虚,没什么实际意义。然而到今天,此时此刻,当他独自一人,手握利刃,看着身前这五六个哀号呼叫的蟊贼时,黄昶却忽然犹豫了……

    这些人的生命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只要轻轻一挥手就能把这些人全部杀掉,他也有足够理由这么做。就是回到山上,向宗门执法堂禀报此事,甚至向长青子本人禀报,师长们也只会称赞他为民除害,而不可能因此对他有任何苛责。

    但黄昶此刻却想起了当初师父在放过一群山贼后向他所说的话放过他们,这些人当中也许会有那么一两个改邪归正的,当然也许一个都没有。但无论如何,这应该由他们本人来决定,而不是根据自己的好恶来判断。

    “拥有力量,并且学会谨慎的使用它。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手,做到哪一步时又该适可而止……阿昶,人死不能复生,在作出那些无法挽回的决断之前,最好谨慎一些。”

    这是当年师父长青子给他的教诲,而现在,轮到黄昶自己做出决断了:是根据师父的教导,放过这些人一马。还是秉承着“除恶务尽”的思想,将他们全部杀掉?

    黄昶一时间有些恍惚……

    …………

    “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回我不杀你们,给你们一个改过的机会。但如果你们还敢干这种事情……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总听说过吧!”

    黄昶最终还是没杀那些人,而是给了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尽管他对那些人说的话听起来很老套。以前黄昶在听旁人说出这些言辞时,总觉得这家伙真是迂腐。然而今天,轮到他自己头上,在说出这番话后,却感到自己心湖中微微一动,恍然间似乎又有所得。

    细细琢磨一番,方才觉察出这其中真有奥妙自己把人全杀了固然简单痛快,却也把事情给做绝做死了。所谓天道五十,大衍四九,天地之间尚有一分不足呢。凡事留有一分余地,以待变化,恰恰是他们修行之士平常锻炼身心时最要注意的一件事。难怪师父一向主张不要随意杀人,人死不能复生,杀了人就再也无法挽回,这并非师父心慈手软,而是为了保护自己作为修道者的心境。

    “原来师父一直说的‘上天有好生之德,做事要适可而止’是这个意思啊……可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呢?……嗯,难道是要自己领悟出来的才管用?”

    黄昶这边恍惚犹豫了一会儿,如果按照一般故事剧情,那几个蟊贼这时候就应该不知死活的跳起来主动袭击他,这样就可以让黄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把他们干掉了。

    可惜现实中即使是盗贼也不会这么蠢那几个小贼听到黄昶居然不杀他们,自是喜出望外,连连叩首,保证说今后决不敢再犯了。他们能不能说到做到其实黄昶并不在乎。反正,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他就算决定放过这帮人,也多少要给他们留下一番教训当初师父放走那些山贼之前可是切断了那帮家伙手上筋络的。黄昶做不到这么细致,只能马马虎虎,每人留下几根手指头算了。

    刚才那一刀已经解决了大部分问题,剩下一两个运气好没被削掉手指的这会儿便被补上一刀,真正是和同伙们有难同当了。至于那个为首之人,以及躺在地上装病骗人的家伙这两个作为首恶,黄昶对他们的惩罚也更加重一些:直接一人砍掉了一只手,从手腕处截断。

    这其实反而救了他们一命黄昶先前已经把他们那只手或踩或捏的碾成了一团烂肉,骨头经脉血管全都彻底压碎了。这些人只是寻常凡人,没什么好的治疗手段,如果熬不住疼痛或伤口腐烂的话,活活疼死都有可能。黄昶这一刀子下去却是干净利落,当时连感觉都没有,只要及时包扎,止了血,今后无非少一只手而已依然勉强可以谋生,但想再要去跟人争斗就比较困难了,而这也正是黄昶的目的。

    至于那两个人是否能体会到这番“好心”,黄昶是不在意的,反正只要他自己念头通达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