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四 岐山剑派(三)
    “万剑诛仙大阵,便是由岐山剑冢中收藏着的诸多本命飞剑所组成的护山阵法。这些本命剑都是被岐山历代前辈修士淬炼多年,修士虽亡,剑中却仍然保留了当年主人牵挂其中的一缕神识。当岐山遭遇到外敌入侵的时候,这些本命飞剑的威力便会在法阵与旧主英魂的双重催动下重新爆发出来,以维护宗门千千万万口飞剑冲天而起!就算是元婴级别的强者也无法抵挡。岐山历史上曾经有过七次被外敌攻破的劫难,但是自从这万剑诛仙阵初步成型之后,便再也没被攻破过了。”

    “照这么说,这‘万剑诛仙阵’竟然是个拥有成长性的法阵。它的威力可以随着飞剑增加而不断增强,岂不是迟早有一天会盖过我们的‘紫霄雷云阵’么?”

    能问出这种问题的当然只有理科生黄昶,受前世教育影响,他看问题的角度总是和寻常修仙弟子有所不同。这是他的优势也是劣势优势是宗门师长都觉得这孩子果然颇有天份,值得下功夫去培养。劣势么就是他现在站在这儿的原因了人家觉得理所当然的天地灵气概念,在他却居然是一道难以打破的识见障壁!

    黄昶在得到那位“鬼圣”祖师的指点之后,也曾仔细考虑过自己的这种思考方式是否有问题,自己是不是应该彻底放弃前世思维,转而完全用一个仙侠世界本土居民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但是在反复权衡判断之后,他决定还是按自己原来的习惯去做,而并不强求融入这个世界。

    因为他始终觉得自己前世的记忆学识对于自己认识,理解这个世界应该算是一种财富而非拖累。自己今天能够站在这里,不正是因为两世为人,拥有前世那个科学社会的见识,能够从不同角度看待这个世界而带来的优势么?自己在前世里所养成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以及处理解决问题的方法论,这些都早已融入到自己内心深处,硬要放弃,转而用这个世界普通原住民的方式来生活,恐怕到最后只会落个邯郸学步,两头不着落的下场。

    故此黄昶还是那个黄昶,而长青子对他时常冒出来的这些稀奇想法倒也颇为欣赏,此时听到黄昶的疑问,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却哑然失笑,点头道:

    “不错,确实如此。这万剑诛仙阵虽然现在还比不上我派的紫霄雷云阵,可只要历代岐山弟子同心协力,日后迟早能超过我们。可见前辈遗泽再怎么丰厚,终究不如自己奋发图强来的好……将来把西昆仑发扬光大,也要看你们这些后辈弟子的努力了。”

    不愧是做掌门的,轻轻巧巧一句话,便将话题扯到了另一方面去。而慕容英等人也立即纷纷表态必定会努力奋斗,光大师门。

    …………

    飞舟再行片刻,不觉已经抵达了最终目的地岐山剑派的山门迎客坪前。和西昆仑的格局差不多,岐山剑派也是在位于半山腰的位置开辟了一片巨大广场,用来作为山门入口它们这些飘浮在空中的仙山没有道路与下方相连,往来客人都是飞上来的。

    而来自西昆仑的新弟子们在岐山剑派的山门处再度被狠狠震撼了一回就在这大片平地尽头,正对着岐山山门牌坊的山壁上,镌刻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義”字,笔锋刚硬,英气逼人,堪称银钩铁划,一眼望去便能感觉到一股锐气扑面而来。而在这个巨大“義”周围,则另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文字杂乱排列,有些是“正侠善”等,但最多的还是一个个“義”字。

    飞舟上长青子,灵虚子等法元前辈显然是早就见识过的,更兼法力深厚,看到这块石壁时都不以为意。但黄昶,慕容英等头一次过来的新弟子们却都发出“啊哦”之声,有些人还向后倒退了一步,仿佛受不了那些文字的气魄似的。

    “阿昶,你从这些文字中看出了什么?”

    长青子忽然问道,黄昶想了想,回答道:

    “这些文字好像是有人用利器在山壁上一气呵成直接写出来的……年代相隔似乎甚是久远?”

    长青子无奈摇摇头,叹息道:

    “还是脱不了匠人气啊……慕容呢,你看出些什么?”

    慕容英面对那石壁,眼中却满是惊叹之色,手指轻轻划动不已:

    “弟子觉得那个‘义’字之中好像蕴含着一路绝妙剑法,至高至妙,一时间却难以参悟。其它文字中仿佛也各有奥妙。”

    长青子面上这才稍露满意之色,点头赞道:

    “不错,你的天赋果然适合修剑……”

    之后他又一一询问了其他人,把每个新弟子都问到,有说似乎领悟到什么的,有说啥都看不出的,也有说觉得文字刺眼被吓了一大跳的……每个人的回答都各不相同。而长青子直到最后,方才开口解释道:

    “这块‘义’字石壁,乃是昔年岐山派的开山祖师以剑气书写留存至今,据说在其中包含了那位祖师爷生平所参悟的天地大道。不管是炼气修士,法元仙师,甚至就连金丹真人,在这块石壁前都会有所感触。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可以触摸到一点岐山祖师所领悟的道法真谛……当然,要数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效果最为明显。”

    “而周围那些小字,也都是岐山派历史上极为出色的大修士们所遗留,其间同样蕴含了那些修士大能所领悟到的天道奥秘,故此在这块石壁前时常有人参悟,甚至有些别派修士,在遭遇到瓶颈关口时专程前来岐山山门,就为观摹参悟这块石壁,以求领悟突破。”

    随着长青子手指所向,大家果然看见在那块石壁之前有不少人,有些并非岐山装束,他们或坐或站,或安静不言或手舞足蹈,却都在为石壁上那个简单古朴的“义”字而沉醉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