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七 师兄的再次提醒
    在公开的谈话之后,穆子清在私下里又找了黄昶一回。

    “阿昶,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找了个大麻烦?”

    见穆子清说话如此直接,黄昶也不矫情,犹豫道:

    “我倒不介意陪师弟们多练练,可是成为所有人的陪练……”

    “不,你说错了,不是你陪师弟们练,而是师弟们陪你练!”

    穆子清却根本不给黄昶提反对意见的机会,直截了当道:

    “阿昶,咱们之间,再多说些空话也没意思。你如今的情况很奇特,也许明天就能突破,但也可能一直过不了而宗门大校检的日子却是越来越近了。”

    黄昶全身一震,登时不再开口,而穆子清则继续道:

    “还有两年时间,两年之内如果能突破当然最好,但如果还是过不了感应关的话……你就必须要离开仙山了。”

    黄昶沉寂了许久,方才涩声道:

    “没有办法拖延么?”

    穆子清无可奈何的摇头:

    “拖延不了,宗门规矩就是如此,没有人可以违背。当然下山以后你也可以去其它仙宗或是道门碰碰运气,可既然在西昆仑都解决不了,换了其他地方,恐怕……”

    稍顿了一顿,穆子清又道:

    “所以,阿昶,咱们现在该为以后考虑一二了。”

    “考虑到最坏的情况……么?我这辈子只能是一个普通武者了。”

    黄昶的声音忽然平静了许多,似乎已经准备好接受这最坏结果。而穆子清则点了点头:

    “是的,凭你在山上学到的武艺,修成的内功,就算成不了修士,也将是第一流的武者。寻常武林世家中也没几个人能敌得过你。”

    “可是在仙法道术面前,尽是虚幻!”

    “若碰到高阶修士,那是必败无疑。但如果是炼气前期的低级修仙者,还是可以拚一拼的。”

    黄昶哈哈一笑:

    “就好像那些师弟师妹们的水准?所以才要我尽量多和他们较量?”

    穆子清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道:

    “阿昶你可别小瞧他们,咱们西昆仑山乃是天下第一仙门,培养弟子的本来就高山上的灵气环境,药物调理,以及宗门所传功法,哪一样不是仙门中最顶尖的?就算撇开这些不谈,光是一个能有高阶修士协助打通经络,就已经帮你们省掉大量修炼时间了。”

    “当今天下,除了几家大宗门可以做到人人如此,其他一般门派中,往往只有地位极高的亲传,真传弟子才可能享受到这种待遇……而人世间绝大部分的道门甚至仙宗弟子,都是依靠自己呼吸吐纳,一点点拓宽经脉自行修炼上来,更不用说旁门散修。练到五六十岁才不过一个炼气前期,和你师弟师妹当前境界差不多的大有人在。”

    “然而正是这类人,却往往与寻常武林人士的交集最多在修仙界中他们只是最底层的弱者,碰上高阶修士就是被踩的命。但对于凡人武者来说他们却是神秘莫测,实力强大的仙师。两相比较,他们愿意混哪一边是很明显的。”

    “阿昶你若是练不出法力,进不了修仙者的圈子,将来与高阶修士接触到的机会并不多。但与这类低级的修仙者倒是很有可能打交道,只有在武力上不被其压制,才可以获得他们的尊重不管修仙界还是武林界,都是一个讲究自身实力的地方。背景靠山这些,说实话用处不大。况且咱们西昆仑名头太响,在低阶修士中反而没什么威慑力人家多半会当你假冒的。”

    穆子清说得非常诚恳,而黄昶也完全理解了穆师兄的好意,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深深弯下腰去:

    “多谢师兄了。”

    穆子清却是面色复杂,摇头道:

    “不必客气,作为指导师兄,却不能帮你解决突破感应关的问题,实在是很惭愧。如今师兄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

    …………

    在听从了穆子清的劝导之后,黄昶便有意识加强了和师兄弟们的对抗训练。炼气阶段的修仙者由于功法限制,根据天赋不同,其战斗的方式也大不一样。而西昆仑弟子中各种人才,各类天赋功法的人都有,在与诸多师兄弟的较量中,大大增强了黄昶的适应能力。

    那些弟子也都颇为佩服这位“黄师兄”在穆子清发话以后,他们中间有自信的便陆续向黄昶提出挑战,打起来当然也不可能像金荣那么疏忽大意。大家硬碰硬各自把自己新学的本事都拿出来较量,可到现在为止居然依旧没一个人能正面击败黄昶的!

    当然这中间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些低阶弟子现在掌握的法术能力确实还有限,金木水火土五行术法之中,也就金火二系中有比较多的低级攻击法术,木系是以治疗和控制为主,土行注重防御,水行倒是攻击防御恢复控制样样都有,术法变化最是多端,但每一项威力都偏弱……而即使是这些低阶术法,以那些新弟子们的法力,一次战斗中最多也只能施展个一两次,然后法力就耗尽了,反不如黄昶以那一身深厚内力直接使用近战武器打肉搏来的管用。

    不过实战乃是最好的老师,随着较量次数的增加,实战经验的丰富,那些师兄弟们对于所学法术的理解和运用都渐渐变得娴熟起来,在格斗场上也越来越懂得将法术与武功结合起来,很快黄昶虽然还能取胜,可用的时间却越来越长,有时候甚至会受点小伤……

    “这样下去你迟早会失败的,还是适可而止吧。”

    这天晚上,四个朋友又聚在一起,慕容英一边在帮黄昶背上涂抹药酒,一边颇为无奈的劝说道:

    “穆师兄也没要你和所有弟子都打过,何必这么拼命呢。其实对于大部分师弟的挑战,我和大牛都可以帮你挡下的。”

    “若若也可以的!这样阿昶哥哥就不会受伤了!”

    姬若看着黄昶背上那一大块乌青淤肿,带着哭腔叫道白天时黄昶又遭遇到一位修行木系法术的师弟挑战,虽然将其击败,却被他暗中操控起的一根巨木重重撞击到背上,差点当场吐血这说明他的优势正在渐渐消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