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十 三块灵石
    十三块灵石

    这句话一出,那毛老太婆当真是要被逼疯了,只见她象一只炸了毛的老猫一样弓起背,头发根根竖起,嘶哑着嗓子叫喊道:

    “小子,你是一定拼个你死我活么?须知杀人不过头点地!”

    这一瞬间,毛秀珠身为炼气后期高阶修士的威严完全散发出来,就连旁边她自己灵宠黑猫都受不了,哀叫着躲到了一边去,但黄昶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抱起双臂:

    “我也觉得很不能理解啊,前辈明明是你先无故挑衅,是你的灵宠将我打伤然后,费尽心机想要阻止我前往执法堂禀报的也是你,甚至不惜为此拿出全部积蓄,以及这么贵重的一粒灵丹来平息事态可你就从来没感到一点点愧疚么?”

    “什么?”

    刚刚还作出剑拔弩张态势的毛老太婆一下子愣住,而黄昶则正色道:

    “我们并不是敌人啊,我们同为西昆仑弟子,我是你的后辈,但也是你的同门。你做错了事情,向着自己的同门后辈说一声对不起,道个歉,有那么难么?”

    毛秀珠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但黄昶却也用理所当然的目光坦然回望着对方。过好一阵子,毛秀珠方才犹豫着嗫嚅道:

    “这个……我很抱歉,对不起……”

    黄昶点点头:

    “很好,那么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赔偿还是要的。”

    他大模大样从毛秀珠身旁走过,回到对方刚才扔出的那一堆灵石前头,从地上捡起一块灵石:

    “这是用于购买小回春符疗伤的,应该由你赔。”

    尽管黄昶自己就身负乙木灵气,滋养恢复的能力天生比其他类型修士都要强悍,此时胸前那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他依然毫不客气的拿了一块灵石冲作医药费,随后却又拿起一块:

    “这是赔偿我的衣服和鞋子,还有腰带。”

    天晓得那几件普通衣物有多贵,但此刻毛老太婆当然不会有任何意见。而黄昶想了想,再次拿起了第三块灵石:

    “今天你耽误了我很多时间,还给我带来很大的惊吓这是精神损失!”

    在对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中,黄昶将这三块灵石塞进口袋里,朝毛老太婆点点头:

    “就这样,告辞。”

    说着便掉头走开,却还是往主峰的方向行去。那毛秀珠又伸了伸手,终究没敢拦,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样就够了么?”

    黄昶回过头,沉静的看了她片刻,最终点点头:

    “这里是西昆仑山,我们是同门弟子所以,够了。”

    正当毛秀珠感觉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忽然却听黄昶又冒出一句话来:

    “前辈的这只灵宠,几十年来抓伤了无数本派弟子,我真的很奇怪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去宗门长辈那里抱怨一声要知道就算是在凡间村镇中,经常乱咬人的狗可也绝对活不长。”

    如果是在先前,区区一个炼气中期的蓝衣弟子胆敢对毛老太婆这样说话,肯定早被抓了个满脸花,但此时毛秀珠却只能老老实实听着,甚至不能出言反驳就冲那颗太元丹的面子,她也只好忍受。

    而黄昶也没自大到以为可以教训一位后期前辈的地步,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啰嗦,趁着小清风符还有一些法力留存,再一次的高高跃起在空中,向着主峰方向滑行而去。

    那毛老太婆毛秀珠则看着黄昶消失的背影,又在原地呆立了许久,之后方才收拾起散落地上的灵石,药瓶,以及储物袋等东西,召唤着耷拉脑袋的黑猫,慢吞吞的返回了百秀峰。

    …………

    连跳带跑地绕过了一座山头,确认已经脱离老太婆的视线,黄昶立即找个隐蔽地方盘膝坐下,运起木行功法,手指上闪烁着绿莹莹光芒,向自己胸前伤口抹去……

    别看他刚才在那老太婆面前作出一副牛气冲天的高大上架势,实际上黄昶对自己的小命可一向看重得很。虽然胸前伤势确实不太重,经过那么长时间都已经开始自行愈合。但黄昶还是小心翼翼运起乙木功法,打算将伤势彻底治愈以后方才继续行动这受伤的位置委实太凶险,他可不想再碰上什么紧急情况,若是旧伤未愈再逢新伤,那可就要了老命了。这西昆仑山上本应该是很安全的,但既然能遇到一个变态的老太婆……黄昶决定以后还是尽量带件武器出门。

    正在闷头疗伤时,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略带着几分笑意的熟悉声音:

    “你为何不要那颗太元丹?”

    黄昶愕然抬起头,转身看去:

    “师父!”

    西昆仑掌教长青子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身后,正站在一块大石上,双臂负于身后含笑看着他。

    “您怎么知道……”

    见黄昶颇为意外的样子,长青子轻轻笑了笑:

    “我自己的亲传弟子,居然在这西昆仑本山之上遭遇到性命之危,若是我连这都觉察不到,还做什么昆仑掌教……话说回来,那太元丹可真是好东西,连我手中都没有的。今日错过,以后也许再也碰不到了。”

    见长青子依然关注这个问题,黄昶也很诚实的两手一摊:

    “好东西谁不想要,可得到之后又怎样呢?这可是那老太婆的命根子,我拿了又不能马上服用掉,那以后在这山上恐怕真得连睡觉都要睁一只眼睛了。”

    这个回答显然让长青子很满意,他抬手捋了捋胡须,却又笑道:

    “那为何却又轻轻放过呢?告到宗门去,好歹能让她受一番惩戒的。”

    黄昶再度苦笑了一下:

    “我自己打不过她,所依仗者,无非宗门戒律而已。而今日之事,就算闹上宗门执法堂,最多杀掉她那只黑猫,她本人撑死了挨一顿鞭子,却依然可以留在山上,并从此与我结下深仇那我晚上还是睡不着觉。艺不如人,无可奈何啊。”

    长青子哈哈大笑,点头道:

    “不错祸之福所倚,福之祸所寄,多少人作出蠢事,就是因为没多想想‘以后会怎样’。阿昶你能够不被强敌吓倒,又不被眼前利益迷惑,也不逞一时之气,在这件事情上处理得很好。我原先还担心你应付不了,把持不住的,现在看来倒是多虑了。”

    陆双鹤说

    新书上架,采取激励措施,每100票月票加一更!收藏,推荐,订阅提升都有加更!求订阅!求月票!

    :/39/39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