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六 剑冢之行(上)(求订阅!求月票!)
    此后几天,这批西昆仑的剑修弟子便在岐山上安顿下来,准备接受岐山剑派的教导,以及配合铸造属于自己的专用本命剑。

    岐山为每一个剑修弟子提供的本命剑都是私人定制,岐山铸剑堂的师傅们需要测度估量每一名求剑弟子当前以及将来成长后的身高,臂长,力量,以决定剑型尺寸。除此之外还要了解该弟子的主修功法,灵根天赋,五行特长,甚至连性格因素都要考虑在内这是为了确定用来铸造法剑的材料。

    这些本命剑在将来是有可能被提升为法器,法宝,甚至灵宝的。所以从一开始所用的材料就非常特殊,什么玄铁之精,赤火元铜,太阳金魄,琉璃水银砂等等……都是修仙界中专门用来制造法器的胚材,而非寻常金铁。当然这些材料在修仙界中也都属于用量比较大,价值不算特别高的。毕竟是为才刚入门的新弟子所制,将来前途如何谁都不知道,也不可能用上什么太过高级的材料。日后随着该弟子境界提升,要想进一步提升法剑品质,所需的种种珍奇异料,还是要依靠其主人自己去到处搜集的。

    不过,这些材料所谓的“价值不算高”也只是相对于昆仑,岐山等顶级大宗派而言,天下修仙宗门中有能力为弟子大批量定制法器的可没几家。在绝大多数普通门派中,获得制造法器的灵材乃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根本轮不到普通弟子沾边。

    另外,在接受定制之前,这些剑修弟子们还可以有另一个选择他们可以去岐山剑冢中一趟,在那里收藏着的千千万万口前辈遗剑中拜领一把,祭炼之后作为自己的本命剑,继续将其提升下去。

    “拜领岐山前辈们留下的成品法剑,有利又有弊。有利之处是那些法剑都已经过前辈多年祭炼,若能完全炼化,操控起来便更加圆润如意。而一般新硎之剑往往都会有火气,操控起来较为生疏,需要驯养熟悉一段时间之后方可用好。”

    “另一方面,前辈留下的成品法剑,往往已是经过了多年温养和提升,其间加入过不少珍奇材料,法剑的品质肯定会比宗门初次提供的要好很多。有些甚至已经接近甚至达到了法宝的水平,如果那样的话根本不必多考虑,能够拜领到一口便是上上大吉了。”

    “但其弊端也恰恰是来自前辈的遗留法器不同于普通兵刃器具,不是拿到手就能用的。越是强悍的法器,想要彻底炼化为己用就越是困难。新铸之剑会考虑到新弟子的水平,之前没有主人的新法剑在初次炼化上也不会遇到太多困难。”

    “但那些前辈们遗留下来的成品剑却不同,法剑品质的提升同样也意味着炼化难度的大大增加。尤其是那些被当作本命之剑祭炼过的,其内部已经建立了前主人的血脉和神魂印记,旁人再想要重新将其驯服炼化,就非得抹去那些原主印记不可而岐山决不允许这么做,以一般新入门弟子的功力,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新弟子想要拜领前辈遗剑,通常只能找那些没被当作本命剑的,而不是本命之剑的话,之前往往得不到太多提升。偶尔有品质比较好,又容易炼化的普通法剑,岐山剑修弟子那么多,大约早被人挑走了……就算能碰到一口材质不错的,其型制与材料也未必符合自己的习惯和功法,而本命剑如果用着不顺手的话,即使材质上佳,也未必能提高多少战力,甚至有可能反而影响到今后晋升。”

    “哦,对了,还有一点要告诉你们:去剑冢拜领前辈遗剑的人,都要另行立下一个誓言:当本人道途将尽,大限将至之时,需得将拜领之剑归还到剑冢。如果不幸中途陨落,岐山派也会尽量设法取回这口遗剑,送回剑冢之新一代弟子选用。而如果是新铸之剑的话,宗门就不做要求,将来可以留传给家族子孙或亲传弟子,也可以送入剑冢之中作为遗剑,造福岐山后辈这完全取决于自己的意愿。”

    “各种因素考虑下来,如果只是拜领到一口寻常法剑,比起使用岐山专门为自己新铸之剑,很难说好上多少。所以,是否需要拜领岐山前辈的遗剑,大家自行决定就是。”

    当这一批七名昆仑剑修弟子,以及被长青子掌教带着来开眼界的黄昶,吴大牛等人来到岐山剑冢之前时,他们脑海中都浮现出了先前灵虚子师叔告诉大家的这些讯息。

    不过无论他们是否想要拜领岐山前辈的遗剑,这一趟剑冢之行却是非走不可岐山剑冢乃是岐山派根本核心之地,每一个新入门弟子都要在这里,对着岐山历代先辈的遗剑立下誓言,毕生遵守道义,维护岐山侠名这便是岐山剑誓。

    …………

    才刚刚走进剑冢入口处的牌坊大门,便感到一股金铁锐气扑面而来,所有人脸上身上都隐隐有一种刺痛之感,皮肤不禁战栗,仿佛正被锋锐无比的利刃指着面门。

    “剑气!”

    用不着任何人提醒,只要看见眼前那一片密密麻麻的宝剑从林,便能理解这股战栗之感自何而来剑冢里头的地形并无多少特异之处,就是一片非常大的洼地。在洼地中央乃是一泓清水池塘,那是养剑池,当年古昆仑仙人们用于温养飞剑的宝地相传古代仙人对于剑质要求极高,每一口新铸造出来的宝剑都要在这里放上个三五百年乃至于数千年,直待其养成灵性之后方会取用。

    而昆仑的后辈们则把这处宝地给利用到了极处如今在这一整片洼地之中,铺天盖地的摆满了无数口法剑:有的大如船桨;有的细如草叶;有些长似枪矛;也有短如匕首;有插在地上的;也有随意平放的……总之是千姿百态,应有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