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零八 幽魂(300月票加更!)
    大厅四周一圈,分布着许多门户,和黄昶走进来的一样也是用白玉构筑。大部分都已开启,但仍有两道仍然紧紧封闭着,似乎从来没打开过的样子。

    黄昶顿时好奇那些被开启的显然都是被搜寻过的,但怎么还会剩下两道门户没人搭理?历年来那么多来这儿寻宝的,难道就没人想着要打开看看?

    不过在这下面他可不敢胡乱行动,便询问长青子,而后者听了之后却是轻轻一笑:

    “你不懂阵法,这两道门户乃是护陵大阵中,死门和鬼门的位置,死门后面应该都是当年殉葬者与造陵工匠的尸身之所在,这么多年来想必早就化作恶僵。而鬼门后头则必然是人工造出的幽冥之地,用于给护陵厉鬼栖身的你没见那上头还有许多封锁镇压的符箓么?”

    黄昶定睛一看,果然,那两扇门不但没被试图打开过,上面还被额外加了许多符箓封印之类,显然是唯恐里面的“东西”冲出来。

    “难道就没人想过这里面可能会有意外惊喜么?毕竟那么多年,其它地方都早就给人找过了。”

    黄昶不服气道,长青子却嘿了一声:

    “也许吧,不过比起显而易见的巨大危险,去赌这种可能性实在不怎么划算……修仙之士热衷于寻求机缘是不假,为此坑闷拐骗,偷抢盗劫都行,但明显送死的事情可没人愿意干。”

    说到这里时,长青子又朝某一个方向冷冷瞟了一眼,这下黄昶也看出问题了,不过他很谨慎的没有开口询问,而是颇为隐蔽的作了个手势,询问是否有人跟在后面。

    长青子先点点头,随即又微微一笑,摆了摆袖子,示意无所谓。之后便有意无意道:

    “这地方早被探寻过无数遍,到如今也就炼气修士才会过来了还多半是些没什么身家的低阶散修,抱着万一希望来碰碰运气的。”

    黄昶顿时理解:后面只是几个炼气阶段的,那在长青子面前肯定算不上什么估计他们也是看到竟然有一位法元仙师出现在这里,以为是新发现了什么秘宝暗室之类,想跟着占点便宜的。却不知长青子纯粹是带弟子过来开眼界长见识,根本没有寻宝的想法。

    于是两人该做啥还做啥,不过黄昶距离长青子靠得更紧了一些,以防万一。

    …………

    在欣赏过这地下的锦绣河山之后,黄昶又把注意力投向了四周墙壁那墙壁上绘制和雕刻的应该是帝王盘庚在天宫中的美好生活:在一位气度高华的王者四周,围绕着无数仙官力士,身旁财宝堆积如山,各种珍馐美味排列于面前案几上。又有飞天仙女在上下左右翩翩起舞,一派富贵繁华气象。只是让人颇感惋惜的是:绝大多数人像都被剜去了头脸,或是被利器划花磨平,显然是刻意破坏的。

    “见鬼,难道这里也有破四旧的?”

    黄昶很是为这种行为不齿,好在四周满墙皆是壁画,人像众多,虽然大都被毁坏,终究还是剩下了一些完整的。而从那些幸存下来的画像和浮雕能看出,要比先前甬道上那些制作的更为精细,尤其是几位飞天仙女,容貌极美,虽然经历了许多年月,却依然栩栩如生。黄昶定睛细看片刻,忽然感到眼前画面微微颤动,那几个仙女竟然偏转过目光,似乎是朝他笑了一笑。

    黄昶一愣,正想感叹说这壁画好真实,却见墙上那几位仙女晃动了一下,竟然当真从墙壁上飞了下来,伸出一双双芊芊玉臂,径直朝自己扑来,似乎是要纵身入怀。

    这艳遇来得也太快了吧?黄昶本能感到不妥,但还没等他决定该采取什么行动,却已经听到旁边师尊长青子一声断喝:

    “孽障!滚回去!”

    随着长青子这一声喝斥,他手中光芒大亮,却是以纯阳功法施展出了一道“聚光”之术。这法术在外头没什么大用,无非是模仿太阳光造出一团光源用于照亮而已,但在这地下阴祟之地,却起到了难以想象的作用光芒闪耀的一刹那,四周阴暗中响起一片哀号恸哭之声。而黄昶也在这一瞬间的光芒照耀中看清出了那几个飞天仙女的真实面目,顿时毛骨悚然……

    在幽暗绿光下看起来绝美无比的仙女面容,在真实阳光下却骤然显得狰狞可怖。这哪是什么美人投怀,分明是几个罗刹幽魂正在扑过来要挖出他的心脏!然而在类似太阳的光芒照耀之下,那几道半透明的幽魂顿时惨叫不已,立刻折身返回,却又重新飘飞回到了壁画之中。

    光芒一明即灭,四周围重又回到了幽暗之中。黄昶一时间看不清四周,但他却能感到师尊长青子的手掌轻轻按在他肩头,给了他无穷胆气。

    “小心,不要过于关注那些壁画。这些壁画上的人像也和外面人俑一样,是被强行灌入了殉葬女子的灵魂在其中,故此其美貌才能历久如新。若是有人心神被其所迷惑,便会在不知不觉间被上面妖魂夺去心神,失魂落魄而亡。”

    黄昶犹自惊魂未定,却也终于明白那些人像之所以会被破坏的原因了。原来不是以前的探险者素质低,而是真正迫于无奈啊。

    只是长青子似乎并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将那几具幽魂逼回到墙壁上之后便就此作罢,黄昶有些不解道:

    “师尊您不打算除去它们么?那些可是妖鬼啊!”

    长青子摇摇头:

    “没必要,反正也威胁不到我们。它们当年也都是和我们一样的活人呢,魂魄被拘入这石壁中,已是再也不能重入轮回。到如今无非凭本性行事,若将其栖身的壁画破坏掉,魂魄从此离散,这生灵曾在世上存在过的痕迹就再也没有了……”

    既然师尊说出这么悲天悯人的话,黄昶自也不好再提除恶务尽之类,于是两人继续向前。商朝帝陵的形制不算太复杂,这处祭祀大厅便是陵墓的中心。然而后面却另有甬道,通往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