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 老太婆(下)
    毛老太婆大为焦急,却又不敢再阻拦对方,只得同样施展法术跟着一起跑。便跑边说道:

    “你不过是小小受了点皮外伤,又没什么大碍,最多老身赔付你一些灵石就是,足够你买许多回春符疗伤了。”

    黄昶依然不理她,就只顾闷头向前,那毛老太婆心头大怒,要知道以她炼气后期接近大圆满的境界,在百秀峰上也一向是颐指气使惯了的。今日却被个无论实力还是年龄都远逊于自己的蓝衣弟子占到上风,心头早就愤懑之极,可却又偏偏拿眼前这小子没办法。心急之下,又是伸手一拦:

    “站住!”

    黄昶却不理不睬,仍然直冲向前,同时一直紧紧捏着玉牌的那只手用力便要握下去,毛老太婆连忙再度跳开去,同时大喊一声:“别!”

    但黄昶并没有捏碎玉牌,而是如风一般从她身旁掠过,似乎还偏过头看了她一眼,眼中却满是轻蔑。这动作只把那老太婆气得要发疯,却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后面大喊:

    “你小子在百秀峰下淫荡邪笑,婆婆我不过想要驱逐你。一时没能控制好灵宠,下手重了些就算进了执法堂也不过只是个失手的罪名,你小子别得理不让人!”

    黄昶脚下丝毫不停留,依然飞速朝主峰跑去,但身后却留下了他的朗朗回应声:

    “这些话,前辈留着去和执法堂的师长们辩驳吧。反正晚辈我从没听说过本派有百秀峰下不得停留的条款,倒是知道门规第三条第七款:‘凡我昆仑弟子,无故伤人者,当领鞭刑,其刑伤不得轻于被伤之人’以及第五条第六款:‘昆仑弟子凡有无故对同门出手,殴伤同门者,视其情节轻重处以鞭笞,禁闭,苦役诸刑,最高可废去功力,逐出宗门。’当然还有第五条第三款:‘凡我昆仑弟子,严禁自相残杀。凡有伤害同门性命之举动,经确认后即列为宗门死敌,诸弟子见之格杀勿论!’前辈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向执法堂解释你刚才的行为吧!”

    这一条条门规背出来,只听得那老太婆心惊肉跳,心说这小子居然把那么厚的一整本门规都给背下来了么?而黄昶还没背完,随后却忽然又冒出来一条:

    “另外,还有门派之内关于日常秩序的管理典章,其中第十八条第九款:‘诸妖兽鬼仆,凡携带上山者,本主需得小心看管,严实关押。倘有逃逸失控,伤及本山人员者,即行扑杀!’”

    这一番话说出来,顿时让那老太婆最后一丝侥幸心理都没了这小子对门规比她还熟悉,根本哄骗不住!不要说门规了,他甚至连没什么人会去注意的宗门管理典章都知道!

    更不用说在听到这最后一条时,毛老太婆心头忽忽一跳,竟然感到一阵眩晕。

    …………

    黄昶背出那一大堆门规来吓唬她,毛老太婆先前其实并不是很在乎的。因为执法堂虽然严格,却也不会故意栽赃陷害。就算这次是两个西昆仑弟子相争,执法堂最多不偏不倚。自己确实心存恶念,出手伤人了,挨上一顿鞭子怕是免不了。但要说套到什么杀害同门的条款上,肯定是不可能自己原本也没想着要杀掉对方,这一点执法堂肯定不会胡乱判定的。甚至于废除全身功力驱逐下山也不太现实,毕竟这只是一次小冲突,宗门不会为这点小事自废一名炼气后期。

    可现在黄昶搬出宗门对山上妖兽的管理典章,却顿时让毛老太婆紧张起来在这仙山之上,灰衣弟子和蓝衣弟子地位相当,执法堂不会刻意偏袒谁。可如果这小子一口咬定是被猫妖伤到的话,哪怕仅仅是为了给他出口气,执法堂也很有可能处死猫妖区区一个妖兽灵宠的地位,肯定不能与正规入门弟子相比。无论自己再怎么说他是故意受伤,他胸前那几条大血口子可不是假的,猫妖确实差点杀死他,而这一点就足以让执法堂下决心把猫妖当作安全隐患除去了。

    可以说,只要这事情闹上执法堂,无论结果如何,黑猫小玉必定是活不了的。一想明白这些,毛老太婆顿时惊恐不已,而那只黑猫却是与她心灵相通的,瞬间便感受到了主人的极端恐惧,只吓得“喵呜”一声,连忙缩到老太婆身后去了。

    “不!你不能这么做!”

    黑猫小玉是老太婆的命根子,不但陪伴了她大半辈子,更是她在心理受到创伤之后唯一能够接受的伙伴了。此时一想到有可能失去它,老太婆不顾一切的身影连闪,挡在了黄昶面前这老家伙养了几十年猫,行动起来也跟猫差不多,速度极快,犹如鬼魅一般。

    这一回黄昶并没有捏碎玉牌的动作,虽然仍是将它紧紧握在手中,但总算停下脚步,冷冷注视着对方。而毛老太婆喘息了一阵,胸口剧烈起伏,显然是极力平抑着自己的情绪,过了好一阵子方才开口道:

    “老身可以赔付给你一千枚灵石……再加上两瓶补气培源的丹药,直到炼气后期都能用的,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黄昶带着一丝讥讽看着她,不说话也不动作,那老太婆倒也灵敏,见状立即从怀中取出一个乾坤储物袋,哗啦啦倒了一堆东西出来。

    “这里有三百来个灵石,还有一瓶丹药,剩下的待我回到百秀峰后给你送来我毛秀珠以心魔发誓,决不食言!”

    黄昶颇为眼馋的看了那个储物袋一眼他一直想要这么个空间法器方便装东西,但这玩意儿实在不好弄,自己留意了好几年都没搞到。如果自己也有这么个袋子的话,今天好歹能带件武器在身上,何至于弄得如此狼狈。

    那老太婆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稍一犹豫,将储物袋整个扔了过来:

    “好吧,连这袋子一起给你,这总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