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零零 殷商王朝(为盟主猪猫红军加更!)
    “那……这商朝本身持续的时间一定很长吧?”

    “殷商国祚万年,前后八代帝王。仅是其初代君主太甲一人,便统治了这神州大陆长达五千年之久。太甲之后的历代商王虽然都远不如他,但平均下来每个人的在位时间也都差不多在千年左右只除了最后一个,末代商王帝辛。他继位仅三十余年就被推翻,与其前辈相比,几乎可以算是没统治过。”

    “万年的国祚,前后仅仅八代君王……最长一个居然统治了这天下五千年?”

    黄昶咂摸着嘴,心下终于对长青子先前所说“这将是一场灾难”有所理解了。仙家道术与人间权势结合后将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这个世界的商王朝已经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那些帝王一定都很了不起吧……”

    黄昶眺望着那些古老陵墓,遥想当年商朝历代帝君们的赫赫威势,诚心诚意猜测道能够站在那样一个庞大帝国的顶端,统率天下万民长达千年之久,仅仅依靠血统力量肯定是不够的。况且“仙自凡出”这句话可不是假的,那些帝王君主再怎么强悍,刚出生时肯定也都是凡人,能够最终成为修仙者中的帝王,就算外部条件再好,若是本身实力不足肯定也没戏。

    长青子点了点头,眼中同样呈现出一种回想过去的悠远之色:

    “当然,能够坐到那个宝座的上的,从来都没有弱者。就算最后一代商王,在位仅仅三十余年就被推翻的帝辛,其登基之前,亦是被誉为‘形貌英伟,有天日之姿,龙凤之表’的雄武之才。在其作为太子之时,也曾统军南征百蛮,西讨夷狄……灭国平叛,一直是攻无不胜,战无不克,立下功劳无数,所以才得传帝位。当时的人们都以为他也会和前几位君王一样,能够把殷商长久传承下去……”

    “那后来是怎么回事?”

    黄昶很尽职的捧哏道,长青子苦笑了一下:

    “不清楚,据说那帝辛在最初继位的前十年中,还是个颇为尽职的君王,至少对于国事还称得上勤勉,行事也算张弛有度。然而在纳了一位美人妃子之后却忽然性格大变,终日悠游于园冶之间,起宫室,造楼台,再也无心国务这本也算不上什么。可是他行事的手段却也变得极为残暴苛刻,平日里常以杀人取乐。甚至连对待本应为国之羽翼的臣下诸侯都毫不容情,稍有不如意处便动辄以酷烈刑法虐害之……”

    “短短二十年间,朝中忠直之臣被屠戮几近一空,天下八百诸侯被他逼反了四百,九大护国仙门有两家被灭,三家与之敌对,其余的也各自离心……如此倒行逆施,于是等到天下诸侯群起反叛之时,真正还肯护持着殷商的,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最终是被各大诸侯与仙门联军兵围朝歌,帝辛自焚于洛水河畔的灵鹿台上,可怜殷商万载江山,自此灭亡无噍类矣。”

    “而天下诸侯们从此再也不肯屈居人下,他们虽然把当时作为联军之首的周侯王室尊为了天下共主,但也只是给个名义上的尊崇,实际并不受其节制。诸国自封自治,从此而始。而吾等仙门也从此深自警惕,封闭山门,等闲不再理会凡间俗事。”

    这一番前朝秘史让黄昶听得冷汗潺潺咋就这么耳熟呢。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

    “那个妃子的名字……是不是就叫‘妲己’?”

    长青子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原来你知道这段事迹?苏妲己,美艳绝伦,却又惑乱天下之女……想必在藏书阁那些旧书中会有所提及吧。”

    “……是啊。”

    黄昶当然不好说这段历史跟他上辈子听过的封神演义差不多,只好推在那些古籍杂书上说起来他在藏书阁中看过的各类典籍传记虽然多,还真没几本涉及到周朝之前的。以至于他直到今天才知道大周之前的王朝当真是名为商,不知道是因为年代久远,文牍丧失,还是被周王室封锁了消息,才导致出现这种情况可能两者兼而有之吧,毕竟大周到现在也有一千多年了。

    “那个……民间有没有关于妲己是狐狸精的说法?”

    想着回去以后可以跟姬若吹吹牛,黄昶对这些八卦就颇感兴趣。在他前世关于狐狸精的说法当然是牵强附会,但在这个仙侠世界可未必,忍不住便想求证一下。谁知道长青子却又看了他一眼,不以为然道:

    “苏妲己乃冀州侯女,本就是涂山后裔,身具九尾天狐血脉。狐女向以娇媚万方,美艳多情而著称,否则怎会被选入宫中为妃那些旧书上没写么?”

    “呃……噢!”

    黄昶顿时回想起来他在那些古籍中倒是看过:上古之时人妖杂居,得道妖类在变化成人身以后生活在人类中间并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甚至据说上古帝皇中的大禹,其本象就是一只黄熊,其妻涂山氏则是九尾天狐原都不是人类。

    但大禹有治水之功,拯黎庶于洪水之中,不是人身也照样能得到万民敬仰,被尊为古之贤王。他的后裔有熊氏乃是正儿八经天下公认的皇族血脉,说起来恐怕比大周姬氏还要高贵些。而九尾狐的后代在那些古籍中也并不被歧视,反而被认为是天生媚种,在世人传说中很受追捧的。

    看来这个世界的妲己还真是一只狐狸精啊……不过世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也没把商朝亡国给归罪在她的身上,倒是和前世颇有不同。

    “那这妲己后来怎样了?”

    见黄昶如此追根问底,长青子颇为不耐,撇了撇嘴道:

    “还能怎样,被斩了呗,祸国妖女,岂能留得。”

    黄昶一愣,心说原来还是被当作祸水处理了。而长青子见他对美人妲己追问不已,还以为这小子终究是犯了大多数少年人的老毛病,倒也不以为意,轻笑道:

    “我迄今二百余岁,所能听到的也只是一些传说罢了。你若是当真对那个时候的事情感兴趣,咱们西昆仑的法圣和鬼圣两位祖师寿过千载,倒是真正在那个时代生活过的。日后若有机会,不妨去向他们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