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二 岐山剑派(一)
    此后十余日间,飞舟昼夜不停的在空中飞行。不知不觉间,航程已是过了大半。

    黄昶他们在这十几天中可谓大开眼界,接触到了许多生平从未见过的奇闻轶事。翔云飞舟在空中航行,已经是避开了地面上的绝大多数危险,但在有些地方却还是难免遇到麻烦他们曾经小心翼翼从一只金翅大鹏鸟的巢穴领地附近掠过,却偏偏遇上那头据说有相当于金丹修为的大鹏鸟睡醒了出来巡视。

    虽然还相隔的很远,船上所有人却都能感受到一股冲天煞气扑面而来,法元修士尚能勉强支持,一干青衣炼气弟子却全都被这股威势压制的趴在船板上动弹不得。幸亏领队灵虚子当机立断,立刻把飞舟降落到地面上,向对方表达了屈服之意,那只大鹏鸟方才没怎么难为他们,只在天上转了一圈,抓了一条金角巨蟒作为食物,便自顾自飞走。

    事后灵虚子以手抚额连道好险那大鹏鸟已成妖中之王,性情高傲无比,最是见不得有什么东西在它面前卖弄飞行本领。若是有谁不知好歹,被它盯上还敢在空中飞着逃跑的话,哪怕速度再快,也抵不过这只大鹏翅膀随便扇上几下,便肯定会被追上撕碎……

    之后又有一次,他们的飞舟在空中恰好碰到一群正在迁徙的铁背苍鹰,结果被那些两翼伸展开来足足有七八丈宽广,钢喙铁爪可以轻松捕杀巨象犀牛的扁毛畜牲一路追杀了数千里之遥,长青子与灵虚子这两位实力强悍的法元修士一站船头一站船尾,用上各种手段,好不容易才护住飞舟,没被这些强悍巨鹰给弄坏掉。

    到这时候大家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区区九个练气弟子出门,宗门却要安排好几位法元前辈亲自护送了。往年通常是派三个人:两位法元初期的前辈负责轮流操控飞舟,确保飞舟能够日夜不停地前进。而另外一位则是象灵虚子师叔这样,不但至少拥有法元中期以上修为,而且江湖经验非常丰富的强悍人物来担任领队,如此方可应付一路上的危险,以及各种难以预料的突发情况。

    而这一回因为多了一位实力达到法元后期的昆仑掌教同行,安全性又要提高不少。但即使如此,这一路上遇到的惊险之处也不在少数即使是飞在空中,也不一定绝对安全。

    好在这次新奇而危险的旅程终于即将抵达尽头,随着飞舟进入到东岐地界,属于岐山剑派的控制范围以后,一路上就安静了许多。从西昆仑到东岐山这一路上本来要经过好几个大门派的地盘,但灵虚子选择的路线却是尽量绕过去,有时候甚至宁肯从较为危险的空域溜过,也不想进入其它门派的领地有西昆仑掌教在船上,随便去哪家门派露个面,人家都不可能把这条船当作普通过客对待,肯定要郑重其事热情接待,不耽搁个十天半月多半是走不掉的。所以还是不要声张,悄悄通过比较好。

    不过到了目的地,岐山剑派这边之后,终究不可能再偷偷摸摸了在距离岐山还有一段距离时,灵虚子便朝着岐山方向放出了一枚传讯符箓,以免作了不速之客。而对方的反应也很迅速:不久之后便有一道高速飞行的剑光冲着飞舟疾行而来,落到船头上时一分为二,一边是柄金光灿灿的飞剑,另一边则是个高冠玄衣的清癯修士。

    “哈哈,长青,怎么是你亲自来?难得有空千里迢迢来我岐山做客啊!”

    这位修士显然是已经达到了可以人剑合一,剑遁飞行阶段的强力剑修。他和长青子掌教的关系似乎非常好,无论神态还是语气都一副熟不拘礼的样子。

    “闲来无事,带着弟子们出来开开眼界,让他们见识见识天下第一侠义宗门的气魄,日后也好效仿学习啊。”

    长青子微笑着回应道,只是回应的话语让黄昶稍稍有些奇怪西昆仑一向是以天下第一仙门自居。和岐山剑派关系虽然不错,可平日里内部谈论起来,却也只不过承认对方堪称天下第一剑修宗门而已。但这回长青子当面却不称赞对方培养剑修的能力,而说什么“天下第一侠义宗门”,着实让人费解。

    不过长青子这番话的效果却非常好,那清癯修士一听之下就哈哈大笑起来:

    “说得好!我岐山弟子,最值得自傲的并非剑修之术,而是一份永不消磨的侠义之心。修剑乃为行侠,剑术为辅弼,侠义方为根本各位师侄欲学我岐山剑术,这一点可千万要记住啰!”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这位修士的目光却是落到了早已等候在船甲板上的青衣弟子们身上。在看到黄昶时双目微微一凝,显然是看出他并无法力在身,但也没说什么。而此时长青子也正式将他介绍给这边弟子们:

    “这位是张景玄张师伯,岐山剑修中金丹以下的第一人,亦为本座多年至交。”

    长青子也是剑修,当年来岐山剑派“进修”过的,和岐山的人关系密切自是理所当然。众弟子们连忙躬身行礼,口称“张师伯好”,那张景玄亦一一颔首还礼,并不因为这些弟子实力辈分的低微而有所怠慢。

    之后这位张师伯又与灵虚子及另外两位法元前辈见过礼数,便站在船头为他们引路。随着前方的雾气渐渐散去,在飞舟船头位置逐渐显出一条巨大无比的浮空山脉来,整体格局与西昆仑山有些相似毕竟当年是从同一座擎天巨柱上碎裂开来的。不过在靠近了之后,还是能看出要比西昆仑小了不少。

    飞舟径直飞向岐山,靠的越近,看的越是清楚。比起西昆仑山的雄伟壮丽,岐山似乎更要显得清静幽雅些。岐山的山体并不象西昆仑那样被重重云雾包裹,山上翠林玄舍全都清晰可见,只在半山腰位置隐见几片云彩漂浮,清雅飘逸,当真是美不胜收,充满了仙家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