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六 行走在凡间(五)(求月票,求推荐票!)
    第一波是个独行贼,专门鬼鬼祟祟躲在路边敲人闷棍的。黄昶经过他身边时,这家伙显然特地挑选了一处狭窄路口,装作走累了休息似的坐在路边。黄昶前脚才走过,他后脚便偷偷摸摸跟上来,挥舞一根棍子恶狠狠朝黄昶脑袋上猛砸,看来是做惯了的,根本不在乎被害者的死活。

    不过这一回他自己成了被害者修士有灵觉神识覆盖身边四周,在背后搞小动作根本瞒不住他们。更何况黄昶的神识还特别强,早在靠近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从这家伙身上散发出的浓烈恶意了。

    所以当他挥舞着棍棒朝黄昶扑过来时,被后者转身一记回旋飞踹,一脚蹬在这家伙胸口,把他给踢得倒飞进了路边树丛。之后黄昶就不再理会,大踏步直接走掉了黄昶很清楚自己这一脚的力量,确信这一脚下去至少踢断了那剪径蟊贼七八根肋骨,能不能活下去要看他运气。但至少可以确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兔崽子是肯定干不了剪径这行当了。

    大周朝的社会治安似乎不太好,不久之后,黄昶又遇上了第二批心怀不轨的恶徒。这拨人大约有七八个,其中一个甚是狡猾的躺在路上,装作受了伤的样子。而另外几人则分散在四周,看见黄昶孤身过来,便大喊着请求帮忙。

    黄昶原先不想理会,直接走开算了他的灵觉神识中早就显示出那几人身上都充满了恶意的念头。但转念一想,让这帮家伙继续待在路上终究还是祸害,于是便顺势走过了去。走到距离那人还有两三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什么情况?”

    “诶,大哥,帮个忙,我们这位兄弟突然发病了,你能帮忙看一看么?”

    一个从面相上看起来还颇为忠厚之人走过来说道,而另外几人也七嘴八舌的装作上前求肯,却不知不觉从四面将黄昶围了起来。

    黄昶诈作不知,目光扫了一眼那个俯卧在地上的人形,哈哈一笑:

    “发病的人不都应该是仰面朝天躺着么,怎么还让他趴着?”

    为了掩饰藏在身下的刀子呗,黄昶其实早就通过灵觉“看”见了。但那人似乎没料到黄昶会这么说,愣了一下,才连忙笑道:

    “不知道啊,正要请大哥看看呢……”

    说着便试图把黄昶往前头引,而躺在地上的那个也装模作样呻吟起来,一边喊着“救命”一边伸手过来拉扯黄昶小腿,这真要让他拉上了,接下来大约就是顺势一刀捅进肚子里。

    不过黄昶虽然预见到了对方的行动,却丝毫没有退避之意,反而又上前两步,走到那人身边。

    “不过呢,照我看,他可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什么?”

    旁边几人都是一惊,手都朝怀里腰间摸去。而黄昶则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呵呵笑道:

    “我觉得他应该是骨折,手坏了……就象这样!”

    说到这里时,躺在地上那人已经反手举起了手中尖刀,但黄昶更快一步,一脚踩在了他那只握刀的手掌上。那人惊惶失措的用力想要把这只脚扳开,却感觉自己仿佛是在扳一座山!随即,旁边所有人都听见了令人牙酸的手指骨折断之声,以及惊天动地的惨叫。

    “干掉他!”

    那个面色忠厚看起来像老实人的为首之人反应最快,立即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照着黄昶当胸捅过来。但却被后者一把抓住了手掌,顿时仿佛被铁钳子夹住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而且,那铁钳还在毫不留情的越握越紧,于是这为首之人也和地下那位一样,在手上骨骼发出咔咔碎裂之声的同时,也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在这种情况下,周围那几个毛贼居然还敢动手他们都掏出了利刃从四面朝黄昶扑过来,一副要把目标乱刀捅死的架势。看他们彼此间配合的熟练架势,应该不是头一回做这种事了。

    黄昶只得轻轻叹了口气,他此时一只手握住了那个偷袭贼首,脚下也踩着另一个贼,看起来似乎不能移动。但黄昶的另一只手可还空着呢只见他手指轻轻一勾,原本挂在腰侧的一口轻薄弯刀骤然自动弹起,跃入他手中。

    随即,所有人都看见一道金光腾起,围绕着黄昶身体周边转了一圈。接着便是叮叮当当一通响,那些毛贼手中的武器纷纷断裂开来掉落于地,而与武器残片一起落到地上的,还有许多血淋淋的手指头。

    “啊……!”

    也许是因为那一刀太快,那些人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痛苦,只注意到了那口弯刀的锐利这些毛贼手中武器品质不一,有的是比较正规些的匕首,有的只是短铁棒被磨尖了头部,但无论如何,都是金属制品。然而现在,不管他们手中是什么,都统统被一刀削断,刀锋划过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仿佛只是在切割豆腐。

    “神兵!”

    有人大喊道,而另一人见识更广一些,居然还纠正道:

    “是仙器,天上仙人的兵器!”

    其实只是符兵弯刀上被永久加附了“锐金破阵咒法”,效果比临时用符箓附上去的肯定又好一些。再加上这口弯刀本身也是用的极佳材质,由名师精心打造而成。当上面咒法被发动时,一道金系锐气覆盖刀刃。什么斩金切玉,削铁如泥都不在话下,比那传说中的神兵利器也丝毫不差。

    听那些人兴奋的口气,这把武器似乎马上就要变成他们的了。当然这只是幻想下一个瞬间,他们就齐齐发出一声惨叫。来自手臂上的痛感终于传到了大脑中,而这帮人的目光也总算注意到:被切断的不仅仅是刀刃,还有他们自己的手指头。

    莫名其妙的兴奋终于过去,这帮毛贼似乎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这个单身旅者绝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看着这帮人一个个捂着胳膊,蹲在地上唉声痛呼的凄惨模样,黄昶心头却丝毫生不出怜悯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