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九 门规(下)
    跪了许久的金荣拍拍膝盖站起来,他以为就此逃过了一劫。其实真正的痛苦还在后面呢穆子清立即兑现了关于惩罚的言辞,把他带去了内执事堂。并要求所有新弟子都跟随前来。

    内执事堂负责宗门内部人员的奖惩处置,黄昶先前领取二百两白银的奖励时便来过这里。不过这回金荣过来可是接受惩处的穆子清有权驱逐新弟子下山,这是宗门赋予他的权力。但除此之外,其余惩罚他无权决定,必须要由执事堂来判决。

    负责执事堂管理的是一位法元期师叔,不过新弟子犯错误这种小事当然不需要法元期出马,一位身穿灰袍的执役弟子过来听取了事情经过,并很快做出判决:

    “心怀恶念,在演武场地之外对师兄弟出手,当领五鞭;出手不知轻重,殴伤同门,亦当领五鞭,共需领十鞭。”

    金荣一开始还没当一回事他以前在家里因为顽皮捣蛋,从小就没少挨鞭子板子,为此悄悄练了一门护体的功夫,每次都能运起内力顶过去。如今在山上学到了更好的功法,全身经脉又尽数打通,自觉护体神功大进,就算是铁棒打在身上也能弹开,应付区区皮鞭当然不在话下。何况才不过十鞭要知道他在家里时挨鞭子可都是以百计数的。

    所以当那位执役弟子撕开他的上衣,将他双手固定在一个受刑架上,并且递给他一根木棍要他咬住的时候,金荣还很英雄的拒绝了,表示自己绝不会发出声音和所有坏小子一样,他还试图把这种惩罚当成某种荣耀呢。

    然而这份豪情壮志在第一鞭落下时便立刻消逝无踪了这鞭子可是宗门用来惩处修仙者的!就是拥有护身法术的修士在这皮鞭之下也会感到痛苦不堪,何况区区护体气功。

    只一鞭子下来,金荣便感到全身上下仿佛都要碎裂开来,不单单是背上挨鞭子的地方剧痛无比,全身上下四肢百骸都痛入骨髓。再也顾不得面子问题,他发出了自出生以来最为嘹亮的一声惨叫,整个身体立刻软下来。如果不是双手被吊在架子上,当场就会瘫倒。原本还想运气于背抵御鞭打的,此刻却什么也顾不上了。

    到这时候他才隐约听到后面穆子清正在向其他新弟子解说道:

    “这虬龙鞭是用万年银线藤混合了北海虬蚺的毒筋绞成,打到身上不仅仅是皮肉受苦,连神魂都会受创,没有任何护体功法能够抵御……”

    后面的话金荣听不见了因为第二鞭落了下来,他就已经翻起白眼了。那名执役弟子显然很有经验,走过来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又在他脉门上搭了一下,然后冲着穆子清点了点头:

    “能抗住,十鞭子下来死不了。索性一次刑完吧,免得他再受二茬罪。”

    于是继续打,可怜的金荣连昏厥过去都做不到,这每一鞭都仿佛能把死人给打醒。整座西昆仑山上都充斥着金荣的惨叫声。

    好容易,等到十鞭子抽完,金荣背上纵横交错的,竟然都是鞭痕,那鞭痕极细极窄,却又极深,有几片皮肉翻起之后甚至可见下面森森白骨。金荣到此时才终于能够昏厥过去,而被强制要求在下面一起观刑的一些女弟子都吓得哭起来。

    但穆子清却并没有就此结束的意思,而是手指着被吊挂在架子上的金荣继续说道:

    “那些鞭痕是无法恢复的,除非他以后能炼就法元仙体,重塑肉身,才能消去这些印迹。否则即使达到炼气大圆满,这些鞭痕也将永远留存在他的躯体之上。而他的神魂则会永远铭记住今天所承受的痛苦,相信金师弟永远不会忘记即使金师弟以后忘记了这件事,他的身体也会一直帮他记得,这就是惩罚的意义。”

    说完这些话,穆子清方才让人把金荣抬下去。以往这种皮肉之伤只要陈师姐伸出一根手指便能治好,但这一次陈想容却没有任何动作,而是听凭执法堂人员将他放到一边的担架上。黄昶正想招呼两个人把他抬回去,却见穆子清轻轻朝他摇了摇手这位师兄居然还有话要说!

