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五 岐山剑派(四)
    “然而这些石上文字除了蕴含有岐山前辈的道法外,还有另外一重意义……”

    长青子微微笑道:

    “我们西昆仑招募新弟子时是用的金桥验心之考,用一件法宝形成的幻境考验你们的内心。而欲入岐山剑派的人,则都要在这块石壁前驻足停留以接受考验岐山历代前辈们在这块石壁上留字的时候,留存其中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功法与感悟,更留下了满腔的浩然正气……”

    “凡有心怀歹念的奸佞邪恶之辈,在这块石壁前是待不住的。甚至据说若是真正大奸大恶之徒,哪怕在这石壁前稍站片刻,便会被石壁中蕴含着的剑气直接震断心脉而死。而那些同样抱持着侠义之心的年轻人,则可以得到岐山前辈们的承认,获得更多感悟……”

    说到这里时,长青子看向那几个自称被壁上文字吓到了的弟子:

    “你们会觉得这壁上文字刺眼,恐怕便是因为内心中多多少少还有些不大妥当之处,日后当多多自省才是。”

    那几名弟子均是目瞪口呆,但也不敢申辩,只得低头逊谢掌教师尊教诲。

    说到最后时,长青子注目着那块石壁,悠然叹道:

    “这个‘义’字,本不在三十六天篆之中。但在岐山派,却素来是将其当作天道来参悟的……义之所在,虽千万人亦往矣这是岐山剑派数千年来始终奉行不渝的宗旨。岐山弟子只要是为了坚持心中道义,即使屡屡遭逢强敌,哪怕身死魂消也从不顾惜。岐山派历史上就为了这个‘义’字,曾经多次与强大无比的对手死拼硬撼,甚至连仙山宗门都被攻破过好几回……但他们从不气馁,也不改初衷,一次又一次的顽强重新立起,方有今日之盛。”

    一众弟子皆是感叹不已,但黄昶喜欢刨根问底的老毛病却又发作,私下里悄悄询问长青子道:

    “不好意思,师尊,我能问一下么?……岐山倒霉的时候咱们昆仑在干啥呢?”

    后者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却还是做出了回应:

    “岐山宗门历史上被攻破过七次,前四次都是在咱们西昆仑帮助下得以击败强敌重建山门的,后来三次便主要是依靠他们自身力量了……不过那几回咱们西昆仑修士的伤亡也并不少。”

    “哦……”

    黄昶摸了摸鼻子,心下有些明白了这两派的关系远比他想象中还要紧密许多,岐山剑派是顶在前头高举大义名份扛招牌的,而西昆仑则是躲在背后暗矬矬提供打手的,必要时甚至赤膊上阵的事情估计也没少干。

    说话之间,这条翔云飞舟已是轻轻在平台边缘降落下来,在那里正有数人在等候迎接。规模并不大,但长青子和灵虚子两位前辈却都变得十分肃穆,他们仔细整理了衣冠仪容,也让诸弟子都敛声静气,保持仪容跟在他们后面逐次下船。

    先前见过的那位张景玄张师伯也在欢迎人群中,不过却只排在第二位,站在他前头的乃是一位身穿紫色道衣,宽袍广袖,峨冠博带的中年修士。只见他神情儒雅,面如冠玉,三缕美髯飘洒于胸前,看上去不象是个法力通神的大修士,倒仿佛一位饱读诗书的儒生。

    如此气度,当然不是凡人长青子人还在船上时,便朝他长笑招呼道:

    “徐道友,多年不见,法力愈显高深了啊。”

    随着掌教师尊开口,昆仑弟子亦都低头施礼这一位的名号他们早就听说过,便是岐山剑派如今的掌门人徐正谦了,和西昆仑道场一样,也“只”是一位法元后期修士。但能够作为执掌东岐山一脉的掌门人,哪怕只是名义上的首脑,其实力必定非同小可,决非一般法元修士所能相提并论。

    这位徐掌门笑容温和,行事却颇为方正,并不像长青子这样熟不拘礼,而是等到长青子等人走到他面前时,方才弯下腰来,宽大袖子几乎碰到地面,行了一个非常标准的揖礼,之后才笑道:

    “不想是长青道兄亲临,未及出山迎接,还望道兄勿要见怪才是。”

    长青子拉着他的手大笑摇头:

    “你啊你,还是这副死板性子……我们之间客气什么呢。”

    两位顶级宗门的掌门人互相寒暄了几句,之后便携手上山。黄昶等人亦跟随在旁。一路上只见种种奇珍异景,灵虚子,张景玄等人不时含笑讲解,这里与西昆仑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也有更多不同。

    待一行人来到主峰山顶,也就是岐山派的核心大殿前时,长青子忽然仰望那殿上牌匾,哈哈笑道:

    “又给换成《正气堂》啦?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这块牌匾还是《剑气冲霄》来着。”

    “正气为本,剑术为辅。纵使剑气冲霄,若没有一腔正气主导,难免走向歪路邪路上去。故此弟以为还是《正气堂》牌匾更能接近我岐山道法真意一些。”

    徐正谦正容道,随即又转向跟在长青子身后那些西昆仑弟子:

    “诸位师侄,你们既入我岐山门中修行剑术,亦当牢牢记住:岐山剑术虽强,却不是给人用来横行霸道的。每一个岐山弟子在被赐予法剑之时,都需立下剑誓:此生决不以剑为恶。违誓者纵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宗门追杀到底,决不宽贷!”

    “岐山昆仑本为一体,凡我岐山弟子所能学到的功法,该有的机缘,昆仑弟子一样都不会少。而对你们的要求也是一样同样要立下誓言后,方可得传我岐山剑道,日后若有违背,亦当受我岐山之罚,你们可愿意立誓么?”

    这一点,在船上时灵虚子早就跟大伙儿说过,所以此时除了黄昶与吴大牛两人之外,其余七名预定为剑修的昆仑弟子皆郑重拜倒,举手为誓:

    “弟子等愿遵岐山之规,守宗门之誓。”

    “很好。”

    徐正谦点点头,终于拈须微笑:

    “那么,欢迎你们来到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