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五十 大师兄(上)
    今天继续爆发,还是五更!

    朋友们支持啊,收藏,点击(请点击正文),还有推荐票,都要!——

    数日之后,新人院里一片欢天喜地宗门终于派出一位炼气后期的师兄,开始正式传授他们仙家道法了!在一片开心和喧闹声中,黄昶屋子的房门却被悄悄推开,一个小脑袋探进来四下张望着,直到看见房屋的主人正坐在书桌旁盯着她。

    “干啥呢若若,这么鬼鬼祟祟的?”

    黄昶没好气问道,姬若嬉笑着钻进来,坐到黄昶身旁。

    “阿昶哥哥,我今个儿有些不舒服,你陪我说说话好么?”

    黄昶愣了愣,看了姬若一眼:

    “不去听讲道么?今天可是有师兄要传授大家仙术道法的”

    “不去啦,今天偷一天懒。阿昶哥哥再给我讲和尚,猴子和猪的故事吧。”

    姬若笑眯眯抱住黄昶的胳膊要求道,黄昶则哈哈一笑:

    “可我是要去听的啊。”

    “什么?阿昶哥哥你也要去?”

    “当然,学习仙术道法不但是你们的愿望,同样也是我的啊别忘了我也是宗门弟子。”

    “可是阿昶哥哥你……”

    姬若犹豫道,黄昶当然早知道她想说什么,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就算还没突破感应关,提前学点东西可没坏处。你也要去不许偷懒。”

    说完,黄昶就拿起准备好的纸笔书包等物,拉着姬若的小手一起出了门,对于后者所说“身体不舒服”的谎言就当作没听到他很清楚姬若为什么要来找他。

    虽然跟姬若之间早就如同亲兄妹一样熟悉,在走出院子的时候,黄昶还是低声说了一句:

    “谢谢你,若若,可我不是那么容易被困难打倒的。”

    姬若没有回答,脸上却显出开心笑容。

    …………

    讲道的地方距离新人院不远,乃是在一片平坦的石台上。当黄昶和姬若赶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等在周围了。见黄昶也出现在这里,不少人颇为意外他们显然都和姬若一样,觉得黄昶会因为羞恼而远远避开呢。

    不过黄昶毕竟是西昆仑的正式入门弟子,他来了也没人会说什么,就连一直和他作对的金荣也只是瞪了他几眼,而没再上来挑衅今天对于所有新弟子都是非常重要的日子,金荣也不敢节外生枝。

    渐渐的,石台附近人越聚越多,不但他们这一批全部九十六名新入门的青衣弟子尽数到场,就连上山已经超过了五年的前一批蓝衣弟子,甚至更早之前的灰衣执役弟子,居然也有不少聚拢在周围的。这让对此次讲道情况事先了解不多的黄昶颇为诧异。

    四下看了看,黄昶找了一个平时跟他关系还不错的师弟,询问这是怎么回事。那位师弟起先还有些奇怪,但想起黄昶的身份,随即便释然了。

    “啊,黄师兄你先前没听说么?这一次前来传授咱们道术的可是陆嘉善!陆大师兄啊!咱们西昆仑炼气弟子中的第一人!他原本在外云游的,这回是掌教师尊发出令谕,专程请他回来教我们!”

    “噢。”

    黄昶顿时释然,大师兄陆嘉善的名号自从他上山以后就听人多次提起过。西昆仑同辈之间向来以实力排座次,黄昶因为最能打在这批新入门的青衣弟子中被称为“大师兄”,可这只是因为他们这些新弟子还没有学到完整的仙法道术,算不上正宗炼气士,只能单独排名的缘故。而那些真正走在修仙之路上弟子,比如五年期以上的蓝袍,以及更早的灰袍弟子,他们的排名却是和宗门里其他所有炼气弟子,包括尚未进阶法元的真传弟子们一起计算的,故此其内部就是有一个最强的,也绝不敢自称“大师兄”。

    法元之下,皆为凡人。西昆仑门下无数炼气弟子,却只能有一个大师兄。炼气士中的第一人,如今便是这陆嘉善!据说此人上山迄今不过区区二十五六年,比穆子清他们还要小上一轮,但现在已是炼气大圆满的修为,半只脚踏入到法元境了。在宗门历次大比中从无败绩,一身艺业战力惊人,甚至比某些法元期前辈也不差了。

    “陆大师兄亲自讲道,这可是难得的机遇,也难怪大家都这么热情了。”

    黄昶若有所悟,虽然说起来这第一次传授道术肯定不会教太高深的东西,多半只是些基础性内容罢了,但恰恰是这些基础性的东西却最为重要对于一名修道士来说,最初接触到的基础性概念乃是决定他今后在修仙路上跋涉的根本方向,如果这个方向不对,甚至哪怕只是稍稍偏差了一点,也会给今后的修行带来无数困难。

    故此宗门对于这第一次讲道向来都无比重视黄昶他们第一次真正开始学习仙术法诀,乃是由掌教长青子亲自讲道的。而这一回,又安排了炼气弟子中的第一人前来传授道术基础,其苦心可见一斑。

    想到这里,黄昶心中也禁不住和其他弟子一样,对即将到来的那位陆大师兄充满了期待。

    又等了一会儿,只见一道白光远远从天际飞来,速度极快。若是一般人多半只能看见一条光带。不过山上这些弟子,包括黄昶在内都已经超脱了普通人的范畴,目力极佳,当那白光接近到视线可即之处时,便隐约可以看出那团白光中包裹着一件扁平长刃,隐约是一口飞剑的模样。

    剑光瞬间即至,落到石台中央,之后便骤然分开,化作一个白衣乌发,面带微笑的青年男子,以及一口散发出莹莹宝气的银色长剑。那长剑也不用人手持握,就漂浮在那男子身侧,还在发出轻微的嗡嗡之声。随着那男子衣袖轻挥,那口剑刷的一下又化作一团白光,消失在男子的衣袖之中。

    “好厉害!想不到才短短三年未见,大师兄又有精进,他这是已经达到人剑合一,驭剑飞升的境界了!”

    “嗯,他那口飞剑‘银魄’肯定也已经炼成了法宝,否则不可能化入躯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