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二 黄昶的秘密(二)
    当然实际效果如何还有待证明,但至少,今后黄昶在遇到类似于慕容英这种法力境界,兵器装备都要强过自己的对手时,不至于束手无策。心理上有所仗持,行动上也有章法,不至于完全要依靠随机应变,或者是偶尔灵机一动的奇思妙想才能过关。

    此后他又将与金荣,与王丰,甚至跟吴大牛的交手也先后拿出来推演了一番。对于取胜的,无非是研究如何更有效率,更轻松的搞定对手。而对吃了亏的,便要寻找自身不足,吸收经验教训了。如此钻研许久,在记录纸上留下了一大堆文字图形,最后还将其去芜存菁,整理归纳,作成正式档案,然后才拿出一块玉简,发动神魂力量将其记录到玉简中去,以便于日后查询。

    这是黄昶在其前世大学生涯里养成的良好习惯,这个世界的其他修仙者肯定不会把档案管理做到如此地步。黄昶如今自己也有一个小小藏书库了,里面摆放了许多这种玉简,分门别类记录着他的各种资料。

    把这枚玉简放入到标注着“战术”一栏的架子上,这一排架子上已经摆放了好几枚这种玉简,基本上涵盖了自他拜入门派,开始学艺以来的各个阶段的战斗分析。包括他最初那两年,还没有突破感应关时,完全依靠武功和师兄弟们争斗的纪录也在其中那时候他是用纸笔记录下来的,后来转移到玉简中。

    黄昶随手拿起一枚,贴在额头上看了一阵,嘴角边显出怀念的笑容这是他当初炼气三层时的战斗记录以及分析。那时候向他挑战的师兄弟可有不少是已经进入到四重天,炼气中期境界的高手了,为了对付他们黄昶可谓绞尽脑汁,在这片玉简中记载了他当时想出来的许多匪夷所思的方法和战术,后来在实践中有些是成功了,有些则是失败的,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有些设想甚至很可笑。但无论如何,这里面的东西,见证了他在那个时期的成长。

    又阅读了几片玉简,黄昶忽然叹一口气,将玉简放回到架子上。

    “再完备的记录,再精妙的战术,也比不上实打实提升自身境界,或者是拥有厉害装备的优势啊!”

    这些玉简中所记录的战术构想,绝大多数都是如何在功力不如人,装备不如人的劣势之下如何扳回局面,以弱胜强的法子。这也很正常如果他原本就比对方强,那取胜就属于正常现象,只要正常发挥就好,也不值得专门为之考虑战术了。

    不过黄昶在重温过这些战术玉简之后,却有些郁闷的发现,自己这些年还真是够苦逼的,差不多都是在实力比对方差一截的情况下与师兄弟们较量。在这种条件下居然还能屡屡取胜,赢得一众师兄弟们的尊重,就连黄昶本人回想起来,也忍不住为自己付出的艰辛而感到自豪。

    如今他终于达到炼气五层,进入五重天境界,算是赶上大部队了。当前同门中境界比他高的只有两人,还都是交情极好的朋友。今后再有切磋,至少在境界上不再吃亏。

    不过似乎还少一件好装备,光用符器去应对人家的法器,总也不是个办法。想起此事,黄昶却不由得暗自苦笑宗门并没有亏待他。他在进入炼气四层,中期境界时也拿到了一件中品法器。只是他的选择与其他同门不一样。人家都是尽量选择那些能够提高自身战斗力,可以作为武器的法器来用。但黄昶却是拿了一件……

    只见他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件物品,却是一面小小铜镜,其外形模样与寻常女人家随身携带的梳妆手镜没什么两样,只是两面都被磨得光滑锃亮,仿佛透镜一般。

    黄昶随手在虚空中画了一道符咒,乃是修仙界中很常见的感应符。这虚空画符成功之后立刻就要生效,否则很快便会散去。不过黄昶在那符咒快要散去之前,却抢先用手中铜镜朝那空中符咒一照,那道符顿时消弥无形。再看镜中时却是有隐隐篆文闪烁那道符咒竟然被吸收到镜中去了。

    之后黄昶又从旁边储物柜中取出一枚玉简毛坯来就是用优质玉石雕凿成修仙者们常用的那种传讯玉简模样,但还未经法术处理的毛坯。将那铜镜另外一面置于玉简之前,法力催动之下,从那铜镜中央射出一道与镜面同样粗细的白光,将那根玉简笼罩其中。白光中同样有隐隐篆书文字在闪烁照耀……

    片刻之后,白光消逝,铜镜又恢复了原先那种普普通通的样子,而那根玉简上则泛起了淡淡灵光,其表面上依然光滑平整,但内里却被细细蚀刻出一圈篆文,正是感应符图样却是已经变成为一根标准的,可以供修士留言传讯的符器玉简了。

    这便是那面铜镜的作用了:能够把外界符咒引入镜内,再完好无损的转印到其它物品上。如果印在纸上,那便是制作出一张符箓。而如果是器物之类,便是形成一件符器了。再具体点说:这是一件能够制造出符器的法器。

    此镜名为“印符宝镜”,乃是当年天下第一制器大师,金丹大修士天机子的作品。不过只是他年轻时的练手之作。天机子于制器一道上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后期制作出的器物几乎每一件都是法宝坯材。即使他早期还在法元期阶段时做出来的这面法器镜子,也达到了中等品阶,而且在构思和用途上颇为巧妙,堪称法器中的精品。

    制造符器无非是把某些符咒篆刻在相应材料做成的器具上,使得符咒与材料能够互相配合起来,各自发挥出最大效力,从而使得该器具能够起到单独物品或符咒达不到的特殊用途。其中选择合适的材料,为其设计出相应器型和符纹咒法,以及在篆刻符咒时要确保一次性成功……这几项便是制造过程的最大难点。

    而这面“印符宝镜”,正好可以完美解决最后一个问题用它转录符咒,成功率是百分之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