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八 剑冢之行(下)(订阅过100加更)
    说完这句话,徐正谦也不理会那些昆仑弟子的窃窃私语,便转过头在剑池旁边焚香祈祷,准备开始仪式了。而一众弟子也都连忙敛声静气,跟着徐掌门一起开始默默念诵。

    仪式的开头部分是和西昆仑一样,毕竟两派本出同源。不过在祭拜了天地祖先之后,众弟子们在徐正谦徐掌门的带领下,开始学着吟唱起一首古拙雄朴的歌谣:

    巍巍大任,自今为始。

    以吾命寿,立此为誓:

    不争俗荣,不履寸土。

    心念所归,无惧无退。

    袍泽同心,以驻万方。

    岂曰无冕,克勤于斯。

    岂曰无荣,为民守望。

    铸兵利剑,暗夜无当。

    腾焰熊熊,炽烈华光。

    耀耀破晓,璨以晨煌。

    夙昧苦寒,薄御猃狁。

    勖哉劲旅,如焰如光。

    长干执剑,护庇万民。

    勖哉大旅,以匡吾邦。

    奉吾身名,当此大任。

    于今挺身,永无终飨。

    …………

    歌词简短而富有古意,似乎是上古时期的韵律,听起来余音袅袅,甚是激动人心。不过在黄昶旁边,文化程度始终难以提高的吴大牛却忍不住轻轻拍了拍好友,小声问道:

    “阿昶,他们在唱什么啊?”

    黄昶想了想,低声回应道:

    “这应该就是岐山剑誓了,好像是上古时期某个武士群体的誓言……那想必便是岐山剑派的前身。”

    “啥意思啊?俺咋都听不懂呢?”

    吴大牛摸着脑袋道,黄昶略略思索了片刻,点头道:

    “大致是这个意思吧:如山岳般的责任,我从今日开始承担,立下至死方休的誓言:我立誓不争荣宠,不受封地。我立誓尽忠职守,永不退缩。我是黑暗中的利剑,边境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我是威慑敌人的号角,守护民众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奉献给这份责任,今日如此,日日皆然。”

    黄昶的声音并不算响,但就在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把这段誓词翻译给吴大牛听之后,却忽然听到周围剑阵之中传来一阵嗡嗡声那成百上千口原本只是静静屹立在大地上的通灵宝剑,竟然有好几口开始蜂鸣颤动起来。

    徐正谦以及诸多昆仑弟子这边刚刚结束了誓言歌唱,立即注意到此等异象,顿时一群人都在用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黄昶:

    “……不会吧。”

    “黄师兄?怎么会是你?”

    黄昶起初先是一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随即便恍然大悟只见距离养剑池不算太远之处,一口样式奇古,流溢着七彩荧光的宝剑拔地而起,径直朝他面前飞了过来。

    “哇?这样也行!”

    黄昶顿时一阵狂喜原来自己还是挺有主角运的么!只是因为在前世里看过某本名著中的守夜人誓词跟这差不多,大致修改下拿来应付吴大牛的,居然也能引来宝剑认主?前世里那些仙侠小说主人公的好运气,自己终于也可以享受一回啦……诶,等等,等等!别走啊!

    那口飞剑绕着他转了一圈,似乎是发现他并无法力在身,压根儿不是修士,哧溜溜的居然又飞回去了!扑哧一下又插回到原来那个位置,而周围剑鸣也都渐渐停止。

    所谓大喜之后必有大悲,黄昶觉得就是专门用来形容自己眼下的心情了。曾经有那么一口通灵飞剑就在自己面前,可自己却没能把握住……见鬼的识见障!该死的感应关!害苦我啦!

    黄昶眼巴巴看着那口飞剑来而复返,心情也跟着大起大落一回。而四周围传来的声音也是一样:从一开始的惊奇叫喊,到中途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赞叹,到最终却是转化为或是惋惜,或是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声。

    就连那位岐山徐掌门看到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他已经知道黄昶的情况,以及长青子专程带他过来的用意,此时却也无奈摇头:

    “这个……唉,黄师侄,你还真是个有气运的人,可惜终究还差了那么一点点机缘……”

    “不会吧……师伯,就不能通融一下么?我能不能先把这剑带在身边啊?将来有了法力再慢慢沟通么。”

    黄昶惨叫道,徐正谦苦笑着摇头:

    “不好意思,我岐山素有定规:没有法力的人绝对不能拜领前辈遗剑以你的能力也根本保不住它,若引来其他修士觊觎,反而会给你带来灾祸的。”

    “那……若日后弟子过了感应关,有了法力,再来剑冢求取可以么?”

    黄昶还想做点努力,但徐正谦只是微笑着摇头:

    “那是以后的事情,能不能成功,要看你那时候的机缘如何这些飞剑虽然略略通灵,却终究还没有灵智,也没有记忆的。”

    黄昶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这时候旁边一只手轻轻摆放在他的肩上,却是长青子掌教。

    “阿昶,所谓机缘就是这样,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莫要强求,强求多半会带来灾祸。”

    “是,弟子明白了。”

    黄昶黯然道,默默退了下去。而周围那些昆仑弟子却都激动起来黄昶的差点成功让他们感受到很大希望,这些通灵宝剑似乎也不难被打动么?自己可是正宗剑修,总不应该比个没法力的要差吧!

    那一帮弟子顿时都兴冲冲的骚动起来,之后轮到他们表现时便在养剑池前各逞威风,有的舞剑挥拳,有的立志许愿……总之是各出奇谋,想方设法试图能得到某一口灵剑的承认。不过,很遗憾的,前几个上去闹腾了半天,周边那边剑林就是安安静静,一点反应都没有。

    眼看这边七个人已经上去过了五个,都是一无所获,还有一个仍在剑池前卖力表演,但也没激起什么动静的样子。徐掌门轻轻叹了口气,转头朝长青子道:

    “看来有缘份的师侄还是不多啊。”

    长青子脸上倒丝毫没有失望之色,他朝那些昆仑弟子方向偏了偏头,半是应和,半是向那些弟子解释般说道:

    “能得到灵剑认可的人本就极少,即使岐山本门弟子,每一批能出一两个也很不容易了。咱们这次才七个人,一个没有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