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七 门规(上)
    大势虽好,终有逆流。黄昶的身体力行引导了大部分新弟子认真学习,但终究还是有些童心未泯,玩心深重的,每日间依旧是东游西逛,打打闹闹的混日子。

    而这一天,他们终于惹出麻烦来。

    当黄昶得到消息,与姬若慕容英等人从藏急匆匆赶到现场时,事情已经发生。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师弟躺在草坪上,胸口处凹陷下去一大块,竟是被打折了好几根肋骨。看他呼吸急促,面色苍白如纸,似乎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

    肇事者就站在旁边,年岁相比伤者要大了不少,大约十四五的样子,但终究还是个少年,碰到这种事情也吓得傻了。口中带着哭腔只翻来覆去说道:

    “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黄昶颇为厌恶的看了对方一眼,那人名叫金荣,也是从某个武林世家出身。先前仗着自己年岁较长,又练过几年功夫,总觉得自己应该是这群孩子中的头儿。当初还在山下等待时便曾招惹过黄昶,不过当时黄昶没怎么理会他,胡乱糊弄过去了。那时候在三百多候选弟子中金荣还远远称不上大头,跳得最凶的几个后来都没能上山金桥验心还是很管用的。

    上了山以后金荣却又故态复萌,到处炫耀肌肉,其实他倒也称不上什么恶霸之类,只不过象这个年龄的大多数小男孩一样好勇斗狠,总想证明自己是这个团体中最强的,就好像小动物群体中的雄性总想确立领导地位一样。

    只可惜有黄昶等几人组成的另一个核心在,愿意搭理他的人并不多。金荣曾尝试着向这边挑衅过一次,被慕容英直接放倒,从此就不敢再挑事了。黄昶当然也懒得去理他,大家各管各的他终究是拉拢到了几个小弟。

    而今天被打翻的这个便是他的小弟之一,后来问起原委,原先也不过只是很普通的摔跤打闹而已。但如今大家都练了内功,接受过宗门打通全身经脉的帮助,如今又开始学习真正的格斗之术,其实力已经远非常人可比,金荣因为年龄和从前学过功夫所带来的优势已经渐渐消失今天在打闹时那小弟便表现出了相当不俗的战力,竟然以十岁之龄几次把十五岁的金荣掀翻,但这却激起了金荣的怒火。

    于是他在双掌之上运用了内力,然后便一掌打得对手胸骨尽碎,性命垂危。以战斗本身而言这是一场很漂亮的胜利,只可惜金荣眼下毫无胜利者的光彩,反而吓得瑟瑟发抖,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还是黄昶沉着一些,看了伤势就知道这决不是他们能处理的,慕容英还想尝试着向伤者体内输入内力来缓解其痛苦,却被黄昶阻止以自身内力输入他人经脉是个精细活儿,没有经验的新手很容易失控,导致对方经脉紊乱甚至破碎。

    所以即使看起来显得冷漠不近人情,黄昶依然很果断的守在伤者旁边,不让任何人移动他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让形势好转,但至少可以阻止情况变得更糟。

    好在过了不多久,穆子清和陈想容便先后赶来了,在修仙者手中这等伤势算不了什么,陈想容一个法术上去,伤处便渐渐好转起来。而穆子清则神色严肃的看着金荣,但直到全部九十六名新弟子统统到齐之后,方才淡淡开口:

    “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金荣哆哆嗦嗦把事情原委说了,在掌握仙家道法的师兄,以及渐渐好转起来的苦主面前,他不敢撒谎。而且金荣此人也不是那种愚蠢到这个时候还试图推卸责任的白痴,如果真是这样,他也通不过金桥验心之考。所以金荣老老实实交待了事情的全部起因经过,包括自己当时内心的想法也老实交待,丝毫不敢隐瞒。

    听完金荣的供述,穆子清双手负于身后,抬头望天,沉吟了良久,方才缓缓道:

    “这么说,你既没有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也没能控制好出手的轻重如果只是其中之一失控,尚有缓和余地。这两样都控制不好,日后学成了道法,岂不是要酿成大祸?宗门既令我们两个作为新进弟子的监管人,便时刻负有监督之责。若发现弟子中有心术不正之辈,当可直接驱逐下山,无需另行上报。”

    听出穆子清话语中的森然之意,金荣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哭喊着连连叩首不已:

    “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不要赶我下山啊!师兄,千万别赶我下山啊!”

    穆子清沉默片刻,却不再理会金荣,而是转向了其他弟子:

    “有些师弟师妹可能已经看过宗门法典,当知我西昆仑门禁森严,规矩甚多。但先前只是泛泛谈了几次,却没有强制要求你们必须掌握,因为我们觉得门规法典是用来约束门下弟子不要去伤害他人的,而在这座山上,你们本身就是最为弱小的一群,别人不找你们麻烦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所以也不着急要你们学门规。”

    “不过现在看来,至少有一条你们是必须牢记的本宗严禁同门相残!宗门执法堂中对于犯事弟子的处置,最为严厉的便是同门相残者。你们日后身为修道之士,掌握非凡之力,肩负斩妖除魔之责,在天下各处行走时难免会有打打杀杀。宗门法典之中对此有不少限制,就是唯恐你们恃技伤人,滥杀无辜不过,那些曾下过山的师兄,今后在给你们讲述江湖经验时,多半都会说上一句:别太把法典放在心上,很多时候宁肯误伤错杀也要先下手为强,保住自己的小命比什么都重要。执法堂在这方面也不会太过于苛责……只除了一点!”

    说到这里时,穆子清眼中神光四射,目光炯炯注视着所有新弟子们:

    “那便是残害同门!大家同为西昆仑弟子,守望相助乃是本份,同门有难,袖手旁观便已是罪责。若是有谁还胆敢对同门下手的,无论什么原因,宗门都绝不宽贷。废去修为逐出宗门是最轻的,当场斩杀才是最常见的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