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四 战慕容(二)
    话音未落,两人已经同时朝对方扑过去,只听叮当一声,剑棍已在空中相交。慕容英并没有发出剑气攻敌,他知道这招对黄昶没什么用,所以只是中规中矩的以木剑本体刺向对方。但黄昶却丝毫不敢怠慢他可不知道那剑尖上会不会突然迸出一道剑气来,所以不但迅速将剑刃拨开,身体还微微侧开一个角度,以防被对方剑气刺中。

    这一击双方都徒劳无功,随即各自收回兵器寻找下一次机会,黄昶在百忙之中还抽空朝棍棒上看了一眼,不由得暗暗乍舌他的棍子是金属质地,还特地加持了增强防护性能的土行法咒,结果与慕容英手中木剑相击之后,棍头那层石头壳子上竟然已出现一个小小缺口。

    “这家伙的金行咒法似乎又精进了不少……幸亏我预先有所防备。”

    黄昶暗自思量道,他之所以使用金属棍棒,正是忌惮慕容英的金行术法厉害。如果他还只用寻常木棍的话,即使附上土行咒法强化,也多半会被慕容英手中那口木剑削断,更不用说对方还有一口锐利无双的本命剑呢。

    两人一触即分,随即又再度扑上,乒乒乓乓交手数招。黄昶仗着手中棍棒沉重,出手皆是硬砸硬碰,而慕容英则是剑走轻灵,不慌不忙避开棍头,尽力寻找黄昶招法中的破绽。看得出来他目前还不打算使用本命飞剑,毕竟慕容英心高气傲,不想被人说只能依靠飞剑取胜。

    斗了数招,当黄昶再度仗着力大招沉,使出一招“力劈华山”朝慕容英当头砸下时。却被后者觑着一个机会,先用手中木剑挡住棍头,却并非硬接,而是轻划半个圆弧,轻轻巧巧卸开冲力,同时剑身微侧,竟是沿着棍棒一路切削过来,若是黄昶不及时松手的话,双手十根手指头恐怕难保。

    周边一众师兄弟顿时齐齐发出一声赞叹他们修仙者对于武功的要求并不高,而慕容英这一手已经堪称凡世间剑术大家的水准。就连黄昶也在心中暗自赞一声好,慕容英这一招连消带打,以柔克刚,颇有些他前世传闻中太极剑法的神韵了。

    无可奈何之下,黄昶只得双手齐松,让那铁棍锵然落地。但就在棍子落下的同时,他也悄悄用脚尖挑住了棍头,于是正当慕容英以为黄昶失去了武器想要上前抢攻的时候,却被黄昶抬脚用力踢出,那根铁棍顿时又像条毒蛇似的昂起头,直朝慕容英面门砸去。

    后者愕然后退,但黄昶出手向来是连绵不绝:一脚挑起棍头之后紧接着又是一脚连环踢出,大力蹬在铁棍中部,将整根棍子都朝慕容英抽过去。在慕容英用力将其挡回之后,黄昶却是合身扑上,挥手在棍子末端轻轻一点,使得铁棍旋转起来,又以拦腰之势朝慕容英横扫过去。

    这一手看起来举重若轻,手上没有极大力量却是根本不可能做到黄昶这几年勤练仙术道法,对内力气功却也没放下,将近四十年的功力,其力量在同门师兄弟中依然是数一数二的。除了在天禅院“留学”过的吴大牛外,其他人都及不上他。

    而慕容英在这持续不断的连环攻势之下,终于不得不以木剑硬挡。于是在周围一片惊呼声中,只听“啪”的一声,这口被施加了金行法术的木剑终究还是抵挡不住铁棍猛击,从中折为两段。

    慕容英只得向后跳开,而黄昶也并不追击,停下手来哈哈一笑:

    “如何?慕容,单以武功近战而论,你在我面前可占不到任何优势哦。”

    慕容英哼了一声,一言不发,只是纵身后跃,同时左手捏个剑诀,右手轻轻在背后那口剑匣上一拍。顿时只见一片青光闪耀,那口名为“韭叶青霜”的通灵宝剑终于飞了出来。

    …………

    这飞剑一出,黄昶立即收起了刚才那副得意嘴脸,拿出十二分的郑重来。飞剑本就是诸多法器中最适用于战斗的一种,而剑修的本命剑则又比普通法器飞剑要强上一筹寻常修士驭使飞剑或其它类似法器,纵然可以令其飞起杀人,但必须使用神念灵觉加以远程操控,如果精神力不够强大的话,施展起来难免生疏凝滞,招法也往往较为简单,只有横劈直刺等很少几个动作,中途也难以变化。

    而本命剑却是与修士自身血脉相连,飞剑就相当于修士身体的一部分。只要修士心神微动,本命剑立生感应,哪怕飞翔在外,操控起来依旧可以做到如臂使指,就好像指挥自己的手脚一般灵活。

    慕容英当前功力尚浅,本命剑还没有与他真正融合所以只能用剑匣背在身上,而不是像长青子那样可以直接化入体内,但用来对付同样还处在练气中期的师兄弟,却已经是绰绰有余。

    慕容英放出飞剑以后并没有急着强攻,而是站在原地,任凭那口似乎特别兴奋的飞剑仿佛游鱼般绕着他全身上下回旋飞舞。同时沉声喝道:

    “黄昶,把你的法器也放出来吧,难道你还想单以这一根凡铁棍棒迎战我的青霜宝剑么?”

    西昆仑达到练气四层以后的弟子都可以向宗门领取一件中品法器,无论选攻击用途还是防御用途的,都可以大大增强自身实力。然而黄昶依旧没有拿出任何一件法器,但他也不至于托大到完全不做准备,只是轻轻笑了一声:

    “那倒不至于。”

    说着,黄昶双手双脚都开始行动起来,却并不是划符念咒,而是在东奔西走的同时,时不时的朝地上扔几粒种子。他的动作很快,看上去似乎是杂乱无章的东丢几粒,西丢几粒。而且每丢一粒种子下去,都会顺手在上头附一点乙木青灵之气,用自身法力催动那些种子一落地之后便立即生根,发芽,迅速生长……竟是在极端时间内,生长出一丛丛扭曲晃动的藤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