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六 再度比试(下)(朋友们,求月票!)
    但这一回黄昶本就想要测试自己的实力增加到了哪一步,所以除了招式步法必须的格挡避让外,总体上竟是采取了与对方硬碰硬的策略。手中棍棒也时不时发出一道道火焰气劲,虽然及不上金荣的火行法力精纯,但仗着内功深厚,却也能与对方杀个旗鼓相当。

    两人这一拼斗起来那可叫激烈非常,比武场中烟火弥漫,爆炸声不断,完全不像是冷兵器时代的对决。周围一干师兄弟还有那些青衣晚辈们个个都看得目眩迷离,除了慕容英撇撇嘴似有不屑之态外,其他人眼中皆是显出钦佩之色。

    “早就听说黄师兄精通各种兵器,但最出色的还要数棍法,果然是名不虚传哪。”

    “金荣这家伙也够生猛啊,把武功与道法相结合,刀气中还夹杂着这么铺天盖地的火攻,实在是难以抵挡,难怪会得了个‘火烧荣’的外号。”

    “那你看谁会赢?”

    “那还用想么,当然还是黄师兄啰你看他连金荣最强的攻势都能硬接下来了。乙木功法本就利于久战,拖延下去金荣的体力和法力都只会越来越弱,而黄师兄估计都不会有什么变化,甚至越战越强也说不准。”

    这帮蓝衣弟子见识还是不错的。武场中两人翻翻滚滚的斗了十多招,期间难免会挨上对方几下。黄昶身上虽然没有咒法护体,却有他自身练就的乙木灵气相护,哪怕就是被那“不熄之火”撩到,一股青色灵气冲过也能立时将其扑灭,而且灼伤之处在乙木灵气滋养之下还能逐渐恢复。金荣则是依靠先前施展的戊土护身咒法死抗,黄昶的棍棒头几次打中他之时就好像敲上一块石头,硬邦邦反震得手疼。但这种效果却并不长久。在接二连三被击中之后,金荣全身上下就好像风化了的石像一般出现道道裂痕,最后噼里啪啦的碎散开来,护身咒法也就此失效。

    一旦没了护身法咒的保护,再被打中就是全靠身体素质硬吃了。以黄昶早已达到先天武者级别,外加相当于四十多年勤修苦练的功力,就算金荣这具身体也修练了多年内功,又是经常用宗门提供的各种灵药滋补浸泡的,却依然挡不住几下。

    而且受了伤以后招式难免会散乱变形,动作也愈加缓慢,而被击中的次数也就越多,如此恶性循环下去……不久之后,金荣便被黄昶又一棍子敲在腰肋部位,虽然用刀背勉强招架一下避免了重伤,却仍然被黄昶以暗劲透入体内,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四周围也就那些青衣师弟们欢呼了几声,蓝衣弟子都没啥反应,而黄昶也只是笑了笑,脸上并没有什么得意之色他放倒金荣不是一回两回了,对这种胜利根本不放在心上。

    他放下棍子上前把金荣扶起来,让其盘膝坐定,同时右手轻划,在虚空中绘划出一道“小回春符”咒法,贴附到金荣身上为其疗伤。同时左手也始终贴住金荣后心,将自身乙木灵气灌注过去一部分,以增强回春符的效力。在此期间后者一直很有默契的配合着他的动作,却也是以前挨打挨得多,早养成了习惯。

    仙家手段确实非同凡响,金荣这伤若是被寻常武者承受,没个半年疗养休想恢复,但在这里也就是稍稍调息一番的功夫。不久之后从金荣口中喷出一股带着火星的浊气,原本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呼,郁闷啊……现在连正面强攻都压不住你了,以后我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金荣还真是个武痴,伤势刚刚好转便立即回顾起刚才的战斗来,黄昶对此也不意外。本身这种比武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出自身不足之处,刚刚下完棋复盘的效果当然最好。

    于是两人就这样坐在比武场上分析刚才各自的招法优劣,而其他师兄弟也都纷纷加入进来提出自己的意见。当然对此最有发言权的,还是有过亲身经历的金荣与黄昶两人。

    “师弟你的攻击其实已经足够强了,只是防御方面还弱了些,如果不能在短期内拿下对手,难免朝不保夕。”

    黄昶很直率的指出了金荣的最大弱点,后者则无奈的摸了摸脑袋:

    “我知道啊,所以才又学了戊土咒法护身,可增加的防护能力终究有限,而且土行法术往往会影响灵活性。”

    “也许你可以考虑再配一面盾牌。”

    黄昶建议道,金荣一愣:

    “改用刀盾技么?那样防御能力倒是能提高许多,但是火焰珠的控制……”

    “星火燎原咒法似乎并不局限于非要在手上施展,用手指头弹出来只是许多人的习惯性动作罢了。真正操控那些火焰珠的还是依靠神识只要你神识足够强,全身上下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用来积聚并发射火系灵气,不是么?”

    黄昶淡然道,要说对各种咒法道术的了解熟悉程度,在这一批蓝衣弟子中无人能与他相比要知道他的理解能力和逻辑演算乃是由前世里高等数学,电脑程序这类课程训练出来的,比仙师不敢说,比绝大多数凡人肯定要强。另一方面背后又有法元期师长经常可以当面请教,故此许多即使他目前还不能施展的仙术道法,在原理和变化方面掌握的却也非常透彻,甚至比那些能够亲身施展的师兄弟们还要强些……

    而这也是一众同门经常来找他切磋讨教的原因之一:在黄昶这里他们总能得到些不错的建议。

    金荣此时果然陷入到沉思中,双手比划着模拟攻防动作,同时口中喃喃自语:

    “……改用刀盾技后,戊土防护咒法可以加在盾牌上,这样就不会影响身体动作……不错,但是火焰珠要如何聚集呢?”

    见金荣开始进入到一种颇为玄妙的静思推演状态中,黄昶也不打扰他,只回头看了看那些师兄弟们:

    “那么,下一个,谁想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