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九十一 东行(求订阅!求月票!)
    拜剑仪式之后,慕容英等这一批剑修弟子便在岐山派正式安顿下来。而灵虚子等三位送人的师叔则准备动身返回昆仑了。不过暂时他们还得多等两天,以便岐山这头做些安排岐山派中也不是光有剑修,昆仑把适合剑修的弟子送来岐山进修,而岐山也会把那些心思活泼,不爱打斗而热衷于研究“仙门六艺”的弟子送往昆仑山学习,将来好作为杂学修士培养,而且这些人的数量可比昆仑剑修多不少,足足有二十几人。

    虽说剑修高手素来号称“一剑破万法”,只要自身飞剑足够犀利,不管对面用什么手段都是一剑斩之。但对于一个大门派来说,各种法器,丹药,阵法之类辅助手段是必不可少的。而在这些方面,西昆仑是继承了当年古代昆仑山的大部分资源,对于“仙门六艺”中任何一项的学习条件都比岐山本土好得多。不知道岐山方面是怎么宣传的,反正他们选派出来准备前往昆仑的弟子也都挺高兴,觉得这是个难得机会。

    一事不烦二主,这一批的二十来名岐山弟子将同样搭乘那条翔云飞舟前往昆仑,船上除了原先三位西昆仑的法元师叔外,岐山这边还另派了两位法元仙师陪同,安全性又有很大提高。

    至于长青子,则是向岐山借了一头金雕坐骑,带着黄昶和吴大牛两人飘然下山,这一回他并没有告知去哪里。黄昶反正无所谓,只要知道掌教师尊是在带自己到处游历,增长见闻也就行了。而从头到尾都是稀里糊涂的吴大牛居然也能沉得住气,反正跟着师长走就是。

    那头金雕体型巨大,双翼伸展开来足足有数丈宽阔,比当初追杀了他们数千里的铁背苍鹰还要大上一圈儿。背上虽然承载着三个人,对其飞行也没太大影响,行动起来虽然不像飞舟那样可以昼夜不停,一日千里却也不在话下。不过长青子这一回似乎并不着急,下山以后一路优哉游哉,偶尔还带黄昶他们下到凡间市井之中,去领略当地与大周朝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

    被岐山剑派所守护的齐鲁二国,乃是神州大陆上很少见的接壤之国这两国的领土有很大部分互相紧靠在一起。若在其它地方恐怕早就被统合成为一个国家了,不过在齐鲁这边,齐国的国力较强,但由于其境内商业和文化水平都相当发达,素好高谈阔论,又向来以“礼仪之邦”自诩,做事情很讲究个面子和程序问题。

    而鲁国这边乃是天下闻名的学问之地,曾经出过一位虽以凡人之身,却行圣者之道的大儒孔丘,直至今日还有许多非常著名的学者在这里开馆授徒,素称君子之国,各国都有士子在这里求学,如果攻打这样一个国家在舆论上的压力就会非常大。

    而且鲁国在外交上也很聪明,向来事齐国为大齐国主称王,而鲁君则只称公,年年进贡问候。于是齐国对于一向恭谨侍奉的鲁国就不好轻启战端,以免落人口实当然,岐山剑派在其中的调解和控制也是两国间能保持和平的重要原因之一。

    长青子扮作游方道人,带着黄昶与吴大牛两个小子在齐国城市的街道上闲逛。这里的人烟比起大周来要繁茂不少,而且街市之上商贾数量极多,临街大都辟为店铺,整条街都是商户,而不像大周那边习惯将商人集中到固定的集市中去。

    齐人的服装也是花样繁多,这一点黄昶早在家乡时就屡屡听闻所谓“齐服多妖”,在诸国中齐服往往是被当作新潮流行的象征。而黄昶他们在大街上所见也果然如此,各种颜色各种式样都有,就连男子也有涂脂抹粉的,在这个类似春秋战国的时代中着实让人颇感惊艳。

    不过齐人并不文弱,也许是因为有岐山剑派罩着的关系,当地习剑之风极盛。大街上十个男人中至少八个佩剑的还不是花架子。黄昶他们曾看到过几次街头斗殴事件,那些头上戴花,面上敷粉的小白脸儿跟人动起手来居然颇有章法。据说齐国军队里的技击剑士更加厉害,当今天下几大著名军种:齐之技击士和魏之劲武卒,赵之突施骑,秦之陷阵士等等……都是属于一等一的强军。

    在齐国参观了一番之后,长青子又带他们去鲁国见识了一下。和齐人相比,鲁人的衣装服饰就要朴实许多,而且鲁人极重衣冠秩序,什么身份该穿哪一种衣裳,在大街上行走的人们可以轻易就分辨出来,不像齐国那边根本是乱穿衣,几乎不讲究上下尊卑。另外一点让黄昶他们印象深刻的就是鲁国无愧于“君子之国”美誉,他们在鲁国街市上行走数日就没见过一例吵嘴的,更不用说打架了。偶尔发生点冲突也都是双方抢着道歉,争相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如此自然吵不起来。

    鲁人亦好佩剑,但能否佩剑在他们这儿也属于一种待遇或是荣耀。一般庶民是无权佩剑的,只有拥有相当地位的人才有这资格。因为没见过人打架,也不知道那些佩剑之人剑术如何。不过既然同样是岐山脚下的,想必终归不会太差。

    长青子带着两名弟子主要是黄昶,见识过齐鲁二国的风貌民俗之后,便带他们乘着金雕一路继续向东。岐山本就在神州大陆的东侧,再继续东行不久,便离开了陆地,进入到一片汪洋大海之中。好在海上常有岛屿,晚上金雕可以降落休息。而奇怪的是长青子对于此行目标似乎并不确定,常常操控着巨雕在空中绕圈子,有时候还会摸出一个乌龟壳儿占卜推演一番,方才能决定前进方向。

    “师尊,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有一回黄昶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而长青子也毫不遮掩的回答道:

    “啊,我正在找一座岛,这个时候它应该就在这一带附近。”

    这句话让吴大牛都感到奇怪了:

    “这个时候?那岛是会移动的?”

    “确实,那是一座会移动的岛屿,你们看到就明白了。”

    长青子微笑着回答道,而黄昶吴大牛二人也不惊讶了,毕竟这个世界连漂浮在空中的仙山都有,出现会移动的岛屿也不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