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一三 石乳(上)(订阅增长加更)
    黄昶惨叫道,长青子无奈摇摇头:

    “历来遇到‘郦妃红烛’幻境的人,几乎都是对此一无所知的。而那些知道因由,专门来寻找的人却往往碰不上,所以我才特意没告诉你。阿昶你的气运当真不错,旁人碰不上的机缘你都能碰到,只是总感觉好像差了点儿什么……”

    黄昶叹了口气,又回想起先前在岐山剑冢,都已经到了面前的灵剑却又跟他说拜拜……奶奶的,气运好有个屁用,机缘来到过面前却又飞走才最让人伤心啊!

    一时间他的情绪很低落,但长青子却又偏偏作怪,在旁边不时发出轻轻笑声,搞得黄昶总觉得哪儿有些不对。终于,他回过身,向长青子抱怨道:

    “师父,弟子若还有哪儿犯了错误您直说么,这样支支吾吾的算什么?”

    本来只是发泄情绪之语,但长青子却居然一本正经的考虑了一下,之后点点头道:

    “也好,说起来阿昶你有前世宿慧,原也不必以寻常孩童视之,有些事情对你说说也没关系。”

    “嗯?”

    黄昶一听,这中间别有隐情啊,果然,之后便听长青子轻笑道

    “那幽泉石乳虽好,对于炼气中后期的修士作用也有限,而炼气前期的不大容易进得来。所以大多数向往着遇上‘郦妃红烛’的人,其实并不是为了那一碗茶,而是冲着郦妃娘娘本人去的……”

    说起这位郦妃娘娘,却也是个苦命之人她当初是顶着“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被选入宫中的,入宫之后更是因其舞姿冠绝宫廷而声名远播,被直接封为妃子。但她的运气却也坏到了极点入宫之后没多久盘庚便死了,她根本连君王的面都没见过,却稀里糊涂也被列入了陪葬的名单中。

    有人说她本来不必入选的,却是当时的太子妃,也就是后来帝辛的王后姜氏惟恐她留在宫中会勾引自己的男人,硬是将她送入了帝陵中。姜王后在这一场后宫对决中取得了胜利,但也没能得意多久几年以后又一个绝色美女入了宫廷,她的名字叫作苏妲己……

    姜王后虽然身为东伯侯嫡女,又据着王后的名份,且早早生了儿子还是两个,可说占尽优势,却还是在那场宫斗大战中惨败。不但自己被挖眼烙手,惨遭戕杀,还连累了太子兄弟双双被废,其父东伯侯姜氏全族被灭。际遇虽然可怜,但也有人说她是自作自受如果当初留下了美貌善舞的郦妃,也许还能和苏妲己争上一争。而以郦妃的善良和软弱,肯定不会威胁到她的。

    至于为什么都说郦妃善良因为她即使化作了鬼魂,却也从来不曾戮害过任何一个进入到她“红烛幻境”的人。而软弱则表现在当那些进入到她幻境中的人垂涎她的美貌,向其索求肌肤之亲时,郦妃却也往往半推半就的不很抗拒,总是让其逞欲而归而这才是“红烛幻境”中最大的吸引力之所在。

    听长青子娓娓道出这真正缘由,却让黄昶愣了半天,

    “……人和鬼?也能……?”

    长青子微笑点头:

    “可以,相当于做春梦,无非神魂上的愉悦而已。那鬼魂不是存心害人的话,活人只会损失一些元阳之气。只要不是经常如此,倒也没有大碍。”

    见黄昶一脸的若有所思,长青子心想这小子总算开窍了,存心逗他道:

    “现在后悔了吧?红烛幻境最长也只能持续一个时辰,我还唯恐惊扰到你们,特地等了那么长时间,没想到你小子居然在和她谈人生,谈理想……哈哈哈!笑死我了!”

    大约先前已经忍耐了很久,长青子到此刻终于不再掩饰,极其不顾体统地抱着肚子狂笑不止。那模样丝毫不象是堂堂法元仙师,反倒象个教晚辈学坏的老不修。

    这下子黄昶可哭笑不得:

    “师父啊!我这有什么好笑的?很正常的反应好吧。反倒是以前那些修士……若事先就知晓缘由也就罢了。可如果也是猝不及防进入到那么一个诡异环境中,又明明知道眼前是个鬼魂,却居然还能联想到下三路的事情上……他们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

    长青子这边是好容易才止住笑,看到黄昶摊开双手一脸无奈模样,方才有些颇觉尴尬的咳嗽两声,重又恢复了师长尊严:

    “你说的原也不错,正常情况下当然应该如此。但那些修士一方面自恃法力高深,未必会象你今天这样如履薄冰般的谨慎。另一方面,在那位容色冠绝天下的美人儿面前,听着温言软语,目睹活色生香,就算明知道眼前非人,又有几人能不为所动?……世间诱惑,莫过于此。如果人人都能抵御,早就个个成仙了。”

    转过头来,长青子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阿昶,其实你今天并没有做错什么。能够抵御住那种诱惑,说明你的定力相当出色,谨慎小心终究不是坏事。”

    …………

    一番谈论之后,两人都以为有关这次“红烛幻境”的事情算是结束了,然而片刻之后,当长青子带着黄昶快要走出那甬道时,他忽然哼了一声,停下脚步。

    “怎么了,师父?”

    黄昶这次跟得极紧,长青子一停下他就差点撞上,连忙开口询问,却见长青子点了点墙角某处:

    “看见没?”

    黄昶顺其所指方向看去,却赫然看到刚才进来时明明还是一片光滑的甬道墙壁上,如今却竟然出现了一道门户!从大小形式来看,似乎又是一间墓室。但石门却是完好无缺的,这是一间没有被盗掘过的墓室!

    黄昶一下子激动起来,但心中却又隐隐的有些预料,他上前一步,推向那石门,本应沉重的石头门扇却仿佛普通木门一样轻轻滑开,显露出室内景象:一张覆盖着轻纱罗帐的雕花大床摆在石室中央,四周围则是各类家具正是刚才他在幻境中所见,郦姬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