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五 反省(中)
    “而在遭遇瓶颈时仍能够保持正常心态,这是所有修仙者必须达到的一项要求,若是做不到这一点,遇上挫折便暴躁失常,这样的人在修仙路上绝对走不远。尤其是在第一次遇上瓶颈时更容易失控,但是只要突破了这道阻碍,今后便不会再在同样的问题上栽跟斗了。”

    “所以说,阿昶,你这些日子以来经受的苦闷,遭遇的磨难,可以说宗门里每一个高阶弟子或多或少都碰到过,只是没你那么早而已。但过这一关乃是修道路上必不可少的磨练,你的那些师兄弟们肯定也会遇上瓶颈,无非或迟或早而已。你这么早就遇上瓶颈,现在看起来似乎挺倒霉,但从长远来看却未必是坏事越早遇上的关口,突破起来越容易,而每一次突破,对于以后的修炼都是大有好处的。”

    ……昏黄的灯光下,穆子清娓娓而谈。他虽然仍然不能解决黄昶如今遇到的瓶颈问题,却将自己这几年来同样遭遇到瓶颈时的心态,想法,以及为了破关而做出的种种努力都拿出来与后者分享,成功将黄昶的心情平复下来,让他觉得自己与师兄相比还远远未够班呢。大可不必如此心浮气躁,安心修炼才是正途。

    最后,穆子清在临离开之前,又对黄昶道:

    “阿昶,还有一件事虽说金荣今天是咎由自取,在演武场中的比斗无论结果如何,只要不出人命宗门也不会干涉,但你下手还是太狠了,终究是同门师兄弟啊。”

    黄昶默默无言,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的情绪状态极其古怪,真有点匪夷所思。虽然黄昶并不承认是被心魔入侵,但按理说纵使发怒也没这么暴躁的,恐怕多少和心魔有点关系。

    不过黄昶并没有为自己辩护,只是低头道:

    “是,这件事情是我鲁莽了。”

    穆子清点点头:

    “明白就好,找个机会去向金荣道个歉吧,把话说开,不要淤在心里,否则对你们俩都不利。”

    “是。”

    该说得都说完,穆子清离开房间。在新人院另一头,恰巧看见了刚刚安抚好金荣出来的陈想容。

    “那边如何?”

    “还好吧,哭了一阵子,不过也能接受是自己技不如人,输得不憋屈。”

    “那就好,男子汉大丈夫,输了下次再找回来就是,就怕始终放在心上,到最后成了一块心病,弄不好化为心魔也有可能。”

    穆子清轻声叹道,作为新弟子的指导师兄,他们在走马上任之前宗门师长有过专门教导,也和先前有带新人经验的师兄弟们交谈过,很清楚在思想疏导方面的重要性在这个世界中虽然不像黄昶前世里有专门的心理学研究,却也知道随着每个人性格不同,看待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也会有很大不同。像这种日常在比斗失败,丢了面子的事情在宗门里经常会发生。毕竟没有谁是天生主角只胜不负的,心胸宽广的无非付之一笑,勤学苦练下次扳回来就是,对他们来说,这种失败反而会成为奋发向上的动力。

    但对于那些心胸狭窄,性格阴险的人,说不定就一直记在心里,变成心头上的一根刺,没准儿什么时候就发作出来……严重起来甚至有可能成为将来勾结外敌,背叛宗门的诱因当然宗门对此也有防范。先前第一年的观察期,以及掌教师尊亲自接见交谈等等手段便是为此而设。若发现有这方面的迹象,便直接遣送下山黄昶他们这一批最初是九十七人拜进山门,但如今却只有九十六个继续修行,被送下山那个便是因为在心性方面未能通过宗门的检验。

    平时一般小小摩擦无所谓,但今天这一场打得那么厉害,穆陈二人当然不能再袖手旁观了。穆子清负责和黄昶交谈,这是比较容易的黄昶有成年人的思维,本身性格也十分稳重通达,跟他说说道理就能说通。事实上穆子清根本不认为黄昶需要在这方面做心理疏导,跟他谈的主要还是其自身瓶颈问题。

    而金荣那边就有点麻烦了这家伙的性格在诸弟子中本就是属于比较顽劣的,否则当初也不会挨鞭子,不过既然宗门允许他继续留在山上修行,总得尽力教导。于是便由陈想容出马。

    陈想容本身修炼的木系功法,最善于恢复治疗,这些日子以来新弟子们有个什么头痛脑热,受伤患病都是来找的陈师姐,再加上她性格活泼,开朗诙谐,在新弟子们心目中就是一个温柔善良的知心大姐姐,形象非常好。

    她首先去给金荣疗伤恢复,然后便慢慢与其洽谈。后者刚刚挨了一顿暴打,正是心情最为脆弱的时候,有这么个温柔善良的大姐姐照顾着,自是心防尽去,倾心而言。

    其实金荣也清楚自己这回纯粹是自找的,尤其是他先说出要打断黄昶手脚这样的话,结果反而引来对方痛下狠手,这脸被打得啪啪响。只是要一个人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不容易,金荣也不是那种能够唾面自干的通达性子,此时便在心里穷发狠,想着一定要报复回来。

    而陈想容也没说他今天做错了,只是很轻描淡写的表示咱们西昆仑山上从来就没有在演武场中长胜不败的弟子。就算是如今门派中公认的炼气弟子第一人,陆嘉善陆大师兄,当初在蓝衣弟子阶段也曾在演武场上被你穆子清穆师兄打得满地找牙呢不过等到陆嘉善功夫练上来之后,就轮到穆师兄被他臭揍了。所以演武场上的输赢无关紧要,丢脸当然是丢脸的,但这份面子完全可以通过正大光明的比斗再挣回来。

    金荣毕竟是个才十五六岁的小毛孩子,被陈师姐这一番话说得热血沸腾,连连叫嚷自己本事其实不差,只是一时大意上了黄昶的当,才吃了这么一个大亏。等伤好以后定要再去比过!而陈想容则用微笑和鼓励进一步坚定了他的这个信念这样他就不会再去想着用歪门邪道方式报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