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一九 猪队友
    不过长青子并没有让手中光芒照耀太久,就在逼退那些鬼物的同时,他手指朝那封闭石门一点,悬浮在他身前的那口飞剑便刷的一下疾飞过去。随即便听嗤嗤声响大作,那厚达数尺的封门石闸竟然好像寻常木板一样,硬生生被长青子的本命飞剑剜出一个孔洞来。然后长青子也不再耽搁,手掌一招收回光球,袍袖一挥再度将黄昶卷起,化入剑光中穿过孔洞,再度朝着陵墓外面飞掠出去。

    又有几道幽魂居然胆大包天的追了出来,但绝大多数鬼魂依旧停留在那大厅里,重新回到阴暗环境下显然让他们很舒适。它们舞蹈着,它们欢笑着,它们吟唱着,它们齐声发出咆哮,应和着陵墓本身发出的轰鸣:

    “皇帝的大军……碾碎……皇帝之敌!”

    这是黄昶最后听到的声音,之后那条入口甬道里虽然还有一些阻碍,但长青子根本连剑遁状态都不解除,无论遇到什么东西都是一头撞过去,然后便将其击碎冲出这便是“人剑合一”状态下剑遁修士的强悍之处!几乎没什么能拦得住他们。

    到最后他们终于窜出陵墓大门时,那几道幽魂居然也紧追不舍的跟了出来,但随后就在惨嘶声中忙不迭的缩了回去不知道长青子是不是算好时刻的,此时外面正是第二天的正午时分,煌煌烈日照耀之下,就算盘庚妖王亲自追出来恐怕也只能含恨退缩。

    …………

    直冲到阳光照耀之地以后,长青子才终于解除剑遁,将黄昶放下来,同时自己也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刚才这番“运动”对他而言倒不算太剧烈,但带了个普通凡人玩剑遁终究有些费力的,要知道就算是法元仙师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可也不多。

    在摆脱了麻烦以后,他也终于有空来教育一下不听话的徒弟:

    “阿昶,知道你刚才犯了什么错误吗?”

    “知道,做了一回猪队友……对不起啊,师父,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稀里糊涂就按上去了。”

    黄昶老老实实举手表示认罪,这要是前世游戏中下副本的话肯定会被踢出队伍了。好在师父眼下这是在专程“带小号”,而非平常的组队寻宝。批评他也不是为了埋怨,而是提醒于他:

    “知道么,阿昶,当年我们找人一起组队寻幽探秘。一怕是那种心怀叵测,贪婪无度的,但这种人还好提防。二怕便是遇上那些看起来没啥问题,可偏偏手脚比头脑还快,平白无故招惹麻烦的家伙,害了他自己不算,还往往连累旁人。”

    “明白,师父,‘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么,还好师父您英明神武,没被弟子给连累到,呵呵。”

    见黄昶的头脑很清醒,长青子便也不在此事上多做纠缠,又见他居然还反过来拍自己马屁,不禁笑了:

    “凭你小子的本事,想要连累到我还早得很。我既然敢带你下去,自然也有把握带你出来。不过这回,总还是有几个人倒霉了……哎,所以说螳螂捕蝉这种事情,也要看本事的。不是说躲在别人后面就一定能捞到好处,被连累到的机会也很大阿昶你可要记住这一点。”

    此时两人站在地面上,却能感觉到地下那座陵墓犹自在微微震动,里面显然还在闹腾着呢。长青子看了那黑洞洞的墓道口一眼,摇头道:

    “这陵墓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开启了,总要等里面把祭品血食都吞吃干净之后,才会再放下一批人入内。”

    黄昶也大致明白在这座地下陵墓中发生了什么,但还有些问题不太理解:

    “不是说当前还不是传送阵开启的时日么?”

    “传送阵是不到时候不会开,但祭祀血食却是没有限制的。只要有活人进入到那陵墓的核心之地,并绕行祭台一周,陵墓便会开启为祭祀模式,将其中的所有活物都作为祭品奉献给墓中阴魂,而这正是护陵巫阵能够运转千年而仍然有效的原因之一。”

    “当年殷商之时,每逢战争胜利或有重大事件,都要祭祀前一代的帝王陵,如何祭祀?便是把大批战俘和奴隶驱赶入陵墓之中,主要是集中在那中央祭祀大厅,但即使跑到其它地方也没关系。反正只要主持巫师在传送室中开启祭台,陵墓自然会将他们吞吃干净。”

    “每次传送阵开启时,那些想要传送进去的人难道也要经历过这一番祭祀杀戮么?”

    长青子笑了笑,点点头:

    “不错,历代商王即使化作了妖鬼,那也是鬼中之王,它们对祭品的要求可不低。一般弱者根本没资格被传送过去,只能作为护陵巫阵的养份,只有那些实力足够强大,能够在诸多阴魂妖鬼攻击之下幸存下来的人,才会被当作适合妖王的血食被传送过去巫阵也是会选择的。”

    说到这里时,长青子忽然又望着那座陵墓,轻声叹息道:

    “若无生人入内,这座陵墓的巫阵估计迟早会失效。可偏偏每隔十年左右,便总有不少贪心之人入内寻宝,成功的人固然少之又少,可他们的身体灵魂为陵墓提供了祭品和养份,才让巫阵得以继续运转下去,这一点却是确凿无疑的……当年设计这些陵墓的巫师,对于人性的把握委实高明啊!”

    黄昶只听得毛骨悚然,再看看眼前这座山陵墓丘,感觉这座大坟山仿佛成了一个有生命的活物,那黑洞洞的墓道便是血盆大口。先前下去时仗着有师父在旁边,根本没觉着什么不妥,但此时从里面逃生出来,却情不自禁感到后怕起来。

    好在他这一回下去收获相当巨大,该看得都看到了,又得了一份机缘。最后还见识了一下这座陵墓整体的可怕之处,顺带着体验了一把剑遁飞行的感觉……倒也算是满载而归。

    而长青子对于这样的结果也很满意,既然已经达到目的,便也不想再在坟场中多待。趁着天色尚好,阳气充足的时候,带黄昶离开了这座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