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六十四 反省(上)
    几名青衣弟子赶紧把金荣抬走,而此时黄昶也从演武场中缓缓走出来演武场的防护法阵除了会把受伤者传送出来外,还会把另外一位暂时关闭在演武场中一段时间,直到一方离去后才开启,免得两人在场外再相遇打到一方重伤传送的地步,很可能已经打出了火气,需要把人分隔开。

    “阿昶哥哥!”

    姬若欢叫着扑过去,但快要走到近前时却愕然停步此时的黄昶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让她感到陌生的气势。姬若惊讶抬起头,却见黄昶全身上下也尽是血迹斑斑,一张脸上亦是糊满了鲜血,更可怕的乃是他的表情,横眉立目,面色狰狞,双眼竟然呈现出血红色,恍若被夜叉恶鬼附身一般。

    “啊!”

    姬若惊慌的后退一步,立刻被紧随其后的慕容英扶住。慕容英的反应远比姬若这小姑娘要快得多,一看黄昶那样子,立即想起前辈师兄们经常说起的一种状况。

    “黄昶!心魔!”

    慕容英的当头棒喝总算将黄昶从迷茫中唤醒过来,后者在原地呆立片刻,长长呼出一口气去,抹了抹脸上的血迹,终于朝姬若微微一笑笑容又恢复了以往的从容与自信。

    “别怕,若若,那都是别人的血。”

    “阿昶哥哥!”

    姬若这回可以确认原来那个温柔善良的阿昶哥哥又回来了,冲上前来抱住了黄昶的腰。后者轻轻拍着她的小脑袋,又朝慕容英,吴大牛等一干始终关注着自己的朋友点了点头,淡然道:

    “回去吧。”

    …………

    这场比斗惊动了许多人,当天晚上,穆子清和陈想容两位负责指导这一批新弟子的师兄师姐都来到了新人院。陈想容修炼的木系功法,对治疗伤势比较擅长,便去金荣那边探望顺带着帮其疗伤了这一次金荣所受的伤势比他上一回挨鞭子还要沉重许多,但因为不是宗门惩罚,可以接受法术和药物的治疗,恢复起来却肯定会比上次快很多。

    而穆子清则来到了黄昶的屋子里,进来之后却见黄昶正坐在桌旁发呆,他却也没急着说什么,而是不慌不忙坐下来,并毫不见外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饶有兴味的看着茶杯里水汽升腾。就这样静静等着,直到黄昶主动向他施了一礼,招呼了一声“穆师兄”,方才微笑开口道:

    “如何,这下知道心魔的厉害了吧?无声无息,不知何时就会潜入到你内心之中。所以吾等修士才要经常自省,时刻保持灵台清明。”

    黄昶却叹了口气,摇摇头:

    “恐怕不是心魔,只是我自己一时控制不住怒火罢了。我看过一本《妖魔杂谈》上说心魔乃是天地间各种繁思杂念,随着天地灵气一起被引入修士体内,借壳成魔。而我一直无法引灵气入体,区区凡人一个,心魔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麻烦怕还是无福消受。”

    穆子清一愣,随即轻轻笑起来,他知道黄昶博览群书,这一年来几乎把藏书阁下层的纸质书籍都给翻看了一遍。再加上黄昶从来不是一个师长说什么就无条件相信的人,自己如今在他面前还真不敢说样样精通了。

    作为修士他还真没想过凡人会不会有心魔入体,尽管武者也有走火入魔这一说,但那跟修士遇上的心魔完全是两码事后者可是能够离开身体,真正化作妖鬼伤人的。不过他也没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作争执,只看着黄昶,微笑道:

    “阿昶,你心急了。”

    黄昶一愣,穆子清随即又道:

    “心急则乱,乱则易怒,怒则为心魔所乘……就算这一次不是心魔,如果再这样急躁,距离下一回心魔来袭也不会相差太远的。”

    黄昶终于长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眼中隐有泪光:

    “两年!快要两年啦……我还是没能踏上那条路。眼看着师兄弟们一个个进展飞快,我却连门都进不去……上得仙山,入得宗门,迄今却还是一个凡人。穆师兄……我能不着急么!”

    穆子清默默倾听着黄昶的诉说,嘴角却始终含笑,不过那绝不是嘲讽或讥笑的意思,而是一种感同身受,心有灵犀的表情。

    “阿昶,你觉得自己还是个凡人?凡人会遇上过不了感应关的问题么?”

    “嗯?”

    黄昶一愣,穆子清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算是没有任何天赋的凡人,在这仙山之上修行了这么久,也肯定能感应到天地灵气的存在了。你到现在仍然不行,肯定不是因为天赋问题,也跟智慧头脑没关系,那么你就是遇上瓶颈关卡了这是只有修道之士才会遇上的麻烦,所以你现在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修道士了,只是遇上瓶颈的时间稍早了点。”

    “可是我已经卡了快一年了……”

    黄昶抱头道,穆子清却苦笑一声:

    “才一年算什么,你以为修仙路上的瓶颈关口是小孩子闹别扭,三天两日就能闯过去的?被卡个三五年甚至十多年才是正常!”

    说着,他又指了指自己道:

    “比如我,卡在炼气后期向大圆满突破的关口上已经四年多了,无论怎样修炼都毫无寸进。可在此之前我却是一帆风顺:入门,感应,前期破中期,中期冲后期……几乎就没遇到过什么阻碍。只用了二十年不到,在三十四岁时便成为炼气后期修士这在天下各大宗门里都已经是极快的速度了,那时候师兄弟们都说我很有可能会打破宗门里三十一年破法元境的纪录……当时我自己也这么想。”

    说到这里时,穆子清也长长叹了一口气,脸上现出寂寥之色:

    “可是没想到,在进入炼气后期之后,修炼速度一下子慢下来。之后用了差不多六七年才达到后期顶峰,摸到大圆满关口,可这一关却怎么也过不去了就和你现在一样,根本找不出原因。我想尽了一切办法:闭关冥想,下山历练,求师访友……都不管用。修道路上的关卡就是这么顽固,冲不过去就是冲不过去,说什么都是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