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二 仙门法诀(下)
    念诵这篇法诀的目地,乃是为了感应天地灵气按照陈师姐的说法,所谓引气法诀其实和他们先前修炼的内功心法差不多,都是讲求个呼吸运气之道,不过内功无所谓吸入什么气息,反正只要能在体内形成气感就行。但引气法诀却是要分种类的,一种法诀只能引入一种灵气,多了便会彼此冲突。你们这帮小鬼现在先不要想太多,首先要能借助法诀感应到外界的木行灵气是第一步,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步。感应到之后便可运用法诀将其引入体内,之后便和运行气功一样在体内经络中反复循环吧。

    至于木行灵气是什么感觉?先前师兄师姐们在帮你们打通经脉时便用的是相应灵息,身体应该是有印象的。如果说时间太长忘了的话……陈师姐大发慈悲,在传授运气功法以后又耗费自身功力,在每人胸前点了一指头,注入一点点木系灵息作为引子,然后便让他们坐到草木繁盛之处,自行感应去了。

    黄昶也按照要求,坐在树林之中默默调息冥想,将刚刚学会的法诀一遍遍在心底反复念诵体会,努力感受外界的所谓“木行灵气”。按理说他的条件比其他人又要好一些当初元真子师叔帮他打通经脉时用的可是木系法元金液!那种葱茏馥郁,清凉犹如置身于草木之荫的感受黄昶迄今都记忆如新。而刚才陈师姐打入他体内的那一点点气息也颇有这种感觉,这明显就是木系灵气的特征了。只可惜在自己经脉内的黄昶能感受得到,可要他去感觉并捕捉外界自然中的“木灵气”,他却完全抓瞎了。

    静静枯坐了许久,他能听到周围蝉唱鸟鸣之声,也能感受到微风吹拂在身上的阵阵清凉,因为内功深厚的关系,他甚至感到自己能听到草木生长的沙沙之声了,可偏偏对于那虚无缥缈的“木灵气”却毫无感受。

    又坐了片刻,却忽然听到一声大叫:

    “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啊!”

    黄昶愕然抬头,却见一个和他同属这一组,也是学习木系功法的小伙子蹦跳着又喊又笑,并很快便引来其他伙伴的围观。大家簇拥着这个幸运儿问东问西:

    “什么?王师弟你感受到了?那到底是什么感觉?”

    “唉,我也说不清楚,清清凉凉的……总之就是非常舒服的一种气息。”

    “啊,师兄你的脸怎么了?”

    有个眼尖的愕然询问,众人这才注意到那小伙子整张脸居然呈现出青绿色,尤其是鼻头上墨绿一点,看起来颇为吓人,而他自己却毫无所觉。

    “因为这个笨蛋才刚刚吸入到一点木灵气之后就忙着跳起来卖弄,却忘了行功将其散入全身经脉,而是全聚在头脸上呢赶紧坐下来运功调息,否则灵息冲脑会把你变成白痴的!好了大家别围观了,这只是很简单的第一步而已,继续继续!”

    陈师姐及时出现,驱散了这帮兴奋过度的小家伙们,并打发他们继续去各自感应,至于已经感应到的比如那位好运的王师兄,则开始具体指导他们如何应用法诀。

    仙家法诀到这时候才显出它的奇妙来在没有感应到灵气之前,法诀听在凡人耳中,不过是一些发音古怪的普通文字,可是当“感应”一关被突破,修仙者能够感应到周围天地灵气之后,随着他们在心底默默念诵这些法诀的时候,便可以感受到周围灵气仿佛潮水一样向自己体内涌来所谓“言能通灵”便是如此。新人一开始只能通过口鼻呼吸受纳,但据说熟练了以后全身上下都可以吸收灵气。这便是引气入体的第一步。

    引入到体内的灵气经过几遍运气循环,化入到丹田内息,便被转化成属于自己的法力,再然后就是反复的不断重复这个过程,将法力池一点点的扩大了今后几年,十几年,乃至于上百年的修炼,都是如此。

    虽然陈师姐说得很简单,但感应天地灵气却似乎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整整一天下来,九十六名新弟子中,才只有五人感应到外界灵气,正式踏上了修仙之路。

    慕容英乃是这五人之一,而黄昶却并不在其中。

    …………

    “爹,娘,孩儿在这里的一切都很好。仙山上的生活很有意思,虽然上山时间不长,却已经学到了许多很有用的本事,也结交了许多新朋友……到如今终于开始学习真正的仙家法诀了,虽然短期内还没什么突破,但经常都能看到有同辈的师兄弟掌握到诀窍,开始正式修炼,相信儿子用不了多久也能如此……”

    正写到这里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欢呼,隐约便是“我感应到啦!终于感应到啦!”之类的话语,显然又有一个幸运儿突破了“感应”一关,领悟到所谓天地灵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黄昶抬起头朝那边看了看,脸上现出一丝羡慕之色,低声嘟哝了一句:

    “好运的家伙。”

    之后也不为所动,继续闷头写信。最后将写好的书信阅读一遍,确认没什么错别字和不通语句之后方才加以誊抄,装入到信封里这是他身为教书匠的父亲从小严格教育的成果。然后将其送到穆师兄那里,准备到时候请人一起带下山,送往家中。

    仙门也是讲人情的,鼓励弟子往家里多多写信。他们会定时派人送下山去,再由大周朝廷转交给各自家里,不过大多数小孩子都没这耐心,就算勉强写了也无非寥寥数语。只有黄昶不然他前世就是离开父母在外地上大学,对于家人的牵挂之心相当了解。所以每次写信都很细心的写上许多具体内容,也不说什么大话空话,只是把日常生活挑一些有趣活泼的写上去,足以慰家人之心。

    穆子清接过他的书信时先是说笑了两句,说一些诸如“阿昶师弟的家信总是那么厚”之类话语,但随即脸色便显得郑重:

    “怎么?还是没能突破感应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