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八十一 天高地广?此界无涯(下)
    而他所留下的数卷游记也成为神州大陆这边对外面世界介绍最多的文献,但原卷早已散佚,而抄本也通常被藏诸于各大宗门的经阁中,一般人很难看到。不过在这篇游记的封面却是人人都知道的便是这“天高地广,此界无涯”八个字。

    此后话题却又从全天下转到了神州大陆本身及其诸国方面在黄昶想来这神州大陆既是如此之大,上面的国家与人口肯定也是不得了。他先前在京城等待那数月之时曾经多次听人说起:我大周幅员万里,国力强盛,乃全天下数一数二的大邦国。这天下既然如此之大,这大周王朝想来也是巨大无比?不过黄昶因此却也有些奇怪:这个世界虽有仙法道术,但国家统治的手段似乎仍是传统封建王朝那一套,以这种原始的统治手段,想要有效控制面积远超地球的国土,似乎不太可能?

    不过灵虚子在听到他的疑惑后却笑了笑,脸上现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大周么,在这神州大陆之上确实也算数一数二的大邦了。只是要说大到什么程度,倒也未必。”

    之后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构成大周王朝的若干郡县,黄昶大致估量了一下,发现却也只和他前世的那些传统中原王朝差不多,就一个封建王朝来说不算小了。但相对于这片巨大无比的陆地,也绝对称不上大。

    “那我们此时应该已经离开大周国土了吧?”

    黄昶指了指脚底下,见灵虚子点头,又问道:

    “那,咱们现在是在哪一国呢?”

    灵虚子却又笑着摇摇头:

    “哪一国都不是,这下面很大一片都是荒原绝域,绝非凡人所能待得住的。”

    黄昶不解,灵虚子不得不又解释了一番,方才让黄昶意识到自己又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这个世界不同于地球,人类的扩张能力还远未达到可以无视周边环境的地步。事实上在这片神州大陆上,凡人所能聚集居住的地方并不太多。

    而在这片大陆的绝大部分区域中,都还是充斥着巫蛮,妖兽,精怪,幽鬼……等等凶横的超自然力量族裔,对于普通凡人来说,当然也是充满了危险的蛮荒绝域。只有修士才敢出入其中但也不是全部。黄昶他们的翔云飞舟需要飞行那么长时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需要绕路很多地方甚至危险到连法元以上的修士都不敢贸然进入,运气不好甚至连金丹期大修士都有可能陨落其中。

    因此在这片大陆上,一个国家基本上就是一片独立的人类聚居区,通常是由某一家修仙宗门进行庇护。像地处于神州大陆西部的大周王朝,就是由西昆仑作为护国宗派,在保护这个国家不受妖魔鬼怪等超自然力量威胁的同时,也从这个凡人国度内获取修仙宗门延续发展最为重要的资源:人才。

    在大周的更西边,则另有一国曰秦,秦人最早乃是专门为周王室养马的部族,后来渐渐发展壮大起来。因其骁勇善战,为周王室护卫着西边疆土,算是周朝附庸,昆仑山偶尔也会照顾他们一些。

    至于与昆仑齐名的岐山剑派,则是东方大国齐国与鲁国的护国宗门;在大陆南方,则另有一幅员辽阔之大国曰楚;至于中部以及北方,则由于人类的聚居区较为分散,形成了若干中小型国家:赵,魏,韩,燕等,基本上每一国也都受一家仙门庇护,只是无论国家还是宗门,其规模都远不如西周东齐和他们背后的昆仑与岐山了。

    “这不就是春秋战国的形势么……这个世界和我前世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在名称上会这么巧合?”

    黄昶对此颇为好奇,但一时间却也找不出答案来。不过这个世界诸国之间的关系远不像他前世战国那么混乱,诸国之间很少发生战争因为打不起来。各国的国境线基本不接壤,在诸国之间往往是隔着成千乃至于上万里的蛮荒险域,把普通凡人士兵投入进去除了自杀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当然诸国之间也有道路联通,但那多半是在仙门帮助下费了千辛万苦才开拓出来,在地势险要处往往设立有关口,稍微派点精兵强将就能确保固若金汤。而且平时这些道路也要由仙门派人帮忙维护才能保持畅通。进攻这种地方就相当于跟人家的护国仙门过不去,又是劳师袭远,胜算极小,故此除非仙门之间互相打起来,否则一般凡人国君多半没胆子惹事的。

    这种和平已经持续了上千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会继续保持下去。而这也是当今各大仙门所乐意看见的他们可不想凡人之间因为战争出现大量伤亡,这会影响到他们从人间吸收新生力量的。

    不过黄昶觉得可能也正是这种由仙门主导的和平,使得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得非常缓慢历经千年,到现在各国虽有郡县之设,但在诸国的总体制度上,却依然是以“封土建国”的诸侯分封制为主流:大周,大楚两个王朝的君主自称为天子,皇帝,而其它略小一点的国家如齐,鲁,赵,魏,韩等国均是称王,更小一点的则自封为公,侯,而最低一级可以裂土封臣的爵位则被称为方伯。

    而且和黄昶前世那个春秋时代有些类似的是:在这里的大周王朝依然是被尊为了“天下共主”,拥有很强实力,理论上其它诸侯要经常前来朝拜,但由于距离因素,诸国之间没有太多的交流。基本上,除了商人,游侠,以及修炼之士会在各国之间奔走以外,国家政权层面上的接触非常少,大家都是各自关起门来过日子,对外界形势并不关心。

    黄昶与灵虚子的一番交谈,让周围那些青衣弟子也听得如痴如醉,这些年轻人阅历尚浅,这辈子除了拜上西昆仑山外,大都没出过家乡方圆百里之外,此时才终于能够想象到这个世界的巨大与壮丽,不由得个个都赞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