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三 师兄弟们(下)
    黄昶以前虽然也在这个群体中,但大家对他的感觉总有点怪怪的在一群普遍达到五重天,甚至六重天境界的年轻骄傲修士中,炼气四层境界本应该没什么发言权的,但黄昶却偏偏是他们这个小团体的头儿。而且众师兄弟们还都不得不服气他西昆仑素以实力决定辈份,这个实力可不是看名义上的境界高低,而是要靠比武场上实打实的较量胜负来判定。

    西昆仑的前辈们在教导弟子时经常会警告他们:修仙者之间的战斗千变万化,境界高并不等于一定能赢,阴沟里翻船,被修为不如自己的干掉这种事情在修仙界比比皆是。黄昶的师兄弟们毫无疑问是对这一点体会最深的他们面前就有个活例啊!

    想当初黄昶还没练出法力时就经常干翻那时候已经达到炼气一层的师兄弟们。后来他跟着长青子出去云游一年,回来时进入到炼气一层,而同门师兄弟大都炼气二层了,大家很自然的又要跟这位“前黄师兄”再比斗一下,以重新厘清师兄弟关系。有些人成功了,但大部分人只是在用自身的鼻青脸肿再次证明了“修士低阶时武功还是很管用的”这条真理。

    之后黄昶在二层时也常常干翻炼气三层的,唯一让他感觉比较麻烦的一个时间段,就是在炼气三层阶段时,对付那些已经升入到四层以上,进入中期境界的弟子,跨越一个大阶位的修士确实很不好对付了。

    不过这段时期并不很长,黄昶的修炼速度其实并不慢,等到他也跨过炼气前期关口,进入到中期四重天境界之后,在座的这些师兄弟们,除了慕容英依仗拥有本命灵剑的优势还能稳胜他之外,就连境界同样高出他许多的吴大牛以及另外几位剑修弟子也不敢说每次都能赢,其余人等对上黄昶则更是负多而胜少。差不多又回到先前青衣弟子时期的状况了虽然不是全部,但大部分都得喊他“师兄”。

    如今黄昶同样踏入到五重天境界,拉平了与一众师兄弟们在境界上的差距,这反而让大伙儿心里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大多数情况下,比斗中多半还是境界高的胜率高,被人越级打败那叫意外。虽说这位“黄师兄”从来不遵守这条规矩,堪称是把“境界并不决定胜负”这句话给发挥到了极致的男人,可对于那些同样心高气傲的师兄弟们而言,老是输给境界低于自己的人,那脸上可也不好看不是。

    一想到这一点,大家在向黄昶敬酒时心里头难免都带了几分庆幸以后再输给这位“黄师兄”可就不算冤枉了。当然还是有不服气的,比如金荣在端着酒杯子过来时就直截了当提出了要求:

    “师兄,待会儿可否和小弟我再切磋一次?”

    黄昶看了看他,先与他碰一下杯子,将杯中灵酒一饮而尽,方才笑道:

    “你本来就赢得少,如今我的境界提上来,可就更没有什么胜算了。”

    金荣和黄昶的关系早就修复了,不过因为金荣性格好强,依然隔三岔五的找黄昶比斗,倒也不是没赢过。但他仍然遵守了当初的诺言,一直都喊黄昶师兄,而且态度也始终比较恭敬。

    当然这其中有个重要原因,便是黄昶大部分时候都能压他一头。尽管金荣很早就进入到了炼气五层修为,但他在与黄昶切磋胜率最高时也只在四成左右。而如今随着黄昶修为境界与他拉平,金荣再想要取胜就更困难了。

    不过金荣对此倒并不介意:

    “输给黄师兄又不丢脸,我只是想亲身领略一下,看看师兄在修为提升后实战能力提升到了哪一步。”

    “好,回头咱们就去演武场。”

    黄昶也不推辞,本来他也需要通过几场比斗来进一步了解自己的提升有多大,又能在实战中发挥出多少,于是便痛快答应下来。这还不算,他还直接朝慕容英那边看去:

    “慕容,这回我可要再找你较量较量了。”

    慕容英淡淡一笑,举杯示意:

    “随时奉陪。”

    自从慕容英从岐山返回后,黄昶就一次也没能胜过他。想要扳回面子也是理所当然,慕容英对此早有准备。所以这回才专程过来以王丰的面子原本可请不动他。

    他们几个这么一交流,旁边众人也不淡定了:

    “黄师兄看来是信心十足啊,咱们师兄弟少不得也要讨教一番了。”

    “是啊是啊,就算知道多半打不过,见识见识也是好的。”

    “黄师兄每次较量都能让我们感到意外,不知道这回又有什么奇妙招数出来?”

    面对大伙儿的“热情”,刚灌了几大杯灵酒下去的黄昶一时热血上头,大手一挥:

    “都去都去,正好也想跟兄弟们好好练练!”

    众人尽皆大笑,于是纷纷举杯相祝,气势轰然。

    此后大伙儿又互相谈谈说说,主要是交流些最近正在做或是刚刚完成的宗门任务,以及日常修炼中遇到的麻烦之类。黄昶虽然才闭关了十多天,但原本与这些师兄弟碰面的次数也不多,有的甚至半年多没见面了,这次王丰借为他庆祝的名义能聚起这么多人来,也挺不容易的。

    …………

    大伙儿都是年轻人,行动起来自是风风火火。酒足饭饱后,便兴冲冲朝宗门武场那边走去。

    比武场那边正有几位青衣师弟在作练习,这里地势宽阔器械充足,只要不开启防护法阵也不收费,正是日常练习武功道法的好地方,青衣弟子多半都爱聚集在这里。此时看见有蓝衣师兄过来了,赶紧让开场地,同时纷纷去找个好位子便于观看这也是他们爱在这里练功的原因之一:在这里经常能观摩到前辈师兄们的切磋较量,从中吸取到高阶修士的实战经验,若是能再得到几句指点,那就更好了。

    黄昶这边既然夸下海口,也不扭捏作态,稍稍准备了一下,便拎起一根铁木棒上了武场。那一头金荣已经严阵以待,仍然是手持一柄铁木刀,一切似乎都和当年没什么两样。

    唯独对阵的两人,实力都已经今非昔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