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一零 郦妃(上)(收藏增加加更)
    但黄昶的目光却不自觉落到了琴台上方悬挂着的一幅画像上。画中是一个锦衣女子正在翩翩起舞,从衣着式样上看应该也属于盘庚的嫔妃一类,这样的画像他刚才在其它几间墓室中也曾看见过,但那些都已斑驳流离,而这一幅却依旧是灿烂如新,上面人物更是栩栩如生。

    只是黄昶如今已经知道这种鲜活美丽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那意味着画上人像可以抵御住时光的摧残什么东西能不受时间影响?鬼魂啦!

    “别动啊!千万别动……”

    黄昶努力不去看那画像,同时暗自念叨,然而事与愿违那画中美人终究还是动了起来,先是眼波轻觞,一双眼睛水灵灵朝黄昶看过来,其眉眼流转之处说不出的妖娆动人。接着彩袖挥舞,那长长水袖破开画面朝黄昶这边飞过来,几乎要触碰到后者的鼻尖,黄昶鼻端似乎当真闻到一股淡淡馨香不过他的反应则是立即紧闭呼吸,丝毫不敢大意。

    终于,那窈窕身影从画轴中跃出,轻飘飘的,起先是宛如一团朦胧烟雾,但很快便由虚化实,从一张平面画像迅速转变成为真实的立体人物……最终,一个娇美绝伦,仪态万方的锦衣宫妃出现在这间墓室闺房中,出现在黄昶面前。

    如果是前世里,在影视节目中看见这番场面,黄昶一定会夸赞这特技效果做得真好!美人也绝对够养眼就算以前世全球化的眼光来看,这美人的容貌气质也绝对称得上国色天香,不是一般靠整容化妆出来的小明星能比,也就那几个不世出的倾城佳人可以比肩。

    然而眼下,当他自己亲身经历着这场面时,黄昶觉得自己能维持住两腿不打颤已经不错了先前在大厅里受到幽魂攻击时,他根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长青子师尊救下,事后想起来只是后怕,却并没有什么精神压力。可眼下师尊却不在身边,而眼前这个美人身型凝练,其实力恐怕要远高于先前那些半透明的幽魂!

    怎么办?眼看着那画中美人袅袅婷婷朝他走来,黄昶右手拳头也是渐渐握紧,琢磨着到什么距离上好出拳,先下手为强!只希望握在手掌心里的那枚西昆仑铭牌能对鬼魂有效想当初门派发下的拜山令牌在过接引金桥时好像就是对鬼魂有效的。后来在成为正式弟子后,临时的拜山令牌被换成了正式弟子铭牌,功能倒是增加了许多,只不知道上面蕴含的法力是否也跟着大大强化了?

    不过黄昶并没有能测试出这一点那美人走到他身前数步便停了下来,敛衽弯腰,盈盈拜倒,却是朝他行了一个看起来颇为古老的礼节。黄昶愣了愣,心说这是要玩先礼后兵模式么?但既然对方没有表露出恶意,他当然也不可能主动去招惹一个千年老鬼,于是也拱了拱手以示还礼,但拳头依然是紧紧握着。

    “此处荒僻,妾身已是有多年不曾见到外客了。难得小郎君到此,还请入内一叙,妾身当奉茶以待。”

    那美人说起话来倒是十分的斯文有礼,如果不是在这诡异环境下,还真是很诱人的奇遇呢。只可惜眼下黄昶是绝对没心思搞艳遇的,他估摸了一下形势自己从刚才推开门之后就没动弹过,眼下还是站在墓室之外。于是他呵呵干笑了两声,却一屁股就在房门口坐下来。

    “这位姑娘不必客气,这儿挺好的,我就坐在这里好了。”

    你要讲礼貌我奉陪,翻脸也没法子,但打死我也不会进这个诡异房间的。上辈子在恐怖片里看多了关门放鬼的戏码,自己可不想搞得跟那些龙套配角一样悲催。

    对于黄昶的拒绝,那美人却是微微一笑,倒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身形一矮,却也在黄昶对面坐了下来。不过她的坐姿却要比黄昶好看多了后者是随时准备窜跳起来开战的,与其说是坐着还不如说半蹲。而那女子却是很淑女的侧弯式坐姿,双腿虽是藏在裙下,却露出窄窄金莲一角,半遮半掩的风情更为诱人。即使黄昶明知道这是个千年鬼魂,也不由得有些心动。

    两人或者应该说是一人一鬼,就这样隔着一道房门相对而坐。那女子显然并不刻意要遮掩自己与常人不同的事实只见她衣袖轻挥,房内桌案上那套玉制茶具便自己飘飞起来,缓缓落到两人之间。那女子这才伸出手来,执起那几乎与她芊芊玉手分辨不出颜色区别的羊脂白玉壶,满斟了一杯茶水在黄昶面前的杯子里,茶作乳白之色,其味亦是馨香。

    她随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但黄昶当然不会去动那茶杯,而是看着对方面容,正色道:

    “这位姑娘,在下昆仑派黄昶,多谢你的好意招待,不过想来你也能理解在这种环境下我是不可能有胆子吃喝什么的。若有冒犯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对方态度虽软,黄昶却不可能跟着对方的步调走,该拒绝时就拒绝。说完这句话之后黄昶也暗暗运气,做好了翻脸动手的准备。然而那女子却依然保持了沉静,听他自报出昆仑弟子的身份后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

    “小郎君行事谨慎仔细,这不是坏事。妾身小字郦生,原为盘王宫中舞女教习,若是小郎君愿意的话,称我一声郦姬便好。”

    居然还不翻脸?那黄昶也赶紧打蛇随棍上,客客气气喊了一声郦姬姑娘。然后又说您别客气,直接叫我黄昶名字就行,总之努力把气氛弄得融洽些,不过都只是口惠而实不至那茶水还是坚决不动,袖中拳头依然紧握不松。

    而这个名叫郦姬的美貌女鬼倒也没在意他的小心思,依然客客气气道:

    “妾身失礼,贸然邀请黄君至此,实无恶意。只是多年来一直被拘于这地宫之中,不知人间景象。难得见到有生人进来,便想要打探一二,还望黄君不要责怪。”

    听这郦姬说出目的,黄昶心头略感放松如果只是陪她聊聊天,说说话,那倒算不上什么危险。当然这鬼也有可能在说谎,但自己反正一直保持着警惕就好,她要玩硬的自己也没法子,尽最大努力顶住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