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二零 教诲(上)
    在从帝王谷盘庚陵出来后,长青子的行程便愈发随意自在,真正没什么具体目标了。他甚至将那只金雕放归岐山,若有需要就腾云驾雾,一路东游西逛,带着黄昶四处领略这神州大地上的种种神妙奇异之处。

    长青子并不是一味的带黄昶往深山老林子里头钻,于市井人间去的也很多。两人分别扮作游方道人和小道童,打着“驱鬼辟邪”的旗号在大街小巷间乱窜,倒也经常能碰到不少生意上门在这个仙侠世界中,并不是只有修仙之人才会遇到妖魔鬼怪,千千万万普通凡人撞上此类灵异事件的几率更大。

    当然,凡是在能够形成市镇乡村的人类聚居区,那些实力强大,拥有巨大杀伤能力的妖鬼魔怪之类多半是早就被清剿或驱赶走了,但各种小精怪以及人为制造出来的邪物鬼祟还是常常会出现。故此修士在行走人间时,很大一部份责任便是要帮助世人解决这些问题当然这是指白道或正派人士的做法,黑道邪派之类往往是制造麻烦的。

    黄昶与长青子师徒也遇到了许多此类事件,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很多时候甚至不用他们出手比如有一回,他们在一处村庄里被人请去驱邪,目标乃是一位被狐狸精上了身,迷了心窍的农妇。当时闹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其本人以一种正常人绝不可能有的敏捷在屋顶房梁间上窜下跳不算,还一会儿要吃枣泥糕,一会儿又要喝桂花酒,脸上手上又都长出了红色的狐狸毛,着实让人看的心惊肉跳。

    结果长青子来看了之后却只是哈哈一笑,让黄昶去附近猎户家里借了几条大狗过来。让狗狗冲着院子里汪汪一叫,只见一条红影闪过,那农妇立马口吐白沫昏迷不醒,醒来后就恢复正常了。

    后来他们又遇到一户人家闹鬼,什么子夜歌声三更阴笑之类灵异事件接二连三,把那户人家折腾的死去活来。黄昶仗着开了阴阳眼自告奋勇半夜里去查看一番,还真给他看见一条白呼呼影子在那儿飘来荡去的,确实是有阴鬼作祟。但长青子来看了以后也没打也没杀,只是让那家主人扒掉了家里新砌的一堵墙,之后就再也没事了长青子对此的解释是那户人家砌墙时贪便宜,去荒郊野外捡了陈年的老墓砖来用,结果其中一块偏偏乃是寄魂之物,也就是有阴魂栖身其中的,于是便把这位“朋友”给带家里来了,恭送回去就好。

    当然这些是属于简单轻松便能解决的,有些时候还是不得不动动手例如有一次他们撞上了某个养小鬼的邪修,用五鬼搬运之术窃取财物不算,还兼职窃听暗杀等下三滥业务。如此奸人当然要除去,于是黄昶手持一根涂抹了雄黄朱砂等物,号称可以伤害到阴魂的棍棒与五个青面獠牙小恶鬼奋战一场,把那五个平时仗着凡人对它们看不见摸不着,为所欲为惯了的小鬼揍的叽哇乱叫,不过最后还是由长青子出手,一击便搞定了那邪修本人,方才结束这场战斗。

    而另一回他们受某个村寨委托上山捉妖,那是一条成了精的白蛇,最早只是吃些禽蛋老鼠之类,后来开始偷鸡摸狗,如今连牛羊之类大牲畜都开始下手了。若再不除去,以后多半就是吃人。

    这畜牲成精,其直觉果然还是远比人类要灵敏得多上回那个邪修见了长青子居然都分辨不出对手的境界,还敢在他们师徒面前大放厥词,甚至动手邀战。而这回的白蛇一看到长青子出现便毫不犹豫掉头就跑,上山找了个阴暗窄小的石缝洞隙便一头钻进去,若是寻常修士还真拿它没办法。

    只可惜碰上了能够化身剑光的法元仙师,那再怎么逃也没用的,最终还是被揪住七寸束手就擒。不过长青子倒也没杀它,只是用玲珑金塔将其囚禁起来,后来到了渺无人烟的蛮荒之境便将其释放按长青子的说法,这类精怪也算是通灵之属,其开启灵智又要比人类更加艰难。念其好歹也算是修仙同道,只要不是吃过人,造了杀孽在身的,找个没人地方放生也算是积阴德。

    ……凡此种种,都大大开阔了黄昶的眼界和见识,也改变了他脑海中不少观念比如他原本以为象长青子这样的高阶修士,对于那些发生在凡间市井的小邪祟小怪事应该是不屑于过多关注的。就算偶尔心情好出手管上一两桩,也没必要花费太多精力在这上头。毕竟这些事情虽然相对于长青子的实力还远远谈不上危险,但都很繁琐,而且管了一桩还会冒出来一群,堪称永无止境。

    不要说一位堂堂法元仙师了,就是他自己,在陪着师父接二连三的赶了几个小妖,驱了若干小鬼之后都感觉心烦意乱,不太想接这类差事了。但长青子却始终如一,只要是碰上了此类事件,就一定会管到底。

    有一次,长青子甚至专门来回奔波几十里地,就为帮一个在野外“撞客”被吓着了的小孩子去叫魂回来,这让黄昶颇感不解不是说“仙家不理俗务”乃是修士的基本准则之一么?倘若每一个修道士都得如此行事的话,这一辈子搭上去也未必够啊。

    对此长青子却是有他的说法:

    “这种事情确实没什么强制性的,你愿意帮就帮,不想理会走开就是。只是就我个人而言,昔日我尚为凡人时曾经受过一位修士前辈的恩惠。对我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在那位前辈却只随手解决,之后便飘然而去,估计他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

    “所以那时候我就想,有朝一日待我有了能力,也必要常常想着身为凡人时的无奈与痛楚……很多事情,对我们这些有法力的修士来说,只是随手便可解决的小事,但对那些凡人,却很可能关系到他们的一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