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六 带头人(下)
    在他的引导之下,先是和他关系好的那批朋友,接着很快就传播到几乎全体新人,大伙儿都采取了他的作息方式:上午学文,下午习武,晚间略作放松,但也绝不过于放纵自己。虽然第一年中学不了仙术道法,新弟子们的生活却是井井有条,再不似刚上山那会儿的混乱。

    这样一来穆子清,陈想容那两位“辅导员”可就要轻松得多了要知道即使对于仙人来说,带小孩子也是一件非常头痛的事情。西昆仑山诸多宗门任务中,担任新入门弟子的指导师兄历来都是奖励最高,门功最为丰厚的任务,可愿意担当的人却依然极少。

    因为承担了这项任务之后,十年之内自身修为是别想有什么进步了,被熊孩子们折腾得头大如斗,心神散乱,甚至境界下降倒是很有可能。所以基本上都是由遇到瓶颈,卡在后期或大圆满阶段,继续修炼也难以取得进展的炼气弟子来承接索性把十年时间都放到小孩子身上,彻底放下修炼的事情,也算是某种程度的破而后立。

    穆子清便是如此,他的天赋才智在那一批弟子中算是很不错的了,但终究在炼气后期向大圆满突破时遇到瓶颈,足足三四年都未有寸进。于是索性接了辅导新弟子的任务,打算用十年时间收拾心情,从头来过。

    当然宗门对这项任务的丰厚奖励也是原因之一:所有承接了新弟子辅导任务的修士在任务完成后除了正常门功奖励外,还可以额外获得一件上品法器作为酬劳。而一件上品法器对于炼气期的修士来说其意义怎么夸张都不过份,有一件上品法器在手的修士基本上可以说是战斗力直接翻倍!

    也就是西昆仑这样的大门派才能拿出如此宝物作为宗门任务奖励,若是在外面,不要说区区十年时间,大部分炼气修士若是听到有上品法器作为酬劳,哪怕要他们用今后永远听命于人来交换,也多半是肯的。

    而陈想容的情况又稍微有点不同女子修仙天生就比男子艰难。因为女人一旦长成之后会有天癸,而每月失血对于修道之士乃是大忌,辛辛苦苦积聚起来的气血会随之流失掉,修炼起来可谓事倍功半。虽然也有一些女修专用的功法可以做到“斩赤龙”,不用再忍受天癸之苦,但如此逆转阴阳将会导致女修的容貌和身材发生变化,并且从此不能再生育这对于女子来说不啻于比杀了她们还难受。所以大多数女修宁愿进境缓慢,也不会去修炼那种功法的。

    如此一来女修的进阶之路就更加艰难了,要想达到和男修一样的境界,女修得付出更多努力,消耗更多资源才成。炼气期的小境界靠着毅力和外部资源拼一拼还能冲过去,而炼气进法元这样的大境界,在天劫面前,大多数男修都碰得头破血流,女修希望更是渺茫,只有那些真正天赋绝顶,或是有极大机缘的,才有可能闯过这道关故此修仙界女修本来就少,而法元境以上的女修更是凤毛麟角,十几个法元修士中都未必有一个女修。

    陈想容能达到炼气后期已经是极为不易,女子的性格本就偏于软弱,她估摸着自己这一生恐怕在这炼气后期就是顶峰了如果不想冲击法元的话,炼气后期和大圆满在对外战力上其实相差不大,而投入的资源却要相差好几倍。

    陈想容既然确定自己不太可能突破法元天堑,也就没必要在这方面投入过大。再加上她天玩好动,又特别喜欢小孩子,于是自愿前来担当这新弟子的辅导任务,用十年时间赚一件上品法器防身,这辈子也算是逍遥无忧了。

    总之这两人既然担任了这批新弟子的辅导师兄,自然也早就有迎接各种麻烦的心理准备。通常新弟子上山后的第一个五年期,也就是前四年里是麻烦最多的,因为那时候他们还不懂修仙界的各种规矩,不知道厉害,却又刚刚学了点仙术道法,自以为天下无敌。再加上这段时间又往往恰逢这些孩子十来岁青春年少的时候,对师长的教导经常是反着干,惹出各种乱七八糟麻烦事自是毫不稀奇。

    其中当前这段时光又是重中之重上山第一年的后半年,新弟子们差不多完成了筑基,体力大为提升,在凡间都能被称为是“先天高手”了,却还不能学习仙术道法,心智上依然是孩子脾气。小鬼们无聊之下满山乱窜,各种恶作剧瞎胡闹各种调皮捣蛋绝对是在所难免,以往闹得大了让整个宗门都鸡飞狗跳也不是没有,门中长辈却懒得搭理小孩子,又是凡人,再怎么捣蛋也影响不了仙家弟子,反正擦屁股的事情都是由辅导师兄师姐负责。

    穆陈二人原本都准备好使出浑身解数去收拾残局了,他们自己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何况这一批的人还特别多,麻烦想必会更多没想到如今却是风平浪静,大部分新弟子都在黄昶带动之下表现的勤学上进,让宗门中熟悉以往历届新弟子作为的人都啧啧称奇。

    穆陈二人更是额手称庆,都说这回运气可真不错。这群孩子中间居然有一个能带头的,而且还是带的好头。欣喜之下他们对这批新弟子的各种照顾自然也更精心一些,尤其是对黄昶,已经完全不把他当孩子看,而是当作和自己同辈人一样,许多事情都和他商量着做,而黄昶也确实无愧于他的“宿慧”之名,事事都表现出一个成年人的稳重和老练,有些时候甚至想得比那两位师兄师姐更加周到。

    “黄师弟少年老成,思虑周密,智慧毅力均属上乘。在筑基时便能得到法元师叔相助,又为掌教师尊看重,本身机缘看来也是极好的。日后的成就绝对在你我之上啊。”

    私下里,穆子清和陈想容谈论时常常这样说,后者亦深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