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七十一 金荣的再次挑战(二)
    “呵呵,金师弟,光是这种水准的攻击可奈何不了我哟。其他师弟在这方面干得可比你漂亮……拖延下去,肯定是你先法力枯竭。”

    “……哼!”

    面对黄昶的嘲笑之语,金荣气愤愤看了看手中火焰刀“神兵烈焰”这个咒法威力巨大,却也不是没缺点的。缺点之一是消耗巨大每次发出的火焰刀气需要以内力激发,同时也会消耗法力;其二便是易毁兵器,被这么高温灼烧过以后这件武器肯定是废掉了。而金荣手中乃是一口木刀,烧起来更快,此时刀身已经烧毁了接近三分之一。

    相比之下黄昶就要从容得多,虽然金荣和他拉开距离,本身确实处于不败之地。但低阶修士的攻击术法威力本就有限,拉开了距离也就意味着施展起来消耗大大增加,如果不能一锤定音的话,拖延下去必定是那些低阶修士的法力先告不足黄昶和他的师弟们较量过那么多次,对于这种状态早就了然于胸,对金荣说的这些话倒并非完全出于嘲讽。

    金荣虽然脾气暴躁,在战斗方面的天赋倒还不低,略微观察便看出自身窘境。而他的决断也相当迅速,只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当即朝黄昶身边窜过来这是要跟他打近战了!

    “果然是白痴,才被这么一激就又主动靠近。”

    外面观战的慕容英冷笑了一声,但旁边另一位王丰王三少则持有不同意见:

    “那倒未必。保持距离固然可以暂时立于不败之地,可也奈何不了黄师兄,我们先前不都试过么等到法力耗光了还是输。我觉得金荣的思路没错:要想有所建树,还得靠近了打。我们修士在近身作战的手段上也有很多优势的。”

    “无非是从‘一’变成‘二’罢了,对方可是‘有’和‘无’的差别!”

    慕容英摇头道,两人意见相左,但也不争辩,只是各自关注场内。

    …………

    演武场内,面对金荣的主动冲击,黄昶当然不会避让,立即迎上去。两人瞬间便撞击在了一起。

    “呀喝!”

    金荣在大吼声中再度劈出了手中的火焰刀,竖直的火焰刀气将地上犁出深深一条沟渠。虽然木刀本身较棍棒要短,但这一道刀气所攻击的范围却依然要胜过黄昶手中武器修仙者的技能即使在近战中也依然占有很大优势,至少可以保证先出手。

    这一次的刀气无论力道还是速度都比先前要更快更猛,且由于两人相距极近,黄昶也不可能再躲避。仓促之下只能将手中木棒斜斜横在身前,将这一刀的力量斜开。

    喀嚓一声响,这一刀的力量虽然被卸开,但黄昶手中棍棒也被切断了长长一截这可是在仙山上生长了百年的铁藜木,而且还被黄昶运足了内劲在上面,凡间一般铁棍都未必比它坚硬的,却依然被一刀截断,这便是附加了咒法的符兵之利!

    金荣大笑一声,正要上前继续强攻,却见黄昶手中棍头一抖,那根被截去一段,头部骤然变得锋锐起来的断棍直直向他咽喉点来,竟是被当作了短矛使用。这一下攻的金荣猝不及防,他不知道对方是早有计划还是随机应变,无奈之下只得将手中火刀上撩,把原本运足了气势准备用于攻击的一刀改为防御。

    又是咔嚓一响,这一刀再将那木棍削去一截。但黄昶却毫不停留,手臂仍然伸得笔直,手中最后那一点点棍棒末梢仿佛匕首般,仍然朝着金荣喉头刺来!金荣大惊失色,不得不放弃了木刀,改以双手反格黄昶臂膀,不过黄昶的力量却要远胜于他,两人臂膊相撞,金荣顿时就是一个踉跄,但总算把黄昶用于攻击的那只左手给拨开。然而黄昶攻势却丝毫不缓,脚下向前踏上一步,将金荣挤得向后倒仰,紧接着便中宫疾进,右手呈鹤啄之形,依然是点向金荣的咽喉!

    “难道又要输?”

    两人此刻已呈肉搏之势,且都没了武器,而近身格斗金荣自知肯定不是黄昶对手力量相差太大。他虽然再次勉强偏过头,避开了对方的点喉之击,却见对方双手已呈鹰爪之势,顺势就来叼拿自己胳膊,一旦被抓住了肯定又被会扯脱臼,接下来就跟上回一样任踢任打了……金荣心腔中满是愤懑不甘,难道自己当真就打不过他一个凡人?

    极度狂躁之下,忽然感到手掌心隐隐发热,金荣也不及多想,将发热手掌平平向外推出。这一掌发出去之后才是一愣自己在干什么呢?

    然而接下来的变故,却是让金荣自己都难以置信轰的一下,从金荣掌心中竟然喷发出一股熊熊烈焰来!那火焰在金荣掌心里时还只有一小团,但见风即长,很快变化作足有海碗粗细的巨大火柱,呼呼呼朝着金荣手掌所指的方向延烧过去。

    “啊?……哈!”

    金荣先是一愣,随即便陷入狂喜,当即挥掌朝黄昶拍过去。而后者也是大惊失色,连忙跳开那火焰可不是什么幻影,刚才仅仅从他身边掠过便能感到阵阵热浪袭人,鬓角边的头发丝都给烫的卷曲起来,那超高温度似乎不像是寻常火焰!

    在演武场外观战的几名弟子也惊呼出声:

    “临战突破!还真有这种事情?”

    “金师弟……对于‘火’字天篆的理解又加深一步啊,竟然能不需要符咒就直接操控火灵气,而且发出来的火焰也已经不再是凡火……我们以后恐怕都要叫他师兄了。”

    “黄师兄这下子可形势不妙!”

    演武场中形势果然急转直下,黄昶先前好不容易靠近到金荣身前,却被这忽然爆发出来的火焰逼退,此时再想要逼近已经不可能。金荣在大笑声中也不用什么拳脚招法,只全力激发掌中火焰,一条长长火龙在他手中来回舞动,将身前一大片扇面范围内尽数笼罩。把黄昶逼得连滚带跳,好不容易才躲开火焰灼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