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九 韮叶青霜 (订阅过200加更!)
    说话间,第六名弟子也终于无可奈何退了下来,至此昆仑剑修弟子中唯一没上过场的只剩下个慕容英。先前黄昶莫名其妙引发灵剑共鸣时还有些人不服气,毕竟这位黄大师兄到现在还没丝毫法力。但对于慕容英,这批剑修弟子普遍都还是比较佩服他的慕容英家传剑术本就极为厉害,又是天生最适合修炼本命剑的金行天赋奇才,乃是这一批西昆仑弟子中公认最适合成为剑修的人。

    所以在慕容英上去之前,大伙儿纷纷向他表示了祝福之意:

    “慕容师兄,就看你的了!”

    “慕容,努力啊!”

    “一定要拜一口灵剑回来!”

    面对师兄弟们的鼓励,慕容英面露苦笑之色,显然也没什么把握。但这时黄昶却拉住他,将他带到一边窃窃私语了一番:

    “慕容,待会儿你这样……这样……”

    听到黄昶的嘱咐,慕容英脸上显露出颇为意外的神色:

    “这样能行么?”

    “反正试试看吧。”

    两人嘀咕几句,慕容英便站上去了。先是和前面几位师兄弟一样演练了一套剑术,但同样也没能激起什么异象。之后,他便站到徐正谦徐掌门面前,由后者向他提出了与先前几个人同样的问题:

    “汝为何而修剑术?”

    这问题前头几个人的回答都大同小异,无非是要行侠仗义,维护天下正气之类。都很冠冕堂皇,但也都没什么效果。而慕容英在略略思索片刻之后,微微阖起双目,回应道:

    “吾修剑术,所为者四。”

    “为天地立心!”

    这句话与众不同的话一说出来,周围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凝重,一众弟子都睁大了眼睛。

    “为生民立命!”

    这下连徐正谦和长青子两人也都挑起了眉毛,而周围剑林之中则隐隐传来震颤之声。

    “为往圣继绝学!”

    剑林中声响大作,有若风雷。光是众人眼中所见,仅剑池周边就有数十口灵剑在嗡嗡作响。

    “为万世开太平!”

    慕容英话音刚落,便听到一声清唳,犹如九天鹤鸣,随即便看见一道青光自剑林中冲天而起,围绕着慕容英飞行数匝,最终轻轻悬在他面前,却是一口宽仅两指,形如韭叶的细长宝剑。这口剑没有剑柄和剑锷飞剑无需握持。只一条犹如缎子般柔滑的剑身上散发出一层青朦朦宛如雾气般的灵光,映得人头脸皆碧。

    四周围一片哗然,诸弟子都在欢呼不已。而慕容英自己更是激动的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还是旁边徐正谦徐掌门对于这种情况看得比较多,仍然保持着平静态度,手捋胡须,淡然笑道:

    “慕容师侄果然也是个有机缘的,此剑名为‘韮叶青霜’,乃是昔日我岐山一位大圆满阶段的炼气弟子所遗留,当时他其实已经把这口飞剑给提升到了法元阶段,近乎于法宝的地步了。只可惜本身在渡雷劫时却功亏一篑,身死道消,空遗此宝于剑冢之中。今日慕容师侄既是有幸得到了此剑垂青,被认为新主,只要能真正令它服膺于你,今后到法元之前都可以不必专门去提升本命剑的品质了。”

    一番话只说得周边那些昆仑弟子个个面色赤红,呼吸急促,那份羡慕嫉妒之情简直甭提了直接就达到了法元期的飞剑法宝啊!剑修什么最难?提高本命剑的品质最难!就算昆仑弟子财大气粗,有宗门可以依靠,要想凑足法元飞剑的材料也绝非轻易就能做到。至少也要经过十多年积累,为宗门完成大量任务之后才能从门派里换取到相应奖励。

    而慕容英居然直截了当的跨过了这一关!今后他只需专心提升本身实力,就能一心一意只管突破法元天关了,这怎么能不让人嫉妒到发狂!

    在一片灼热到几乎要烧起来的视线下,慕容英按照徐掌门指点,小心翼翼将中指凑上去,让飞剑割破自己手指,滴了几滴指尖血在那口“韮叶青霜”宝剑上按照他们修仙者的行功法诀,指尖与心脉相通,指尖血便相当于心头血。

    这几滴殷红鲜血一滴上去,立即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消失,好像是被吸收到了剑身之中,这便是修士收服法器最常用的血祭仪式。而在经过这个仪式后,那口青霜剑也愈发的活泼灵动起来,绕着慕容英身侧来回飞舞了数圈,最终却还是轻轻落到慕容英高高举起的双掌之中,就仿佛一个痴情少女跃入到情郎的怀抱一般。

    慕容英的动作刚一结束,周围昆仑弟子便“轰”的一声围了上来,大家伙儿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饶是慕容英平日里最是冷面冷心的一个人,这会儿却也摆不出酷脸了,只能呵呵赔笑不止,又做出了一大堆请吃请喝的请客许诺,好不容易才抽出空来,悄悄对黄昶说了一句“多谢”。

    黄昶则是轻描淡写的一笑而过:咱们兄弟之间还说什么谢字呢。慕容英确实也没怎么太强烈的表达他本来也不擅长这个,放在心里就足够了。

    而这时旁边那些弟子却也想起先前黄昶与慕容英的窃窃私语,顿时有一人心怀不满道:

    “黄师兄偏心!明明有好办法,却只告诉慕容师兄一个!”

    这个罪名岂能乱担的!黄昶连忙摆手不迭道:

    “休要乱讲啊,刚才我不过让慕容平心静气,保持镇定而已。”

    “可慕容师兄能说出那么大气魄的誓词,肯定是黄师兄你教的吧咱们中间也只有你读过那么多书!”

    那弟子居然依旧不依不饶,而黄昶也推辞到底,坚决不认:

    “岂有此理,这通灵之剑岂是随便靠几句豪言壮语便能骗到的?总还是慕容他自己心正意诚,方能引动灵剑认主。否则历年来前来立誓的岐山弟子那么多,师长前辈随便教几句话便能领走一口灵剑的话,这岐山剑冢还不早就被领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