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五 百秀峰(下)
    没错,这里算是西昆仑山的“女生宿舍”,只有女修士们才能居住在上面。尤其是处在蓝衣阶段的这一批女弟子,都是被强制要求住在百秀峰上的。因为这一时期的女弟子正好处于十五六到二十来岁左右,正是情窦初开,最容易感吁伤怀的时候。

    而所谓“修仙无丑女”,哪怕是原本身材普通,相貌一般的女孩,在修炼了合适的仙家法诀之后,也很容易把自身形貌慢慢调整的娇媚动人。在此情况下,如果再像先前青衣弟子时期那样随便和男孩子们混居在一起,朝夕相处耳鬓厮磨,难免会闹出许多花前月下的旖旎事情来。

    如果能一直保持着那份初恋的甜蜜感觉倒也不错,可男女之间的事情岂会这么简单。今儿好了明儿恼了后天再闹个移情别恋什么……修仙者之间的情情爱爱折腾起来与普通凡人也相差无几。而这种情绪在修炼上却是大忌,什么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此类负面情绪一旦出现在修士身上,很容易便会转化为心魔怨念,从此纠缠一生。

    故此西昆仑对于这一时期的男女弟子执行了分离政策,把女弟子都集中到这百秀峰上。还处在学艺期间的修仙者通常都很宅的,除了偶尔去听一次师长讲道,学习一些新的仙术法诀之外,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窝在自己的院落中刻苦修炼。住的地方不靠在一起,要想碰面也就不太容易了。

    当然西昆仑其实并不禁止门下弟子谈婚论嫁,如果真是两情相悦,愿意天长地久结为夫妇道侣的,门派也不会阻拦。如此安排只是避免产生些不必要的感情纠葛罢了,而且主要还是靠各人自己心里把持住。反正事先已经向他们反复警告过心魔的可怕,如果还是控制不了情绪陷进去,那只能说心性不稳,不适合走这条修仙路。

    女修数量向来不多,黄昶他们这一届将近百人的规模算是很大了,其中女弟子也不过区区二十来人。但百秀峰上住的人可远不止这些除了蓝衣弟子是强制要求之外,灰衣的执役女弟子看各人自愿,但大部分也都爱住在这里。至于拜了师父的白衣真传弟子,则大部分是跟随在其师长身边了。法元修士各有属于自己的洞府甚至山峰,自会安排亲传弟子,不必再由门派操心。

    百秀峰这边之所以花儿特别多,却是因为西昆仑有一门独特功法,唤作“百花易颜诀”。这门功法修炼起来非常麻烦,必须要在盛开的花丛中行功运气,而且每天还要挑选出相应的花瓣往脸上身上敷抹以及浸泡药澡。一天两天如此也就罢了,天天这样折腾,绝对是极其费时费力的麻烦事。

    而这门功法虽然也是炼气法诀,对于提高修炼者法力的效率却并不高,比不上大部分五行功法,也没什么临敌对战的能力。但它却有一项天下间所有修仙法诀中独一无二的功能养颜美容!长时间修炼这门功法,当真可以让人的容颜渐渐变得像所选花儿一样娇媚动人,功力深厚以后连身材肌肤亦可以调整,真正做到“人比花娇”的!

    可以想象,不论天赋如何,进度快慢,这门功法在西昆仑的女弟子们中间肯定是人人必练。而修炼这门功法需要大量的花木作为辅助,故此百秀峰上终年百花盛开,一年四季从不间断。

    这是古代昆仑山流传下的奇妙功法,在修仙界,尤其是天下女修中间非常有名。无数人对此趋之若鹜,不过也有持完全相反态度的岐山剑派同样作为古昆仑山遗脉,也拥有这门功法的完整修炼法诀。但他们并不传授给弟子,因为不想门下女弟子们为此浪费时间和精力修仙者时间宝贵,把精力都用在了脸蛋和身材上,修炼起来自然就慢了。

    于是西昆仑的女弟子相较于她们的师兄弟,境界上往往要偏低一些。当然这也不绝对比如陈想容陈师姐,她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当初虽然也曾随大流练过一段时间“百花易颜诀”,却并没有花费太多精力在那上头。如今虽然在容貌上不是最顶尖,炼气九层的修为却在西昆仑所有炼气阶段弟子中都属于前列,在女修中更是数一数二的了。

    而岐山派不爱搞这些花花草草的,他们的女弟子和男弟子在各方面都颇为类似实力类似,外形也类似!岐山弟子练武练的很多,身材固然是练得英武矫健,可女人也往往练得没胸没屁股就剩一身腱子肉了。历来两派女弟子若相遇时,岐山女修常常被嘲笑为是“男人婆”,哪怕她们的境界战力普遍比昆仑女修要高出一截,却多半是会被百媚千娇的后者们用怜悯眼光看待的。

    当然这种嘲笑只能偷偷的,否则真要打起来肯定是昆仑女修吃亏。不过这种事情倒也不绝对,毕竟昆仑的底蕴厚实,并不缺乏象陈想容陈师姐这种不爱红妆爱武妆的高阶女修。而且修仙界又是个很容易出现奇迹的地方,在女修中也偶尔会出现一些美貌与智慧并存,一方面既能把自身容貌打理的漂漂亮亮宛如女神,另一方面却也不耽误正常修炼,顺顺当当踏入后期甚至直入法元仙境的天才。这种人不多,但只要出现一个,则必然成为所有女修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尤其是对于那些一直被灌输着“西昆仑那帮丫头只重视外貌皮囊,实力根本不值一提”的岐山女修而言,绝对是重大打击。

    当然岐山也会出天才,可这种天才本就不是经常出现的。岐山女修出天才的时候把昆仑女修打败,人家只说是理所当然。而且一个男人婆打败一个女神,后者说不定还更受同情一点。但如果情况反过来,那就绝对属于要大书特书的消息了美女总是更容易受到关注么。

    每逢这种时候,岐山女修作为对照组和布景板的感觉就会特别强烈,于是她们是否还愿意接受岐山剑派那种“一心修炼,不要考虑太多”的观念就很难说了反正每次挑选前往西昆仑学习仙门六艺的“留学”名额时,岐山那边的女弟子们总是非常踊跃,而且到了这边后对于仙门六艺的关注程度也远不如对百花功法更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