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八 下山(三)
    所有这些武器衣甲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上面都隐隐闪耀着灵气光芒。如果拿起来仔细观察的话,便可以看到这些兵器衣甲或外或内,或多或少,都有篆文符咒隐现其上,就连那每一支羽箭上,都被镌刻上了相应的咒法符纹。

    所有的这些装备全都是符器!包括符兵,符甲,符弓,符矢……等等。黄昶虽然没有法器,但他充分利用那面“印符宝镜”,把自己从头到脚都用符器给武装了起来。相比之下,他的师兄弟们虽然每人都有一件中品法器,某些手头富裕的,比如王丰王三少这类,还可能从宗门百宝堂额外换到了其它普通法器,但大部分肯定都还是使用着寻常物品。如果用游戏概念来形容的话:黄昶如今已是全身绿装了,人家还只是一两件蓝装与大部分白板混搭,综合属性上未必有他高呢。

    当然这个仙侠世界可不是游戏,符器也终究不能与法器相比。真正打起来,黄昶这全身符器都消耗光了也未必能顶得住人家一件中品法器的全力攻击。但无论如何,有这一身装备打底,黄昶的实力肯定是有了极大提高。如果他前几日就这样全副武装的出门,就是碰到那个黑猫老太毛秀珠,也未尝不能和对方周旋一番,而不一定非要被迫使出苦肉计,借着宗门法条的威势才能渡过难关了。

    稍稍考虑了一会儿下山之后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黄昶为自己选择了一套较为轻巧的皮制甲衣套装。这套皮甲看上去灰扑扑的并不起眼,但实际上里面窍门甚多:附有防护咒法的衣服上设置了不少暗袋插口,包括一根斜挂在胸前,上面布满小小暗格的宽皮带,可以用来暗藏丹药,飞刀,符箓等物,以便于随时取用。

    左右小腿上各裹着一层皮鞘,充当护腿的同时,在其夹层里各自可以暗藏一把匕首。包括左右手臂也是如此,一双厚厚的护臂里头藏着袖弩,手叉等用于阴人的小东西这套皮甲被黄昶命名为“暗杀者套装”,就算是个没什么法力的凡人,穿上这一套差不多也能化身神偷刺客,连皇宫大内都能出入了。

    穿戴好衣甲之后,黄昶又从武器架上挑选了一长一短两口寒光闪闪的利刃,分别悬挂在腰间两侧皮带挂钩上,同时背上一张中等猎弓,再挎上一壶符箭在把这些沉甸甸装备背上身的同时,黄昶也在暗自嘀咕着:希望这次下山运气好一些,能弄到一个乾坤袋子,以后就不用再把这些装备都背在身上了,而且也能多带一些箭矢。

    他之所以要带这么多武器在身上,并不是为了耍帅摆酷,而是真正需要使用的。符器虽然不象符箓那样基本只能用一次便会销毁,但本质上还是一种消耗品。黄昶这上上下下一身符器装备,看起来确实威武霸气。但如果遇到那种激烈程度很高的战斗,说不定一战下来就消耗殆尽了。

    相比之下,法器的使用寿命就要耐久许多,通常炼气士水准的战斗也很难伤及到法器本身,所以有一件好的法器对于炼气士作用非常大。当然了,像黄昶这种全身挂满符器的“土豪型”炼气士出门,人家有法器的也不大敢招惹至少在这些符器消耗完毕之前,他的战斗力可并不比那些拥有法器的人差!甚至在适应能力和全面性上尤有过之。

    为了避免出门时太显招摇,黄昶又在最外面罩了一件带遮帽的青布袍子,然后便从角落里拖出一个出门背包,跟他当初带上山那个差不多,里面已经塞满了这次行动所需的各种补给和物品。

    一切整备完毕,又给师父长青子,姬若,慕容英,吴大牛等师友至交各自发送去传讯符鸟打个招呼,黄昶便出了门。他随手给自己施加一个小清风符,便径直朝宗门主峰那里奔跑过去。现在黄昶全身上下大概多了约有五六十斤的份量,不过完全不影响行动黄昶这些年来对于锻体功夫一直没放下,如今差不多有相当于凡间武林高手四五十年的功力在身,这点重量根本不算什么。

    …………

    一路上奔跑的时候,他还特地四处看了一下如果这回还有人敢过来找麻烦,那他可不会客气了。不过在自家门派里头终究还是安全的,上次碰上那个疯狂老太婆只能算是意外中的意外。

    不久之后来到主峰,黄昶径自去执事堂里报备西昆仑弟子只要达到炼气中期,也就是四重天以上境界便可以自由下山,不过每次出入山门都需要在执事堂里登记一下,免得宗门不知道此人去向。

    而且对于大多数还不具备飞行能力的中低阶修士来说,他们想要下山,还得先在执事堂这里预订船票西昆仑山是飘浮在高空中的,想下山又不能自己飞的人只有乘坐宗门摆渡飞舟下去。摆渡飞舟是免费的,但在要求下山人数不多的情况下,往往要三四天才会有一班船免费船要差不多凑满了一船人才会出发,以求最大程度节约灵石。当然如果谁有急事的话也可以单独申请借用小飞梭,不过那就得支付灵石了,往返一趟的费用可不低。再或者也可以求其他能飞的师兄师姐帮忙,但那要欠下人情……总之,对于像黄昶这样的练气中期弟子来说,想要潇潇洒洒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难度可实在有些大。

    所以当黄昶一身出远门装束,兴冲冲来到执事堂里办手续时,那位执事弟子先是颇为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心说又是一个不了解情况过来的新手,随后摇摇头道:

    “不好意思了,这位师弟。最近下山人不多,这两天都没船,后天再过来看看吧。”

    却不料黄昶不慌不忙,哈哈一笑:

    “没事,我只需要知道回来的班船时间就够了。下山的事情,自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