    黄昶暗自苦笑了一下,心说这位穆师兄别的都好,就是稍微罗嗦了一些,没见咱们这边几个女弟子都要昏过去了么,有什么话不妨以后再说么。

    但穆子清显然不这么想,他看了看犹自昏迷不醒的金荣,缓缓道:

    “希望大家能记住这一次的教训这不仅仅是金师弟一个人的教训,也是你们所有人的……李师弟,你可知错?”

    穆子清忽然把话题转到了那个挨打的倒霉蛋身上,让后者很有些莫名其妙依仗仙家妙术之力,此时他竟然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

    “师兄……?呜……”

    小孩子平白无故吃了这番苦头原本就是伤心得很,此时听穆子清忽然把矛头转到自己身上,更是委屈万分,嘴边一扁就要哭出声来,却被穆子清用一个极为强硬的手势硬生生止住,而他的语气则更为强硬:

    “还有脸哭?你和他明明是学了一样的功法,一样的打通了经络,可为什么不知道运气自保?只要你当时把内息运到胸口,就算他全力击打,至少伤不了这么重!”

    “我……我没想到……”

    李姓小师弟嗫嚅着为自己辩护道,但穆子清只是很无奈的摇头:

    “这就是问题之所在宗门帮你们速成得太快,以至于你们自己心里都没做好准备。各位师弟师妹,你们要清楚一点:现如今你们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现在的你们若回到凡间俗世,哪怕仅仅凭着宗门传授给你们的武功,也能算得上是武林好手。若是再专心练个几年武艺,更是一等一的先天强者,在凡间下界武林之中都能横着走的,岂能再以寻常凡人自居?”

    他看了那位李师弟一眼,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如今你在山上,挨了打,吃了亏,有门规护着,有师长为你做主,可你还能指望门规或师长护你一辈子吗?将来回到凡间俗世,我派弟子免不了要降妖伏魔,又难免与人争斗厮杀,那时候若学艺不精,不要说挨打吃亏,连小命都可能送掉,还指望有谁能护着你么?”

    “就算师门能为你报仇,眼前亏也是吃定了既入仙门,便非凡夫。吾辈修士不受凡间律法的约束,可同样我们也不能再指望人间秩序的保护,虽然师门会给一些庇护,但大多数时候,一切还是只能依靠自己啊。”

    稍顿了一顿,穆子清又指向山上某一方向:

    “今天你是在外面挨了打,又是猝不及防,故此算金荣恶念偷袭,这才惩罚于他。但如果你们是在那边演武场中较量,即使受伤宗门也基本不会干涉只要不是双方实力相差太远,明显欺负人的比斗,宗门都不会干涉。”

    “可他要比我大好几岁呢。”

    李师弟哭丧着脸道,穆子清却嗤笑一声:

    “既然学了武功心法,年龄差异就已经不足为虑。对你们这些新上山的青衣弟子,若有蓝衣或灰衣弟子来向你们邀斗,那是欺负人。但你们同一轮弟子内部的较量,都会被看作势均力敌,相差无几,打不过那是自己的耻辱要记住:你们所学习的本就是战斗技艺!”

    往常若穆子清这么长篇大论的没完没了,旁边陈想容多半会用半开玩笑的方式提醒他,但这一次任凭穆子清说了半天,陈想容却始终站在旁边一声不吭,到此时终于开口,却是非常严肃道:

    “不错,吾等修道之士说起来自在逍遥,却也随时随地可能遇到危险。今天李师弟受的伤若真正以修士身份来论根本算不上什么。今后你们将要遭遇的危险远比这大得多。师门纵使能给你们庇护,也只在一时,真正能保护你们的,唯有自身技艺。各位师弟师妹,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经过半年多的学习,这些新近弟子就算其它什么都没学会,至少都学会了一件事那便是当师兄师姐训导时,他们应有的反应。

    弯下腰来,一众新弟子拱手齐声道:

    “谨遵师兄师姐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