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五十一 大师兄(中)
    “不是说只有到了法元期,修成了仙家道体,才有可能达到‘人宝合一’,以身化宝的境界么?”

    “嘿嘿,所以说炼气大圆满才又被称为是半步法元啊,到了这一步就已经可以使用一些法元期仙师的神通了。当然比正宗的法元仙师还要差一些,可在我等炼气士中绝对是所向无敌。陆师兄下山云游这三年多,看来收获不小啊。”

    黄昶运气不错,身边坐着两位资格很老的灰袍执役弟子,听他们的窃窃私语,对于这位陆大师兄显然非常了解。不过这两人谈论的时间也并不长,当那位陆大师兄含笑在石台中央,专门为讲道者设立的台子上盘膝坐下之后,石台周边所有的声音立刻全都停止下来,一时间万籁俱寂,所有人等在等待着那位陆嘉善陆大师兄开口讲道。

    这位陆大师兄倒是十分的斯文客气,在讲道之前先团团向四周围拱手转了半圈,作揖为礼:

    “各位师弟师妹,大家好。”

    石台四周顿时一片忙乱,众人连忙都站起来,向这位名副其实的西昆仑大师兄弯腰还礼,一片闹哄哄道:

    “大师兄好。”

    一番礼仪往来之后,陆嘉善又道:

    “嘉善此番是受掌教师伯委托,前来为各位师弟师妹讲解一些仙法道术的概念。只是仙家大道,变化无穷,我这里能告诉大家的,也都是昔年师长所授,以及我本人历年来在修炼中对于仙法道术的一些心得体会,若有疏漏不精之处,我们大家可以共同探讨。”

    说到这里时,陆嘉善抬头望望四周,看见一张张充满羡慕和期待的面容都在看着他,似乎有些感慨,于是又道:

    “就在二十五年前,嘉善也和各位一样才刚刚入门,也是坐在这里,眼巴巴等着一位师兄向我们传授仙家道术的精义。其情其境,恍如昨日,想不到如今却也轮到我来为大家作讲解了。”

    “所谓‘道无先后,达者为尊’,嘉善不才,承蒙各位师兄弟们抬爱,给了我一个大师兄的名号。但说不准在座的诸位中便有谁将来能超过我。咱们西昆仑自入门修仙,到成就法元,宗门记录上最快的速度是三十一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嘉善应该可以把这记录再往前提一些。不过我相信,迟早还会有人超过我的希望他就在你们之中。”

    周围弟子都是一片赞叹之声,而黄昶也听得暗暗佩服陆嘉善这一番话既带着十足的自信,却又丝毫不让人觉得他骄傲自大,反而都颇为他的一片殷切之心而感动,不愧是做惯了大师兄的,这一言一行都十分讲究。

    这位陆师兄显然对这种讲道很有经验,他先用一些闲话调节好了气氛,让大家从最初那种严肃紧张的情绪中解脱出来,方才不慌不忙进入到正题:

    “各位师弟师妹,大家对于仙家道术想必都已经羡慕许久了。可是首先,你们觉得,所谓仙家道术,到底是什么呢?”

    这句话让所有旁听弟子都愣了一愣,大家都一心想要早日学会道术,可对于道术真正的概念,却并没有谁真正仔细考虑过。

    “能够腾云驾雾,陆地飞行!”

    有人想起幼年时见过的仙人景象,情不自禁便喊出声来。这一声也带动了其他人,大家纷纷闹哄哄叫喊起来:

    “开天辟地,移山填海!”

    “配药炼丹,长生不老!”

    “可以做到凡人作不到的事情。”

    这最后一句话却是黄昶所说,陆嘉善一直笑眯眯听着各人大呼小叫,但直到听了黄昶这句话之后,方才点了点头:

    “不错,能做到凡人做不到的事情,这便是仙家道术最令人着迷的地方。”

    说着,陆嘉善站起身来,衣袖轻挥,那口银色飞剑又从他袖中飞出,之后也不见他如何做势,“刷”得一下整个人又与那剑化作一处,幻成一道白色剑光。只见那剑光时而在石台四周回旋飞舞,甚至从几个弟子身侧掠过,激起一片惊呼。时而又如惊鸿一般翩然远去,如同游鱼一般在天际畅游。最终却骤然向西昆仑山下飞去,瞬间消逝在云海之间。

    一干新弟子正看的目眩迷离之际,忽见此景,禁不住都面面相觑,心说大师兄怎么好端端忽然跑了?不过还没等他们惊讶过来,那剑光却又飞回到石台之上,重又幻出大师兄陆嘉善的身影来。

    但他并没有急着把飞剑收起,而是四下看了看,点头微笑道:

    “宗门草木,不敢随意损毁,只好去下面拿一个靶子上来……”

    说着,只见陆嘉善抬手一挥,似乎是从袖子里抛出了什么东西,落到地上后急速变大,却是一块硕大无比的山石,砰的一声砸在石台地面上。而陆嘉善手指轻轻一点,那口飞剑“银魄”便如同闪电一般朝巨石射去。

    无声无息的,仿佛切豆腐块一般,巨石被削下一大片,而陆嘉善并没有就此结束,随着他手指轻轻跳动,那口飞剑宛如刻刀一般绕着巨石不停转动,石屑石粉不停纷纷落下,片刻之后,那巨石竟然被雕凿成了一个横眉立目,面貌凶恶的武士俑形象。

    而陆嘉善此时也收起了飞剑,手指却依然在空中划动不休,这一回他的手指所划之处,隐隐是有一道道光芒闪过。最终在空中竟然凭空划出一道样式古朴的符篆来,道道电光构成了苻篆的纹路,并隐隐有风雷之声在其间响动。

    “去罢!”

    陆嘉善一声轻喝,那道雷光符咒瞬间拉长成为一道闪电,啪的一下打在那尊石俑身上,而这却并不是符篆最终的作用在被这道闪电打中以后,石俑表面只是泛出几条裂纹。似乎伤害并不大。但在其上空,却有一大团黑云迅速聚集起来,云层中电光闪闪,雷声阵阵,又过了片刻之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从那云层间打下一道巨大无比的闪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