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九 太元丹
    黄昶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听凭那袋子落到自己面前。而他的目光也再次变得冷静,看了那袋子一眼,摇摇头:

    “没兴趣。”

    说着又一次纵身窜起,径向主峰跑去。那毛老太婆大惊,连忙跟着跳起,再度拦在他面前:

    “你到底要怎么样?老身几十年的积蓄只有这么多了!再要多也没有!”

    黄昶淡淡一笑:

    “不怎么样,晚辈身为西昆仑正规入室弟子,在自家宗门之中居然会被一只妖兽突袭打伤,差点要了性命去。为广大师兄弟的安全考虑,请求门派除去这只祸害,不是很合理么?”

    那毛老太婆闻言登时大怒,尖叫一声“小子你找死!”,伸手便向黄昶脸上抓去。阳光下只见她的五指箕张,宛如钢爪铁钩,指甲上隐隐有蓝光闪过,这若是被抓上一下,绝对比那黑猫还狠。

    然而黄昶却不躲不闪,只带着一丝冷笑站在原地,双手摆了个防御姿势,竟是要硬挨她一下的架势以他刚刚炼气五层的实力,这一下子就算能挡住也必然身受重伤,这回不可能再装模作样了,必然是真正的重伤,垂死都有可能。

    但毛老太婆毛秀珠毕竟是下山混过江湖的,脑筋反应不算慢,在快要打到对方时忽然领悟过来,连忙硬生生止住势头,为此力量反冲,咔嚓一声连手腕都脱了臼,但她却根本无暇顾及,只目瞪口呆看着黄昶:

    “你竟想连我一起杀掉?小子你好狠!”

    刚才毛老太婆强行中止攻击时破绽大露,如果黄昶反击必然可以取得成效,但他却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此刻见对方识破自己的意图,当即轻蔑一笑:

    “……只要你敢动手!”

    论武艺论法力黄昶都及不上对方,但比起策略和决断能力,以及对宗门规则的利用上,那毛老太婆可就比他差得远了。刚才这一下老太婆若打中他,确实可以让黄昶身受重伤但也只是受重伤而已了。接下来黄昶必然捏碎玉牌开启防护罩,同时向整个宗门求救。之后就算她毛秀珠想要杀人灭口都做不到。而这一回,门规第五条第三款,关于残杀同门的惩罚可就真能套用得上了!

    毛老太婆毛秀珠越想越是惊惶,眼前这小子明明才二十岁不到啊,实力修为也比她差了一大截,可偏偏自己在他面前竟是彻底被压制,连一丝一毫挣扎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而黄昶则压根儿没跟她耗时间的兴趣,见老太婆收了招式,当即又要往主峰方向跑去。那毛老太婆毛秀珠见状几乎要发疯她若出手阻拦吧,对面这小子根本不怕被她打伤,伤得越重,自己越倒霉。可如果不阻拦,人家往执法堂里一站,其它不论,自己的爱宠肯定就保不住了。

    如此两难之下,眼见黄昶又一次高高跃起,向着主峰方向滑翔过去,毛秀珠狠狠一咬牙,不顾一切叫出声来:

    “等一等!我……我还有一件东西!”

    见对方完全没有要停步的意思,毛秀珠连忙又叫道:

    “我这里还有一颗太元丹!”

    “咦?”

    听到“太元丹”这个名词,黄昶终于停下脚步并转过身来,眼中颇有惊奇之色太元丹在神州大陆的修仙界中可是享有鼎鼎大名。这是一种专供炼气期修士服用的丹药,但其价值却远比绝大多数法元仙丹都要贵重因为它是在炼气冲击法元境界时极重要的辅助丹药。关键时刻服下一粒太元丹,可以大大增加炼气修士突破天劫进入到法元期的机会。

    黄昶前世里所看那些仙侠小说中,被吹得神乎其神的“筑基丹”,差不多就相当于太元丹在这边修仙界的地位。

    “你真有?”

    黄昶疑惑问道,这太元丹在修仙界中可向来是一丹难求,引得无数修士为之疯狂不已。据说凡世间许多后期或者大圆满的炼气修士,冲到蛮荒烟瘴之地,拼着性命打生打死,就是为了弄到一些相关的炼丹材料,好去求大宗门或者是认识的炼丹高手为他们配置这太元丹。而就算是西昆仑的真传弟子,往往直到快要过天劫之前也未必能弄到一粒。

    眼前这老太婆不过区区一个执役弟子,怎么可能拥有如此灵丹?

    那毛秀珠虽然喊出这一嗓子,却又挣扎犹豫了半天。只见她的嘴角抽搐半晌,手指哆嗦了半天却没动作,直到最后目光落在那只可怜巴巴跟在身旁的黑猫小玉身上,方才下定了决心,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盒丢给黄昶。可在玉盒离手的一刹那,又忍不住泪流满面:

    “给你,这原是我一辈子的指望了!现在给你,只要你肯放过小玉!”

    黄昶以衣袖接过玉盒,但却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放在地上,用一根树枝隔了一段距离将那盒盖挑开,毛秀珠见他如此谨慎,禁不住哼了一声,但也不敢再说什么。

    盒子里并没有什么古怪,就是用丝绒衬垫摆放着一粒圆圆的丹丸,只有鸡蛋黄那么大,色泽黝黑,但却有一丝丝金黄色光芒在其表面游走不定。隐隐散发出一丝丝淡金色的仙灵之气,虽然距离颇远,却仍能沁人心脾。

    “果然是好东西啊……”

    如此异象让黄昶忘了提防,小心翼翼将其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观看半晌,还时不时放到鼻子旁嗅上一嗅,果然感到通体舒泰,不愧是仙家灵丹。

    而那颗丹药原来的主人,毛老太婆毛秀珠看到黄昶如此肆无忌惮的把玩着这粒丹药,只气得面色忽红忽青,几次三番的想要举起手来,但终于颓然放弃。最后却又忍不住道:

    “不是假的,看过了就赶紧收起来,露在外面会走了丹气。”

    黄昶笑笑,将这枚太元丹收回到玉盒中,然后他又将其抛回给了毛老太婆。

    “你……”

    毛秀珠脸都白了,但手脚却情不自禁的动作起来,先赶紧接过玉盒,小心翼翼将其收起,然后才问道:

    “你什么意思?”

    黄昶却只是耸了耸肩,轻描淡写道:

    “我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