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一四 石乳(下)(求订阅!)
    “这是……?”

    黄昶一时哑然,而长青子却神色严肃的看向他,见他点了点头表示承认,方才轻叹一声:

    “看来这事儿还没完呢……进去吧,我陪着你。”

    在师尊长青子的陪同之下,黄昶终于跨过那道他在幻境中一直没敢逾越的门户,进入到这间石室之中。石室并不大,里面的东西也不是很多,但每一样都很精致。而且绝对不是墓室的布置!而是完全和活人居所一个样。

    “这些应该是她自己布置的,她当年是活着进入到这间屋子的……”

    黄昶喃喃自语道,虽然郦姬根本没有跟他说过这些,刚才长青子也并未谈及此处,但黄昶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他的目光不由自主投向了中央那张雕花大床,纱幔罗帐之中隐约有个人形躺卧着,应该便是郦姬的真身了。黄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前去揭开帐幔看一看。会看到什么呢?是已经彻底腐朽破烂了的尸身,还是依旧保存完好只是恍如睡去般的娇颜在巫阵保护之下,这并非不可能。

    但他最终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还是让自己对郦姬永远保持着幻境中那美好的形象吧。

    与黄昶先前在幻境中所见到的相比,这里的东西陈设都已经要古旧了许多,时光终究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不过倒也并不像是过了千年的样子,只是好似那种多年不住人的老房子,积灰和褪色非常严重,东西本身保持的都还不错。

    但屋子里却也有几件璀璨如新,似乎是刚刚才拿出来擦洗使用过的物事。其一便是墙壁上悬挂着的那幅美人图像幻境中郦姬从中跳出来的那一幅。其次则是桌台上的一只烛台,其中还有刚刚燃烧过的痕迹,以及几滴艳红色蜡油。

    至于最后,便是在郦姬画像之前的桌台上,摆放着一只白玉茶杯,那里面盛放着满满一杯新鲜石乳,色泽尤艳,味仍馨香。

    …………

    黄昶呆呆看着那杯石乳,双眼中颇有酸涩之感,却又隐隐带着一丝喜悦郦姐姐并没有责怪他最后的失礼,而是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而长青子在看到那杯石乳时也稍稍一愣,随即便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

    “她还是要把这份机缘送给你啊……阿昶,向娘娘拜一拜吧,感谢她赋予你的这一份信任你要知道,郦妃此举是非常危险的。她把自己的墓室真身显露出来,万一被人毁了这张寄魂的画儿,她也就从此魂飞魄散,再也不复存在了。”

    黄昶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向着郦妃的画像连拜数次,之后端起那杯石乳,又忍不住转过身去看了一眼师父,见他朝着自己微笑点头,于是按照长青子的指点:先沾了一些石乳抹在双目上,之后便举起玉杯,将其一饮而尽。

    一股冰凉透骨的感觉从喉咙口直下到腹中,接着又散入到四肢百骸中,却只剩下微微凉意,让人感觉十分舒服。而抹到眼睛上的石乳也是先觉冰冷,但很快便化作一股令头脑冷静的清凉。当黄昶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似乎变得明亮了许多。四周围许多模糊不清的地方,尤其是那些角落里,原本夜明珠荧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如今却骤然变得清晰起来,似乎根本不需要光线也能看东西的样子。

    “……这算是黑暗视觉么?”

    黄昶不由得想起一个游戏名词,但接下来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却还是再朝郦姬画像拜上几拜,口中念念有词:

    “郦姐姐,谢谢你了。你的愿望我也会记住,下次若有机会,一定会再来探望你。”

    颂祷之后,再抬起头看时,黄昶发现那画像上原本容色清冷的郦姬嘴角边似乎有些翘起,向他展现出一个笑容。黄昶心有所感,忽然回头向长青子问道:

    “师父,我们能不能把这幅画带出去?这样郦妃娘娘不就可以跟我们一起走了么?”

    长青子却摇摇头:

    “很多人都这么想过,但事情没这么简单这陵墓是建立在一座巨大巫阵之上,其中所有的妖鬼幽魂都是由这座巫阵转化,保护,以及控制着。我们每消灭一个鬼魂,便是将这座巫阵破坏掉一点。时至今日,这座巫阵已经被破坏的很厉害了。但我们却无法将其中任何一个鬼魂带走,因为它们本身就是组成巫阵的一部分。除非你能将整座巫阵给破解掉,否则,即使拿走了这幅画,一出墓门它便会又回到这里来。而如果用仙家手段强行保留,画儿就有可能会损毁掉寄存其中的阴魂也就消散了。”

    黄昶顿时黯然,过了一会儿才又问道:

    “那么,师父,娘娘要我下回抽空再来,这个下一回,大约是指多少时间哪?”

    长青子此时正在研究桌案上那残余的烛台痕迹,听黄昶问起,用手指点了一点那几滴斑斑烛泪,悠然叹息道:

    “郦妃身为阴魂幽鬼,却不肯掠夺活人精血以为己用,那么她就只能依靠自己的苦修来积蓄力量,打开从鬼界通往人间的幻境通道了。这个时间可不短,以这红烛残余痕迹来看,至少也要一甲子左右方能重新恢复至可用阶段……盘庚陵中向来以这‘郦妃红烛’最是缥缈难见,想必便是因此缘由了。”

    “一甲子?六十年……?”

    黄昶先是愕然,随即却又忽然为郦姬伤感起来辛辛苦苦的修炼六十年,好容易才来到人间一次,想要知道些人间世事,结果碰上的家伙却十有八九只想着拖她上床,难怪郦姬后来脸上会露出那种表情,又对自己另眼相看。

    于是他第三次向着那幅画像拜了几拜,低声颂念道:

    “六十年啊……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那么久。不过,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郦姐姐,我必定会来的。而且我会想办法平了这坟墓,破了那巫阵,让你获得自由,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