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四十 读书的乐趣
    自从金荣事件之后,就连那些最调皮,最不懂事的新弟子也终于变老实了,山上渐渐安静下来。众人都学着黄昶的榜样,在修练身体的同时,也努力充实提高自己。

    不过要想完全模仿黄昶的作息习惯却也不太容易黄昶虽然年纪幼小,内心却完全是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而且还是个很有自控能力的名牌大学优秀毕业生,对于自己制定下的学习计划可以不折不扣去遵守,而一般小孩子则很难做到这一点。

    而另一方面,黄昶前世是来自于一个网络社会,对于吸收外界资讯的需求远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要强烈,黄昶自己可以连续好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坐在藏书阁里观看那些枯燥无味的文言古籍,因为他的理解能力和文化水平完全可以支持他通过那些简略文字领略到其背后的精彩世界,但大多数小孩子都没这本事,强要阅读那些书籍只是让他们头昏眼花外加稀里糊涂而已。

    “阿昶,还是不行啊,俺一看到这些书本子就想睡觉,上面的字儿也认不得几个。”

    藏书阁的一处静室中,吴大牛叹着气把一卷书籍放回到书架上,同时揉了揉眼眶,一副哈欠连天的样子。黄昶无奈摇摇头,放下手中纸笔:

    “实在看不下去那就算了,看书应该是一种乐趣,享受不到的话就没必要强求也许你可以象若若那样,多看些带图画的书。”

    坐在地板上正翻看一本带插图绘本的姬若立即抬起头来:

    “哈哈,大牛哥哥认得字还没我多呢,就算把我的书给他也看不了。”

    “那是因为大牛哥哥从前一直要种地,可没你家里那么好的条件所以你有空应该多教教大牛哥哥,而不是笑话他。这样以后再要大牛哥哥帮你搬东西才理直气壮啊。”

    黄昶毫不客气道元真子师叔自己不方便出面,所以要求他平时多多担负起对姬若的教导之责,不能因为拜上了仙山便放任自流。而黄昶自己也觉得很有必要如此,姬若才八岁,换了前世才不过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正是需要接受教育的时候。

    自己既然为她好,就肯定要多看顾着些,不能让小姑娘被宠坏了姬若在女院那边几乎被宠成了小公主,这一方面是由于她自己的乖巧天性特别容易招人疼。另一方面,陈想容陈师姐对其毫不遮掩的偏爱照顾也是原因之一。黄昶估计这是因为姬元真的关系陈师姐是肯定知道姬若有这么个法元期家族长辈的,仙门说起来超凡脱俗,终究不可能完全脱离人际关系。

    “我教的啊,可是大牛哥哥老是学不会。”

    姬若委屈道,一副眼泪汪汪泫然欲泣的样子,可怜巴巴的样子让吴大牛都赶紧为她辩护:

    “是啊是啊,若若教了俺好多次的,只是俺自己怎么也记不住……唉,俺还是太笨了。”

    黄昶笑着摇摇头,先捏了捏姬若的鼻子:

    “若若,在自己人面前别装可怜,咱们太熟了,这一招效果不好的。”

    “哼!”

    姬若皱起小鼻头转过头去,脸上却忍不住显出笑容,而黄昶又转向吴大牛那一头笑道:

    “不,大牛,你可一点都不笨,只是不擅长读书识字这一个方面罢了。可你在学习武功格斗方面的天赋绝对是超乎寻常这一点慕容应该最有体会了吧?”

    旁边一直静静读书,不曾参与到他们讨论的慕容英终于抬起头,脸上颇显无奈之色:

    “怎么又提起这事儿,那次比试我最终可还是赢了。”

    “可是你从小就浸淫剑术有十多年了吧?大牛从小可是一直种地的,上了山以后才开始学习武功,你要在三十招以后才能胜过他,本身就是失败啊。”

    慕容英哼了一声,不服气道:

    “大牛是土行天赋,天生神力,那门大金刚杵法又正好特别适合他,黄昶你若不是仗着内力特别深厚,恐怕都赢不了他。”

    黄昶哈哈一笑,又转向吴大牛:

    “所以说,大牛,你的天赋非常好,只是不在读书方面而已。文字么,说穿了不过是一种工具,稍微学一点常用字,日常别作个睁眼瞎也就是了。这些古籍看起来深奥,其实在我看来很多地方都是在故弄玄虚,那些著书者存心卖弄学问,仿佛把同样的意思用浅显话语表达出来就很丢脸一样看不懂就算了。回头等咱们学了仙术法诀,有法力在身之后,都是直接用法力篆刻传讯玉简的,日常恐怕连需要写字的机会都不多。”

    这却是黄昶想起他前世,自从有了电脑打字之后,似乎除了自己签名以外当真很少写字了,他看这修仙界好像也差不多,日常传讯都是用法力的,极少落于文字。吴大牛哼哼哈哈的听了,但理解了多少黄昶也没把握,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同样的话经常说说,总能听进去的。

    旁边姬若则关心另一方面:

    “是啊是啊,阿昶哥哥,那些书上的故事我也看了,可却没你说给我们的好玩,以后你干脆先看了书,再讲给我们听好不好?”

    黄昶哈哈一笑:

    “小丫头想偷懒啊,我看过的内容,消化掌握以后便是我的东西了。再说给你们听,其中不知不觉就包含了我的想法在里头。你自己去看,则是用自己的头脑去理解,掌握以后才真正算是你自己的东西呢。”

    “可是书上写的难道就不是著书人自己的想法么?”

    姬若极其聪明,一句话居然揭露出本质,黄昶诧异之余,却也连连点头:

    “说得很对,若若,所以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书上的也不过一家之言。对于某件事情的记载,如果有条件的话,还是要尽量多找找不同的书来看,兼听则明么。”

    “可我觉得只要听阿昶哥哥你说的就足够了。”

    姬若低声道,黄昶笑着摸了摸她头上的包包头:

    “多谢信任啊,不过我也是会犯错误的,有时候还会忍不住塞点私货什么……”

    两人说了几句,却见那边慕容英放下书本,脸上不自觉现出憧憬之色:

    “仙术法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啊……”

    “快了,还有三四个月吧,一年之期就要满了。”

    黄昶对这个日子的到来也很期待,当前仅仅是学习武功,就已经让他感觉自己的能力有了极大增长,等到当真学会仙术道法后,那又是怎样一个逍遥境界呢?

    黄昶憧憬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