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三十五 带头人(上)
    在引水渠工程之后,黄昶又陆续带领大家把新人院中其它地方做了些小修小补,虽然都是不大的改进,大伙儿的生活却因此方便了不少。有些方面甚至让穆子清和陈想容都颇感佩服,回去悄悄在他们自己独居的小院里也作了类似调整当然,只有很少的几个方面。修士的生活方式与寻常凡人已经大不一样,绝大多数事情都可以用法术解决。

    而在改善生活条件之外,黄昶的主要精力还是用在了学习和锻炼上。除了按宗门要求每日运行内功心法,并继续通过药浴和食补,动功等方式强化身体素质外,他还给自己制定了一套较为完善的学习方案,包括文武两途。

    首先是在武功一道上,按照大部分仙门修士的观念,对于凡间武者是不太看得起的。毕竟武功再好也顶不住神秘莫测的道术法诀。所以他们虽然要求弟子也修习一些武功,却并不严格,主要是为了预防被武者突袭虽然修士瞧不起武者,但历年来修仙者被武者近身后突袭致死的事例却并不罕见。而这也是凡间武者唯一能对修士造成威胁的方式。

    只要被拉开了距离,让修士能从容施展法术,武者就必败无疑。所以宗门里要求修士学习一些武功,其实主要是为了在心理层面上有个预防,免得被人贴身偷袭后手足无措,连正常应对都做不出来。

    但在黄昶这边,一方面前世里他对于武侠小说也是很着迷的,如今有机会尝尝做个武林高手的滋味不肯轻易放过。另一方面,他既然身怀元真子师叔赐予的足足三十年功力,不利用足了也着实可惜,于是黄昶在武功方面下的工夫就比较多他同时选择了一门拳脚功夫,一路器械招式,还有一门轻功进行修练,在此之外居然还兼修了弓箭射术拳脚护身,器械近战,弓箭远程,轻功机动,这四项基本涵盖了他所需要的各个方面。

    昆仑山不是武学门派,但各类武学技能却非常全面,基本上凡间下界的各种战斗手段,山上都有记录。而且也有专门教授武学的执役弟子负责教这些。黄昶想学的也不是什么秘传绝招,只要能满足需求的大路货即可,故此他学的虽杂,倒也不愁没人教他。

    只是穆子清师兄在知道他选择学习这么多门功夫之后曾劝过他一次:说拳脚器械多练一练倒无所谓,但凡世间的轻功和射术实在没必要将来依靠法术完全能覆盖掉这两项功夫的作用。对此黄昶只说了一句话:这段时间我除了武功也没有其它技能可练,穆师兄便不再开口了。

    这是武的方面,而在文的方面,黄昶则是在宗门里找到了一座藏书阁。这座藏书阁里并没有什么道术法诀之类技能,因此也不设禁令,连新弟子也可以随意翻看。藏书阁的外表看起来只是一幢不起眼的普通小楼,但里面却另有洞天,乃是一座非常广大的巨型厅堂,层数倒不多,总共只有两层。

    其第一层都是各类纸质,皮质,乃至于丝绸绢帛等等用文字图画记录的书卷,大都是来自凡间,有古籍也有新版,记载着关于这片神州大陆上的种种风俗人情,历史沿革,地理风貌,以及奇闻轶事等等,虽然看起来都不是什么重要讯息,通过它们却可以对这整个仙侠世界有个通盘了解,这在黄昶看来是非常重要的。

    而第二层里,则摆放着无数玉简玉珏,这却是修道士所特有的一种纪录信息方式。用法力将想要传达的讯息镌刻入玉石中,如果不特别设置保密方式的话,其他修士只要输入法力。便可通过神魂感应阅读到先前那位修士留在玉石中的讯息,可以是图画,文字,声音,甚至连喜怒哀乐情绪都能保留,而且无论纪录还是阅读速度都非常快,远比书写文字效率高的多在黄昶看来就相当于修仙界的电脑光盘。之所以是光盘而非磁盘,因为纪录用的玉简玉珏并不能重复使用,信息一旦被法力刻入便是永久保存,而不能自由擦写。当然修士并不在意这些,玉石对他们而言并非很珍贵的物品,一次性使用完全能负担得起。

    所以这也是修道士们最常用的纪录信息手段,这藏书阁第二层里便是西昆仑门派的档案资料。主要是历代弟子在外行走江湖时纪录下的心得札记;以及西昆仑各处外门分支机构向宗门总部提交的管理报告,公文往来之类;还有在外面缴获来的各种信息玉简当然都是早已失效,没有保密需求的,需要保密的资料都不会放在这儿,而是和法诀道术一起放到管理严密的藏经阁去了。这边所有的资料都是对外公开,可以允许宗门弟子随意查阅的。

    对于黄昶来说他目前只能看第一层的藏书,不过这也足够多了,即使只是粗粗浏览一遍,一两年都未必能看得完。于是来藏书阁也成为他的一项日常工作这里的书籍一概不外借,只能坐在里面观看。

    如此黄昶的每日作息便非常有规律:清晨起床后梳洗清理,先做一遍早课:将内功心法运行循环几次,再打上一遍锻体之拳,之后去吃早饭。早膳之后便一头栽进藏书阁,遨游于书籍的海洋直至午间。午膳之后略作小憩,便前往宗门传授武艺的地方修习真正格斗功夫,同时进一步锤炼身体。等到全身筋疲力竭,肌肉松软,汗出如浆时再去温泉浴池里以冷热药水反复浸泡多次,在吸收药力的同时也顺便洗去一身疲乏,神清气爽的去吃晚膳。

    晚膳之后时间略微自由些,可以和朋友们聊聊天吹吹牛,也可以做些家务收拾一下屋子,最后再作一遍晚课巩固一天修为,至身体有倦感时便准点睡觉黄昶从来不认为熬夜是个好习惯,遵循生物钟的提示行动才是最佳生活方式。如此简简单单,却又充实无比的渡过他在仙山上的每一天。