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七 大麻烦(上)
    第三更——

    光阴如梭,不觉又是数月忽忽而过。

    黄昶盘膝坐在一块蒲团上,静静感受着四周与众不同的环境。在这块蒲团周围,地上雕凿着一圈奇妙花纹,花纹之间一道道淡绿色光芒静静流淌,而这些光芒的核心都是来自于一块淡绿色的小小石头那是一块木属性的灵石。

    在这块灵石以及周围花纹的共同作用之下,在这蒲团四周的小小方寸之地空间中,聚集了大量木行灵气,灵气之浓郁仿佛连空间都隐隐透出绿色,而黄昶此刻虽是在室内,却仿佛身处茂密丛林之间,鼻端隐约甚至能闻到阵阵草木清香这便是小聚灵阵的作用了。

    通过小聚灵阵,可以将某一属性的灵气集中起来,极大增强修仙者引气入体的效率,但那首先要求这个修仙者能感应到灵气才成而这却是黄昶此刻最大的缺陷。

    “见鬼了,怎么偏偏就不成呢!”

    黄昶觉得自己几乎都可以看到空气中的那一抹绿色了,也能闻到那一阵阵的草木清香,甚至都有一股草木馥郁之气在他胸腹经脉之间循环运转了不少时间,可他却偏偏还是感受不到周围灵气的存在。无论他在心底默念过多少遍“万木长青诀”,却始终无法令那些上古音节文字发挥出作用按照穆子清,陈想容,以及慕容英吴大牛姬若等等师友所说,这篇拗口而古拙的法诀应该会随着自己的念诵,与周围天地世界产生奇异共鸣,从而吸引周边灵气入体,淬炼自家身躯。

    他们都说这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但在自己身上,这种“自然而然”却完全失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自从转世重生以来,黄昶从来都是保持着乐观开朗的心态,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从没气馁过,但这段时间的遭遇却让他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明明心乱如麻,却还要竭力保持心境的平和,若非他拥有连大多数成年人都不具备的强悍神经,恐怕都要走火入魔。

    又努力运行了好几遍功法,却始终难以突破。而随着那块已经使用过多次的灵石渐渐转为无色透明,化为粉末碎散,小聚灵阵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下来这块灵石被消耗完了。

    最终,随着小聚灵阵的彻底关闭,黄昶无奈象先前几次一样停止努力,站起身来走出了静室。

    “怎么,还是不行吗?”

    一直对他照顾有加的元真子师叔正盘坐在门口,见到黄昶出来,先是满怀希望的上上下下看了他几眼,但随即便发现他还是没能突破,脸上难免再次现出了失望之色。

    黄昶叹了口气,跪伏在元真子面前:

    “弟子愚驽,还是未能突破,辜负了师叔的一片苦心。”

    虽然已经看出没什么进展,元真子还是伸出手去把握着黄昶的脉搏细细查验了一番,最终却还是无可奈何:

    “体内虽然有了一些法力,却是靠我强行输入的,用不了多久便还会散去……连这样都不能让你突破吗,十个多月啊,除非是彻底的绝灵之体,否则就算没什么天赋的凡人,也不该如此啊!”

    黄昶修行至今已经将近一年,和他同一批的九十六人中,其余九十五人都已通过感应关,能够感受到天地灵气,进而开始修炼自身法力,可偏偏唯独黄昶迄今还卡在这一关上,迟迟没有取得进展。

    到如今为他着急的已经不仅仅是慕容英,吴大牛这些朋友,甚至也不止穆子清,陈想容等师兄师姐,就连掌教长青子和元真师叔等法元师长都被惊动了。法元修士地位素来超然,通常不会去关心一个小小炼气弟子的进展成就,也就是黄昶这样被他们极其看重的优秀弟子,才能得到如此待遇。

    法元修士出手相助自是非同小可元真子派仙鹤将黄昶接到了自己的飞来峰上,允许他使用自己日常修炼时的静室和聚灵法阵,甚至不惜耗费自身功力,硬生生向其体内注入了一道木行法元,就是为了让他能提前体会到这种法力的特征,以求能感应到聚灵阵中浓稠无比的木属性灵力。

    宗门师长帮忙帮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致了,可这数日苦修下来,黄昶依然没能取得突破,他虽然可以让元真子注入体内的法元熟练在经脉间游走,却还是感受不到周围环境中的灵气。哪怕他觉得自己都能看到闻到了,可偏偏就是感应不到!

    “怎忙会这样呢……你的身体应该没问题啊。”

    元真子一边在为黄昶把着脉,一边不停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过了许久,方才摇头道:

    “没法子,我也找不出问题之所在,不知道掌教师兄有没有办法……阿昶啊,你是遇上大麻烦了。若是在两年之内还不能突破感应关的话……”

    元真子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黄昶完全能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宗门对于新近加入的弟子并不会给太大压力,只要求在第一次参加“大校检”时能够施展出一个最基础的道术,证明自己已经踏入到修仙者队伍中即可过关。听起来似乎非常简单,但黄昶到如今才明白这条规矩是干什么用的正是针对像他这样的情况。他上山至今已经快要两年了,再过两年多一点就是大校检,如果到那时候他依然无法突破感应关的话……

    “我会被遣送下山么?”

    黄昶嘶哑着声音问道,元真子同情的看着他,最终却无奈叹息一声,点了点头:

    “坦率说,阿昶,在本门近几十年来新收入的弟子中,你无论在哪一方面都可以称得上是出类拔萃,宗门里对你寄予厚望的不止一人。可偏偏……从前确实也出过这种状况:一位在各方面都极其出色的人才,却总是过不了感应关,到最后却也只能忍痛送其下山……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足有千年之前的事情了,此后就再也没碰上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仙缘这东西,真的很难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