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八 大麻烦(下)
    第四更,小宇宙爆发!——

    两人相顾无言,可直到日头偏西,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法子来。虽然元真子表示会继续和长青子掌教等一干前辈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黄昶对此也非常感激,但内心却并不抱很大希望师长们毕竟是法元修士,肯为自己一个连入门都做不到的新进弟子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仁至义尽,若真以为对方会把主要精力放在自己身上,那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起身告辞离开,元真子还是让仙鹤送他返回主峰新人院。当他从仙鹤身上下来走回自己的小屋时,正好碰到几位同期师兄弟从设有小聚灵阵的练功房那边返回,显然是刚刚练功回来。

    黄昶受到法元期师长重视的事情在新弟子之间并非秘密,从前若是看到他乘坐仙鹤返回,那些小伙伴们都会很羡慕的围上来问长问短,但如今他们却只是冷漠的朝这边看了几眼之后便再无反应。黄昶甚至隐约能听到一些诸如“太不公平”,“到现在还护着他”之类的话语,不过声音并不大,而且当黄昶转过头去之后,便立刻停止了。

    但还是有人跳了出来金荣就大模大样迎了上来。先上上下下看了他几眼,确认他身上并没有法力之后,方才嘿嘿笑道:

    “嘿嘿,黄师弟啊,就连法元师叔也没能让你突破关卡啊,看来想要突破感应关是不太可能的啰。”

    金荣这家伙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到处煽风点火,说大伙儿不能及时学习仙家道术都是因为自己的拖累。尽管也有慕容英,姬若等朋友竭力帮他分辨,却终究改变了不少人对黄昶的态度。

    黄昶静静看着对方,拥有成年人思维的他很容易就能判断出金荣的想法金荣和他之间其实并没有仇恨,但这小子却有一种强烈想要在团队中出人头地的愿望,更准确一点说:他无比羡慕自己当前的地位虽然这半年来由于未能突破感应关,以及金荣等人不断的说小话,黄昶已经不像第一年时那样,在这一批新弟子中拥有近乎于一呼百应的声望了,但他迄今为止仍然一直占据着本轮弟子中的“大师兄”名号,而正是这一点引来了对方的无比嫉妒和敌视。

    在金荣心目中,似乎把压倒自己当作了成长的标志。不过黄昶可没义务去满足一个小屁孩骚动的青春期愿望,所以只是淡淡笑道:

    “怎么,金师弟,你这是有把握向我挑战了?还是又忘了不尊师长该受到什么惩罚?没关系啊,咱们待会儿就去演武场再玩玩好了。”

    西昆仑虽然严禁弟子之间自相残杀,但对于宗门内部的竞技较量却并不禁止,甚至还颇为鼓励。而且,和所有修仙门派一样,西昆仑对于上下尊卑,长幼秩序是很看重的。前辈当然不能随意折辱后辈,但后辈也必须对前辈抱有足够的尊重,如果某个小子不懂规矩胡乱说话,冲撞了前辈,那么被教训一顿就是理所当然的。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不把人打得太狠,师门规矩就管不着。

    那万一前辈打不过后辈会怎么样呢?不存在这种情况,因为西昆仑的规矩,或者说整个修仙界的规则,都是以达者为先,胜者居长。比如黄昶他们这一批的同期弟子,内部决定辈分的规矩就很简单:谁拳头最硬谁就是大师兄。所以如果某人拥有超过对方的实力,他自然就升为前辈,理应被对方所尊重了,如果对方不想承认这一点,那就去演武场上说话,打赢了便能翻身,如果打输了,那作为不尊重前辈的教训,被臭揍一顿也是理所当然。

    黄昶直到现在依然保持住了“大师兄”名号,便是因为这条规矩。那些新弟子虽然在体内修炼出了法力,却还没学到使用的方式,依然只能是依靠拳脚功夫作战,而在这方面,他们当然还是无法与黄昶相比。

    金荣先前已经几次想要翻天了,但都被黄昶的拳头硬生生压服下去。西昆仑山的演武场里设有特殊法阵,弟子受伤到一定程度之后便会被传送出去接受治疗,所以在那里打斗无论伤成什么样子宗门都不会干涉,哪怕重伤濒死都有可能。虽然他们这些年轻弟子之间的较量还达不到这一步,但金荣先前吃的苦头可也不少造反派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望着黄昶渐渐捏合起来的拳头,金荣脸色微变,悄悄后退了一步。

    “都是因为你的缘故,宗门才不肯传授我们道术!你自己是个废物,还要拖累我们大伙儿!”

    此言一出,黄昶虽然脸色没什么变化,双手却剧烈颤抖起来。俗话说骂人不揭短,金荣这句话正捅在了他当前心头最大的疮疤上。黄昶虽然一直以成年人自居且自傲,可他这具身体的实际年龄终究不过才十二岁,正是男孩子刚刚进入青春期,人生中最为逆反且暴躁的年龄,心理上再怎么成熟,还是会受到身体影响的。

    见自己的话似乎收到效果,金荣立刻乘胜追击,又是冷冷一笑:

    “当我们是傻瓜么?你有法元期师叔给的三十年功力在身,而我们却不会道术,这时候去演武场还不是任你打但宗门不可能永远这样,我们迟早能学会法术,到时候再收拾你……嘿嘿,等着吧,黄师兄!”

    说着,金荣朝他做了个挑衅手势,高高昂起头象只大公鸡似的骄傲离去。黄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照理说他这时候就算出手教训金荣也不会太大麻烦,毕竟是对方挑衅在先。但黄昶是个成年人,不是那些控制不住自己脾气的青春期少年。他完全知道自己身怀三十年功力之下出手能有多重演武场外可没有保护措施,自己若是含忿出手,很容易打出事情来。而一旦在演武场之外有人受伤,宗门的处理可就要严厉多了。

    所以最终,黄昶还是忍下了这口气,默默返回自己的小屋中。他知道这很不好,只会让金荣今后进一步的得寸进尺,但眼下已经顾不上这个。

    当前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要突破那该死的感应大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