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零九 诡异(订阅增加加更!)
    那些甬道各自通向大大小小的不同墓室,主要是陪葬的帝王嫔妃和那些尚未分封出去的王子作为大修士的商朝帝王寿命极长,儿子孙子死在他之前非常普遍,更不用说历代嫔妃了很多嫔妃都是普通女子,在一个商朝帝王长达千余年的统治中,宠妃的数量可是要以成百上千计算的。她们死后先会被放置于临时墓穴,待帝王下葬后再一并送来陪葬这是运气好能死在帝王前头的。如果不幸在帝王死后仍然活着,那可就凄惨了,白绫或毒酒已是最好的选择,有些得罪了后宫新主人的,据说连被活生生钉进棺材的事例都发生过。

    黄昶在长青子的带领下随便找了一条通道走进去“参观”了一下,感觉有点像是进了豪华宾馆的走廊左右两侧都是一间间墓室。这些墓室原本都是有石门封闭的,但此时却已经都被打开过,显露出里面摆放着的墓室主人棺椁以及随葬品痕迹当然也都是早就被盗抢一空的。

    这些墓室和棺椁的大小并不一致,其内部陈设也都各有不同,大约与其主人生前的受宠爱程度有关。不过越是装饰奢华,陪葬丰富的墓室越是被盗抢得厉害,有些甚至连棺木都被拆毁用的木头太好了。裸露出来的尸骨经过千年也早就无影无踪,不知是化作了妖鬼僵尸被人消灭,还是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了。

    好在东西可以拿走,墙壁上的壁画却搬不走这些墓室中都和大厅以及走道中一样,从上到下都布满了壁画与浮雕,其内容大约就是其主人生前的生活写照。在几座嫔妃的墓室中,黄昶甚至看到了其本人的画像。由于畏惧又碰上那种画里幽魂,他没敢仔细看,但仅仅是惊鸿一瞥,却也能依稀感受到那些美人当年的无边风致。

    漫步在这幽深墓道中,黄昶觉得自己仿佛跨越过千载时空,重又回到了那个古老朝代。这里的每一件物品,每一块砖瓦上似乎都散发着浓浓历史气息,让虽然是个标准理科生,却也并不乏文艺气息的黄昶大发思古叹幽之情。

    唯一让人感觉有些可惜的,便是这里所有墓室都被破坏的太厉害,已经看不到当年入葬时的陈设原貌了,虽然明知道时光不可能逆流,自己也不大可能运气好到碰上一座未曾被发掘过的墓室,黄昶却依然忍不住想象:如果当真能遇上这样一座完整墓室该多好他并不想盗取其中的东西,只是想看一看。

    一边遐想着,一边信步跨过了一处拐角,忽见前方隐约有丝丝亮光,却并不是这墓穴中到处可见,已让人习惯了的幽绿色,而竟然是隐隐给人以温暖感觉的红色烛光。黄昶一愣,在这地下陵墓中遇到怪事,他的第一反应很自然便是先向“金大腿”靠拢。然而当他举头张望时,却愕然发现,长青子不见了!

    …………

    这一惊之下非同小可,黄昶顿时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心跳也骤然加快。不过在最初的惊慌之后他立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先仔细回想了一下就在片刻之前长青子师尊还是和他在一起的。只是在进入到这片墓室区之后,因为贪看种种新奇事物,注意力有些分散。再加上此前一直在师尊保护之下都很安全,难免麻痹大意,便没有像先前那样亦步亦趋的紧跟在师尊身后了。尤其是刚才,胡思乱想之时,动作慢了一些。隐约是看到长青子转过了这处拐角,自己稍慢一些再跟过来时,却便是这番诡异景象了。

    “镇定!镇定!镇定!镇定!……黄昶,你是穿越者,你是与众不同的,你绝不会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一定不会!”

    黄昶一边强自平复着剧烈无比的心跳,一边首先伸手摸了摸身上装备……因为是跟着掌教师尊出来的,并没有准备战斗,身上没带什么武器,就一口短匕首插在靴子里。再加上那枚时刻不离身边的西昆仑弟子铭牌,便是他身上所能仗恃的全部装备了当然,还有他身为武者,最引以为自豪的内功和拳脚技艺。

    黄昶暗暗运转了一遍内力,略感安慰的确认自己经脉畅通,内息流动不受影响,一身功力仍在,这样就算遇到什么危险,也总算尚有一拼之力。

    在检查了自身情况之后,他又一次抬头四顾,并高喊了几声师父,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回头望去,刚才来时的通道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任何光亮,黑漆漆的一片幽暗,一种本能感觉告诉黄昶:最好别进入那黑暗中。

    这样他只剩下向前一条路了,那闪耀着红红烛光的地方似乎是在发出邀请。既然躲避不开就勇敢面对吧黄昶紧了紧腰带,将身上唯一称得上有法力效应的西昆仑弟子铭牌握在手中,攥成拳头,然后便大踏步朝那光亮之处走去。

    …………

    那光亮看着很近,走过去却挺远的,但也不是鬼打墙那种总也接近不了的感觉。黄昶稍稍走了一段路程,方才来到近前。却见那光亮却是从甬道旁边一处墓室里发出。这墓室的门居然还很完整,只是虚掩着,从门缝里发出光来。

    黄昶上前轻轻一推,那门便敞开了,显出里面形象,却和其它墓室大不一样那里面并没有棺椁灵台等物,而都是活人使用的东西:中间是一张千工雕花拔步床,上面覆盖着金丝红罗帐,帐中隐隐有被褥隆起,有点像是睡了个人在里面的样子不过黄昶绝对没兴趣去看看是不是真的。

    房间四周围则沿墙壁摆放着妆台,书架,琴几,条案等家私器具。桌案上摆放着茶杯茶壶,铜镜粉盒,床后甚至隐约可见一只金漆马桶,完全仿佛世间女子闺房一样。

    一张条案之上,则燃着一支红烛,那艳艳红光便是由这支蜡烛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