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二二 教诲(下)(订阅增长加更)
    于是,在走出去了一段路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师父,咱们就这么走了么?”

    长青子回头看看他,笑道:

    “怎么?你还有什么想法?”

    “那些山贼,就这么放过他们了?”

    黄昶不解道,长青子则挑了挑眉毛:

    “不放过还能如何?他们只是些凡人,总不能胡乱打杀掉。”

    “可他们是山贼,让这些人活着反而会影响到其他人的生存。”

    长青子听到这里时微微一笑:

    “你觉得我出手过轻?”

    黄昶犹豫了一下,依然坚持道:

    “师父慈悲为怀,弟子可以理解。但是放过这些恶人,岂不是给了他们将来再去伤害其他无辜者的机会?”

    长青子看了黄昶几眼,忽然笑道:

    “阿昶你的思想倒是颇类于法家……可这些人毕竟一样是爹生娘养出来的。今天是山贼,明天便可能成了农夫。而他们的家里也许还有老人孩子要奉养……得饶人时且饶人吧。”

    “但是弟子觉得更大的可能性,是这些人养好了伤,再去杀戮抢劫其他的无辜者,造下更多杀孽。”

    黄昶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长青子沉吟了片刻,低声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可是阿昶,你觉得这应该由我们来判断么?”

    “……?”

    黄昶未能理解长青子的意思,但后者随即又道:

    “其实对于这种事情该如何处理,很大程度上也是要看各人性格。并没有明显的对错之分阿昶你将来若是独自行走江湖的时候,遇到此类事件,就算把他们全杀光了,宗门的执法堂也决不会因此找你麻烦。但是身为修仙之士,外人的评价可以不管,自己心中却必须要有所判断,否则便很容易在心灵上出现破绽,进而滋生出心魔。”

    说到这里时,长青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正容看着黄昶:

    “换了别人,说这些未免过于深奥了,但阿昶你却不同……所以咱们不妨仔细论一论:我们为什么要出手对付那些山贼是为了阻止在我们面前发生的抢劫。我们做到了吗?做到了。那么,接下来,阿昶你觉得应该更进一步的惩罚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预防他们下一次再去抢劫别人。可是,阿昶,你觉得你有权力作出这种预判吗?又是什么让你觉得自己理应拥有这份权力呢?”

    黄昶一时愕然,而长青子则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恰恰是许多年轻修士初入江湖时最容易碰到的问题啊你们拥有非凡实力,在那些凡人面前可以说是操有生杀予夺之权,他们的生死只在你们一念之间。你们觉得杀掉这些恶人乃是符合天道的或者按你习惯的说法,那叫正义,于是便这么做了。可是,阿昶,你真的能确认这是正义,还仅仅只是因为高人一等的力量吗?”

    面对长青子这似是而非的一番话,纵使黄昶拥有两世见识,却也不禁迷惑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纵使拥有正义也无法去实施吧?他想了又想,最终却只能拱手:

    “弟子不明白,还请师父指教。”

    于是长青子继续说道:

    “正义固然需要力量来保障实施,可只要有了力量,无论你有没有正义,都可以实现你的意志。但你能不能判断自己的意志就一定属于正义呢?不能,就算是我也做不到。”

    黄昶有些惊异的抬起头,而长青子则又道:

    “所以我就只能尽量谨慎的使用力量,避免去做那些可能会犯错误的行为今日他们正在抢劫,于是我出手阻止他们,这是肯定不会错的。但他们以后是否还会去做山贼这个行当呢?我却不能判断了。”

    “所以我只切断了那些人的手上筋络,让他们的那只手再也用不上大力气,今后再想要打家劫舍便很难了,但只要肯劳作,终究还能养家糊口。这样既不算宽纵,也不至于过份严苛,就不容易引发后悔,惋惜等情绪,形成心魔破绽。”

    黄昶毕竟是个聪明人,听长青子说到这里,已经能够理解师父想要表达的意思:

    “您是说……做事情要适可而止?”

    “不错,拥有力量,并且学会谨慎的使用它。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手,做到哪一步时又该适可而止,这才是一位优秀修士该有的品质。总而言之,阿昶,就是一句话:人死不能复生,所以在作出那些无法挽回的决断之前,最好谨慎一些。”

    长青子轻笑道,而黄昶在想通以后也心诚悦服的低下头去:

    “弟子多谢师尊教导。”

    …………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长青子带着黄昶在神州大地上到处转悠,见识到了许多奇观异景。

    他们曾去北地之极看过那里亘古不化的玄冰奇城。当地所有房屋都是巨冰砌成,浇水即可固定,永远不会融化。白天时晶莹剔透,夜晚则灯火通明,华丽璀璨美轮美奂宛如天宫。

    他们也曾深入到南蛮巫境,远远观察过上古巫族后裔。那些都是身高数丈甚至数十丈的巨人,形貌丑陋古怪,生性嗜血残暴,但却个个力大无穷,更有天赋神通上古巫族曾是人类最强悍的敌手,数十万年前与修仙者支持的人族大战,昆仑天柱便是崩塌在那场与巫族的战争中。

    时至今日,绝大多数巫人族群都已消亡在历史长河之中,只在南蛮荒巫之境,极深之处尚有少量遗存。但即使如此大陆诸多仙门依然不敢对其有丝毫放松,时刻监视着那片南蛮荒域,以防巫人们卷土重来。

    长青子见黄昶喜欢历史,又专程带他去凭吊了当年殷商被灭国时的最后一场大战牧野之战的古战场。时隔千载,在这片战场之上,仍然不时可见有铜戈锈矛露出地面,到了夜间更可看到磷火飘飞,听到幽魂哭泣,直至离开战场许久,耳旁仍然隐隐鸣响着战鼓金戈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