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二十 斗法(四)(求月票支持)
    如果不是法器的制造对于修士法力境界,神魂强度都有硬性指标要求,非要法元期以上修士不可。光论纸面上的设计能力,黄昶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有资格加入宗门“工堂”了那是西昆仑专门负责研与制造法器的部门,里面全是制器方面的高手大能,地位与岐山铸剑堂类似。也是西昆仑弟子能在装备上睥睨下诸仙门的最大功臣。

    不过眼下么,他暂时还只能制作到符器这一等级而已。而且还只能是相对简单一些,只附着了一到两个符咒的低级符器。当然用来应付同境界师兄弟们的攻击已是绰绰有余。

    比如这块青木符牌,便是在经过特殊炼制的铁木上篆刻有青木盾符咒,将木系防护法咒与昆仑山铁藜木的坚实厚重结合起来,激后形成一面盾牌。只要不是遭遇到太强力的打击,短期内抵挡住同境界修士的攻击倒是绰绰有余。

    王丰见到自己的攻击被黄昶轻松挡下,倒也没太感吃惊以这位黄师兄的实力,如果自己一次就能轻松打破对方防御那才叫不可思议。而癸水功法持续不断,延绵不绝的特性这时候也充分显现出来:就在他第一轮攻势被阻挡住的同时,王丰身侧再度聚集起了足够的冰晶颗粒,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动了第二次攻击。

    第二次攻击又被黄昶操纵符器盾牌挡了下来,但紧接着第三轮攻击又接踵而至,虽然再度被挡住,那面符器盾牌上的灵光却也大减,还出现了几条裂缝,显然是受损了。而黄昶光是操控这面符盾进行防御似乎便已消耗尽了他的精力,在受到连续攻击之后居然一次都不曾反击。

    王丰有些意外,但这对他并不是坏事,也就懒得多想,只顾集中精神操纵着冰晶雪粒反复轰击黄昶的盾牌。将五重修士的本事充分展现出来,一攻势连绵不断。有一次甚至忽然将冰晶分成两股分进合击,逼得黄昶仓促之下连滚带跳,颇为狼狈才挡住这一回。

    不过见这精心一击被黄昶挡下,王丰也知道至少在现阶段,想要凭借机巧胜过对手是不太可能了。又眼见对方那枚符盾已是破破烂烂,当即嘿嘿一笑,将身侧冰晶尽数聚集起来,双手十指仿佛弹琴般连拨带弹,随着一道道法诀汇入他胸前那些冰霜晶粒,于是一根粗大锐利的玄冰长矛在虚空中渐渐成形。

    “师兄,不好意思了,看来你这符盾怕是保不住啦,弟回头赔你十块灵石吧。”

    王丰一边运功一边哈哈笑道,符箓的市价相对比较固定,都是一枚灵石一张。而符器的价格变化就大了:要视其所用材料好坏,附着符咒多寡,以及制作难易程度等因素综合确定,通常在三五枚到十几枚灵石之间滑动。黄昶这枚符盾制作精良,但材料不过寻常铁藜木,上面也只附着了一个青木盾符和一个增强操控性能的驱物符而已,真要拿出去卖撑死了也就四五枚灵石的价格。王丰报这个高价纯粹是在卖弄了。

    当然这种卖弄并不让人生厌,而这也正是王丰王三少爷的聪明之处。他们师兄弟之间经常比武较量,有一个默认规则是基本不用符箓符箓属于消耗品,用一次耗费一块灵石,在外面生死搏斗也就罢了,寻常比武这么玩,就算是西昆仑弟子也没这么奢侈的要知道宗门每月放给蓝衣弟子的灵石才不过三块而已!

    而符器虽然也有使用次数的限制,但如果自己能补充法力或是修理的话,便可以多次使用,所以倒不必那么爱惜。可如果在战斗中损坏到不可修复的地步,那就要让人大大的心痛了。

    当下不过一次寻常比试,却眼看就要废掉黄昶一枚青木符盾,王丰在这时候充个土豪扮个大款什么,换了任何一个同门师兄弟,都只会觉得他知情识趣会作人,而绝不会计较他的卖弄。

    不过黄昶对此却并不在意,在符器装备方面,他绝对也能算是个土豪了,故此闻言后只是哈哈一笑:

    “没事,尽管来吧,练手之作而已,毁了也不心疼。”

    王丰嘿了一声,不再笑,面容渐渐变得郑重起来。他以一手指着黄昶,一手虚握着那根已经非常粗大的玄冰长矛,仿佛掷矛武士一般大吼一声:

    “去罢!”

    只见一道银光闪过,那长矛连同原本在王丰身侧周围环绕的冰霜雪粒一同朝黄昶疾射而来他这一击竟是倾巢出动,连用于护身的冰罩护盾都不留了。

    不过王丰这倒也不算冒险,毕竟还有一套三块的法器盾牌在他身侧飘着呢。虽然黄昶迄今还没有反击过一次,王丰却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宁可白白消耗神识也保持着盾牌法器正常运转,倒是谨慎非常。

    而黄昶此刻当然不可能再去考虑攻击的事情,而是全神贯注集中精力控制住那块符盾,当王丰玄冰长矛攻制护盾前时,黄昶也双手连弹,将一道道青绿色乙木灵气贯注到那盾牌上,全力维持着这面符盾不要散架。

    那符盾原本已是千疮百孔,眼看着就要破碎,颜色也十分黯淡。但在被黄昶贯注了法力之后,虽然上头裂缝仍旧很大,颜色却变得青翠欲滴,上面还生出无数根须,互相将裂缝拉扯住。经过如此强化之后,当在受到那根玄冰长矛冲击的一刹那,这面符盾猛然震动了一下,却竟然没有碎!

    对面王丰冷哼一声,抬手一点,一道冰蓝色灵息自他手指中迸出,射在那玄冰矛上,冰矛上的光芒瞬间又闪亮几分,竟然旋转着继续向前,其尖端在盾牌表面磨出“吱吱嘎嘎”之声,似乎是随时便能将这盾牌钻透。而黄昶这边也源源不断向符盾表面贯注着法力,勉强维持着符盾形状不变两人竟是隔空拼斗起法力深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