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 佛门至宝(四)
    吴大牛看他准备好了,也不再出声提示,忽然伸手抱住那口铜钟,用力抬起,大钟立即翻转过来,巨大的钟口正对着黄昶这边,就好像一个大喇叭。

    炼气中期境界的修士已经有点预感危险能力了,黄昶一看这架势,本能感觉不妙,正想大喊停止,吴大牛那边却已经先发出了声音只见他吐气开声,“吽”的叫了一嗓子,这声音透过铜钟,却竟然从钟口里激发出一团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波纹,直接朝黄昶当面扑来。

    那块符器盾牌首当其冲,只在空中爆发出一团绿光那是其中符咒法力瞬间被激发到极致的表现,之后便粉身碎骨,化作无数碎木屑四散落地,竟是连一片稍微大点的木片都找不出来。

    而躲在符盾之后的黄昶也没落着好,一见那威势他就知道自己肯定顶不住,当即就想要向旁边躲闪。可音波的速度哪是人的反应能躲开至少肉体凡胎不可能,而那块符器盾牌除了消耗掉震魂钟一部分能量外也根本挡不住无形无质的音波波碰到障碍物是能衍射绕过去的!

    于是就在盾牌粉碎的时候,那团波纹也几乎同时冲到了黄昶身前。这时候黄昶唯一能做的,便是以双手护住面门,同时发出一声惨叫:

    “哎唷我操!”

    然后他整个人便被音波冲的倒飞出去,一头撞破石屋外墙,稀里哗啦一路翻滚着栽下山坡。

    …………

    “阿昶,你没事吧?”

    “阿昶,醒醒,醒醒!”

    当黄昶缓缓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还是吴大牛那张憨厚大脸。他脸上满是焦急关切之色,黄昶挣扎着想要动弹一下,只可惜他现在根本动不了,那感觉就好像先被火车撞过,然后又被几十只大象从身上踩过一般,连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好在黄昶所修炼的乙木类功法,乃是五行功法中最擅长于疗伤治病,恢复生机的法诀,哪怕他本人还处在昏迷之中时,体内木行法力也依旧会在经络中缓缓运行,遇有受伤破损之处便一点点修补。而等到头脑清醒过来以后,再有意识的强化恢复那些受损经络,并施展几个疗伤用的法术,伤势就恢复得更快了。

    所以黄昶在稍稍调息了片刻之后,便可以在吴大牛的搀扶下坐起来了。看看周围,还是他滚下来的小山坡,据吴大牛说他并没有昏迷太久,差不多等吴大牛冲出来,跑山坡下找到他时,便已经苏醒了黄昶两世为人,精神力强大的好处便体现在这儿了。

    不过他此时的模样可甚为恐怖鼻孔,嘴角,耳朵,甚至连双眼之中都渗出鲜血来,连同全身上下都是皮开肉绽,裂开了许多细细的小口子吴大牛这一嗓子原本就是震魂摄魄之音,通过震魂钟放大出来之后,其威力更是倍增,当真是对目标造成全方位的伤害。

    这还亏得黄昶及时借势后跃,撞破屋墙逃到室外空阔处,消减掉了大部分能量,否则若是留在屋内,把那音波能量全部承受下来的话,受伤更重。

    “阿昶,对不起,俺真没想到……”

    望着吴大牛满脸内疚自责的面孔,黄昶也不好太过于指责这位头脑简单的挚友,只能有气无力苦笑两声,摇摇头道:

    “没事儿,反正木行功法善于治疗,过个一两天就恢复了。只是以后再找我帮你测试新招,可千万先让我看看效果,别再一上来就对人全力出手了,兄弟我可真顶不住。”

    想了想,又指着那石屋道:

    “另外,恭喜你又找出了震魂钟的一种新用法。原本我还说你这件宝贝虽然群战厉害,对付单个儿敌人威力却不容易集中,如今可好,以后看谁不顺眼就死命喷他。”

    吴大牛还是很内疚,想要背着黄昶去药王院救治,却被后者阻止。只让他把自己带到另外一处山头,找个草木葱茏之处放下,再把手脚搬运成打坐运功的姿势,也就行了。

    “好了,没事了,咱们修炼木行功法的人,受了点小伤就去药王院是会被人家笑话的。你去吧,我在这里吸收草木灵气,调息一会儿就好。”

    黄昶轻描淡写道,吴大牛是个实诚人,对朋友更没什么戒心,见黄昶一再这么要求,同时说话也条理清晰,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于是便同意离去。

    不过在他转身要走时,黄昶却忽然又问道:

    “噢,对了,大牛,你现在手头还有多少门功?”

    吴大牛摸摸脑袋:

    “不太清楚诶,大概还有几十点吧,你知道我不太记这个的。”

    门派功德点数的获取和消费都是在执事堂那边计算,如果自己没记住或算不清的话,就得去那边查询。吴大牛显然不是个有心计的,能记住个大致数目已经不错了。

    黄昶略加思考,点了点头:

    “知道了,看来大牛你又需要积攒些门功了,过段时间我带你出门揽活儿去。所以,最近别长时间闭关,回头我可能找你一起下山作个任务。”

    “哦,知道了。”

    面对黄昶包工头似的口气,吴大牛却也不多问,答应之后便回头走了,望着他的背影,黄昶嘴角边却渐渐浮起一丝苦笑。他默默调息片刻,以内视之法查询体内诸天经络,不由得叹一口气:

    “唉,流年不利,刚进阶就接连受伤,这是老天爷在警告我别太骄傲么?”

    昨天莫名其妙被那毛老太婆的黑猫抓了一爪子,那还算皮肉外伤。今天硬吃吴大牛一招可真是伤筋动骨了。外面看起来已经够恐怖,里面则更惨,好些地方都震碎了。他刚才虽然对吴大牛说得轻松,却只是不想让这位挚友更感内疚。

    当然黄昶也不是不爱惜自己的人,如果伤势真的严重到无法自愈,他也不会硬撑着不去药王院。修仙者对于自身身体状况的了解和掌控可以达到一个非常精准的地步。黄昶正是在衡量过自身伤势,以及自身恢复能力之后,才决定在这里自行疗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