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八 门规(中)
    说到这里时,穆子清横过眼,轻轻扫视了金荣一眼,后者早已吓得瘫倒在地,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而穆子清也没理会他,只是继续看着诸多弟子,却又换了一种语气:

    “就算不考虑门规,各位师弟师妹,你们也应该知道:咱们修道之人,相互之间的关系其实是很淡漠的。说起来大家都会有很长的寿数,可修仙乃是与天争命之事,每一个修道士一旦开始修炼,便几乎感觉不到时日的流逝,终年累月,时间大都是花费在修行上,而能够像凡人一样交朋遇友的机会反而不多。”

    说着,穆子清伸手挥舞,向着周围划了个圆圈:

    “在这座主峰之上,除了你们以外,还有五年之前入门的上一批蓝袍弟子,以及更早之前留下的一些灰衣执役弟子,另外就是我们这些白衣真传弟子……可是除了在传授你们基础武艺,帮你们整理药浴材料,以及处理其它一些杂事的时候,你们平时可能经常见到他们么?很少吧,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根本没空出来玩乐闲逛。而你们一旦开始学习道术法诀,也会和他们一样的,到时候你们肯定会感到时间不够用。”

    “所以这段时间宗门完全不限制你们,让你们敞着意的随便玩耍,尽情胡闹,因为这是你们作为小孩子最后的快乐时光了。等一年之限到期,宗门开始传授你们道术法诀之后,你们便不再被当作小孩子看待了,你们也不会再有像今天这样朝夕相处,彼此熟悉的时间。”

    “大家要知道:修仙之路艰难曲折,光靠自己一个人,想要在这条路上长期走下去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有三两好友互相扶持,互相帮衬着就会轻松许多。而你们最能依靠的,便是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师姐妹了父母家人固然是最亲近的,可他们能力有限,在修仙之路上帮不了你们什么忙。宗门师长当然也会教导和保护你们,但师长不可能总是陪在身边。尤其是在你们今后下山闯荡时,只有功力相若,实力近似的同阶道友,才有可能长期的走在一起。”

    “当然,你们以后也会遇到其它门派的修士,如果秉性相若,脾气相投的话,也可能结为至交好友但那要有非常好的运气才行。而且坦率说,修士之间交往是非常谨慎小心的,就是相识了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旧交,也不可轻易信任,因为一旦信错了人,代价会非常惨重。”

    “只有自家的同门师兄弟,师姐妹,彼此间知根知底,且有宗门法规约束着,相互之间才是最容易建立起信任关系的。而在同门之中,像你们这样同一年拜入宗门的感情又更好一些毕竟是一起成长起来的,至少有十年的时间朝夕相处,彼此之间真正是知根知底。”

    “这便是宗门放纵你们的原因了,各位师弟师妹们,宗门希望你们这同一批的弟子,能在这段时间的共同游戏和玩耍中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希望你们彼此之间能够像真正的兄弟姐妹一样互相扶持和爱护。就算做不到这一点,不能和所有人都结为至交好友,至少也该有一份守望相助的情谊。这样日后艺成下山,行走天下时,才能多几分保障啊!修仙界其实是个非常残酷的世界,你们如今在昆仑山上所看到的,只是它最美好的一面,而下山以后,你们所面临的一切,与山上将截然不同!”

    听穆子清把话说到这儿,黄昶已经有些明白过来,看了看犹自跪在地上哀哀痛哭的金荣,他站了出来:

    “师兄教导的极是,我辈既然身为同门,总应该互相扶持才是金师弟今日确实犯了很大的过错,但他应该只是无心之举。大家都是新练的功夫,平时也没怎么对练过,出手难免有些不知轻重。好在有陈师姐及时出手相救,后果总算得以挽回,还请师兄师姐饶过他这一回吧。”

    黄昶带了头,其他弟子有灵醒的也都站出来,纷纷开口求情,穆子清脸上不置可否,眼中却分明闪过一抹满意之色。他回头看了看陈想容:

    “陈师妹你怎么看?”

    陈想容过来以后只出手过一次,治疗了那个受伤的师弟,之后便再无举动,此时听穆子清问起,也只是微微颔首:

    “一切由师兄决定就是。”

    “好!”

    穆子清也不推辞,走到金荣面前,沉声道:

    “按照我派规矩,凡我派弟子,胆敢以宗门所传功法,对自家同门师兄弟下手的,即使没造成伤亡,也要废去法力,逐出宗门。”

    金荣全身上下顿时一哆嗦,连忙又想抬头哭求时,旁边黄昶看得暗暗摇头这家伙脑子还是不太好使,明显没听出穆师兄语气中的转折之意。

    果然,只听穆子清随即又道:

    “不过,考虑到你尚未学习法术,还不能算是真正的仙家弟子,完全用宗门中对于修道之士的要求来惩罚你似乎也不大合适……”

    这下子金荣总算明白过来,连忙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师兄师姐饶了我吧,下回再也不敢了。”

    旁边黄昶也赶紧带着一群人帮忙求情,穆子清略一沉吟,沉声道:

    “也罢,看在那么多师兄弟为你说情的份上,这一次暂不逐你,但是惩罚仍然会有,而且如果再有下回,定逐不饶!”

    “是,是……再也不敢了!”

    听说终于不用被驱逐,金荣长长吁了一口气,即使听到后面还有惩罚也不甚在意能留下来就满足了。这家伙总算没蠢到底,到这时候总算也开了点窍,在谢过穆子清陈想容之后,又转过头,朝向黄昶他们,拱手行礼

    “黄……师兄,还有各位兄弟,谢谢大家了,”

    “不客气。”

    黄昶等人亦还礼,穆子清刚才说了那一大堆,他们若还不知道眼下该表现出什么态度,也未免太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